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章 丢了东西】

    166章丢了东西

    凌霜自己猜测是一回事,但是听到方玉亲口承认又是一回事,心头还是抖了一下。

    “你为什么一直帮着宇文家的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一阵沉默袭来,两人之间弥漫着令人惊惧的压抑之气。

    方玉心头却是跳的厉害不知道这个话该怎么说?不说真话的话,凌霜一定会对他失望透顶,可若是说了真话的话,这女人立马能用朝之宝剑砍死他。

    之前他选择了凌霜一是因为对眼缘,二是因为她是个聪明人,很对自己的脾性。可是如今他真的恨不得凌霜蠢笨不堪,这样他就不会瞒的这样辛苦。

    凌霜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从方玉温暖的掌心里抽了出来,却不想方玉反手紧紧握住。生怕下一刻,凌霜就会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一般,攥得太紧凌霜有点儿微微的痛。

    “方玉,”凌霜看着头顶纱帐上面隐隐约约的镂刻花纹,“我明明上一次可以抓住机会利用承平帝迷信鬼神之说让宇文家吃个大亏,结果你从中作梗。”

    “你让五弟去取梅花酒是铁了心的要拆散他和宇文家的好姻缘,因为宇文家支持的是三殿下。你只不过替宇文家除去龙辰逸身边最得力助手而已。”

    方玉心头狠狠沉了下去,真不希望这丫头太聪明了。

    “还有这一次你一掌将宇文胤打成了重伤,却没有受到宇文家一丁点儿的报复和打击。方玉你重伤的可是宇文家的长公子啊!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你,但是他们却真的放过了你。”

    “霜儿,别说了,”方玉心头害怕的紧,忙将她抱紧了,即便如此还是不敢碰触她受伤的肩头。

    “霜儿,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会踏进瑞王府半步,再也不会帮衬着宇文家了,之前我被流放到云州的时候,得了宇文家的救助,不然也不会活下来的。”

    凌霜大吃一惊,原来竟然有这样的渊源:“他们救过你的命?”

    “是,”方玉几乎将自己的牙咬碎了,该死的,他什么时候能不说谎话。可是他害怕失去她,他在凌霜的身上已经情根深种一丁点儿的差池都不敢有。

    一开头便已经用谎言来守护这份爱恋,以后却不得不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编织成情网将凌霜罩在其中。越是如此,他越是害怕!只能暂且将凌霜稳住,等到自己功成名就之时,再向她赔罪。

    彼时,他将给她这个世界上最高的荣耀,最无与伦比的盛宠和天下第一嫁的风光。

    凌霜心头终于了然了,原来宇文家族与方玉还有这样的渊源,可是尽管方玉解释了这么多,她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毕竟宇文家族的人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坏了,她总不能接受自己最喜欢的人与那些人渣交往过密。其实自己又何曾有立场与方玉闹别扭呢?

    “睡吧!夜深了!”凌霜被他紧紧箍着出了一身的汗,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

    “霜儿,别生我的气,求你了,好不好?”方玉从来没有这样的卑微过,每一次请求带着一个温暖的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好,我不生你的气,春闱在即你好好用功,最近一段儿时间我也不能老麻烦你照顾我,有叶南和嫣红她们就够了。”

    方玉一顿,不禁暗自苦笑这丫头到底是与自己有了隔阂,不过万事慢慢来。尤其是这样聪慧的女子,他需要谨慎小心才不会被她看出端倪。

    他只觉得自己好狼狈,明明是假扮夫妻演戏罢了,却将自己给深陷其中,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

    “你好好养伤!我明天还会来看你的!”方玉起身将她外面的纱帐轻轻放了下来,却又俯身在她的发心轻轻一吻才放心离去。

    凌霜看着外面的月色渐渐弥漫了进来,唇角晕染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方玉根本没有说真话,还是再骗她!

    她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别人的欺骗,想到此处居然心头锐痛得很。自己是不是对方玉用了太多了心思,以至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她在夜色中缓缓吁出一口气,想要回家就要借助那块儿饮血石。只是现在的头绪纷乱茫然,除了她穿越而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块儿拇指大小的饮血石之外别的什么线索都没有。

    凌霜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颈项,这块小石子儿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她一直都贴身带着,如今摸过去却是一无所有。

    她登时被吓醒了,忙坐起来,扯动了肩头的伤不禁闷哼了出来。

    “小姐?”姹紫一直守在外面,听到凌霜的呼痛声忙疾步走进了内堂,“小姐,怎么了?还痛吗?要不要喊姑爷来?”

    凌霜不禁苦笑,自己养的两个丫头也不知道怎么的被方玉收买了人心,一个个都将方玉挂在嘴上。

    但是自己丢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说,哪怕是更亲密的方玉也不能说,若是这块儿石头丢了,自己更是连最后回去的线索也没有了。

    “没事,只是想喝水!”凌霜将丢了饮血石碎块儿的焦躁强行压制了下去。

    姹紫忙走出去将已经凉了的茶水倒掉,重新温了一壶莲花清茶替凌霜斟了一杯。

    “姹紫,昨儿替我更衣的时候见到我身上佩戴的配饰没有?一块儿红宝石,”凌霜淡淡的问道。

    姹紫忙道:“小姐是不是说经常随身带着的那块儿红玉?昨儿奴婢替小姐更衣的时候没有见着,明儿个我同嫣红再仔细给小姐找找,兴许掉到了什么地方也为未可知。”

    凌霜心头暗道不好,八成是丢了?可是自己一直随身带着,若是落在松林堂这两个丫头也定会给自己收起来的,除非是……

    她猛地身子一颤,不会是那天与宇文胤争斗的时候不小心失落了?若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要知道,与宇文胤争斗的地方是在荒郊野外,那么大一片地方可不好找得很。

    但是派遣姹紫和嫣红调集大批人手去找倒是显得大张旗鼓了,别的人倒也罢了,若是方玉知道了该如何去说?那厮的心思灵动,一颗心恨不得掰成八瓣儿用,若是给他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他是断然不允许自己回去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