167章 贱人得道】

    167章贱人得道

    想到此处凌霜决定明天自己去找一找,可是最近方玉就像一块儿橡皮糖黏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倒是要想个法子怎么才能出去。

    “大小姐,那物件儿若是重要的话,奴婢这便将嫣红叫过来,连夜给小姐寻出来。”

    “罢了,”凌霜摆了摆手道,“寻常物件儿罢了,带着玩儿的,今儿睡不着突然想起来了。你也去睡吧!”

    姹紫忙替凌霜将纱帐重新放好,收拾停当了后才缓缓退了出去。

    第二日一早,凌霜刚刚起身穿着打扮后,嫣红便疾步走进来禀告说是文家大少奶奶来了。

    凌霜不禁一愣,自己受伤这事儿除了方玉和二哥还有松林堂的丫头们知道之外,连祖母也不知晓,文家大少奶奶不可能是来探病的。

    至从上一次出了赵惜文这档子事儿,凌霜与赵氏之间倒是存着几分别扭的。赵氏最近也是在文家失了仪态,被夫君文毓狠狠责罚了一顿。正是因为自己的纵容才使得赵惜文不知道深浅将文家害到了此种地步。

    “快快请来!”凌霜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到了外间迎客,却不想今儿倒不是赵氏一个人来还带着金氏也一并来了。

    “霜妹妹这两日怎的不去文家了,我们姐俩儿倒是怪想念妹妹的!”赵氏刚一进门便亲热的拉着凌霜的手,似乎之前的不快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凌霜忙将二人请到了客位上命丫鬟看茶,抬眸扫了一眼脸上隐隐有些惶急的金氏,心头不禁暗自惊诧。

    因为赵氏的丫鬟环儿不择手段傍上了金氏的夫君文四爷,这两人之间已经是心存隔阂了,今儿怎么同时到了她这里?难不成文家又出了什么事情?

    “大嫂,四嫂,霜儿这两日身子不适没有去给母亲请安,等身子好些了便过去拜见母亲和各位嫂嫂。”

    “霜儿妹妹身子怎么了?要不要紧?”金氏眼底划过一抹关切,她对凌霜这个精干爽朗的小姑子倒是喜欢的很,不希望她出什么事儿。

    赵氏忙道:“霜妹妹这几日好生养着,我那里有几支老山参一会儿命人给你送过来。”

    “多谢大嫂,四嫂关心,就是一个小小风寒之症罢了,”凌霜微微笑道,随即话锋一转看着这两个人缓缓道,“大嫂和四嫂的脸色不甚好看,莫不是文家出了什么事情?”

    赵氏同金氏具是知道凌霜素来直爽的性子,金氏心直口快先开口道:“今儿我们来还是想求妹妹给个主意。”

    凌霜心头一顿,文渊刚走还没几天,谁又吃了豹子胆来动文家的人了?之前文家有文渊与太子这一层关系,人人都还怯着几分,谁知道如今文家因为实力不行了,京城里那帮碍眼的人便开始踩低就高了。

    “大嫂,四嫂,霜儿既然认了文家这门亲戚已经将你们当做了我的亲人,但凡有什么事情直说便罢。”

    金氏眼底掠过一抹恨意道:“霜妹妹,”她的话却是说不下去了,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才道,“环儿那个贱人最近倒是越来越嚣张了。”

    一边的赵氏听到环儿这个名字唇角还是微微颤了颤,想起了赵惜文,随即接话道:“环儿最近不知怎么的同云家大小姐勾连了起来,云家大小姐居然与她姐妹相称甚是亲厚。加上四弟与云家之前似乎有些利益上面的往来,如今更是将环儿宠到了天上有地上无。”

    凌霜一愣随即冷笑,这一次文五郎的事情若不是环儿从中周旋,赵惜文怎么可能准确把握住自己与方玉去文家的时间?

    这个女人她早就想收拾了,只是念在文家人的脸面上不好出面,如今没想到同云瑞珠勾连在一起。

    这个云瑞珠越来越不长进了,什么样的人也敢结交为姐妹,倒是不怕掉了身价。

    “五弟离开的时候交代我要护着文家的周全,这件事情我们商议一下对策,”凌霜缓缓道。

    赵氏和金氏心头一喜,早知道凌霜是个足智多谋的,如今听她如此一说心头稍稍安定了几分。

    金氏红着眼眶道:“夫君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如今夫君身为朝廷命官却私下里与民争利,大多是环儿这个贱人吹得枕头风。五弟出了事后,我实在是害怕别有用心的人将夫君也引到了邪路上去。”

    凌霜晓得大燕朝的世家大族虽然也涉及商业,但是都不是亲自出面,像文四爷这样的既然外放做了地方官还公然与云家这样的商贾之家明目张胆的勾连起来,少不得要给文家带来些麻烦。

    怪不得这一次连赵氏也着急了,上一次因为赵惜文的事情,文毓已经对她颇多不满。这一次若是因为自己之前的这个贴身丫鬟环儿,再给文家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她这个大少奶奶也不要做了。夫君定然是连着她还有赵家一起厌恶到了极处的。

    凌霜心头暗道云瑞珠这个女人还真是奇葩的很,她不是恨她凌霜吗?怎么却是冲着文家人而来,细细一想顿时了然了许多。

    文家如今可是凌霜的坚强后盾,云瑞珠看来倒是同宇文家的一个心思。不管是凌霜的左膀还是右臂直接砍了才解恨。

    凌霜想到此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这个云家小姑娘看来是活得太舒服了。她本来看在方玉的面子上不想与云家撕破脸,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再接再厉有点儿不知死活的味道。

    她纤白的手指轻轻点着黄杨木的桌子缓缓道:“不就是一个丫头,四嫂完全可以依着正妻的威风将她办了。”

    金氏一听眼眸更是红了几许缓缓道:“我也曾经想要给这个贱人立规矩可是你四哥却是护着她,还说我善妒,如今更是每天住在她的东侧院。”

    赵氏叹了口气道:“如今四弟越来越不像话了些,因为她怀了四弟的孩儿,四弟甚至要抬她为平妻。”

    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一个靠着不可告人的手段爬上来的贱人居然要平妻的位置,倒也是搞笑得很。同赵惜文一个德行,还以为自己真的是个什么精贵东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