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 心绪不宁】

    165章心绪不宁

    宇文胤心头一动,猛地抬眸却看到已经走出去的宇文御只留了一个背影。

    他眉头狠狠蹙了起来,难不成自己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小心思被这个四弟一眼看穿了吗?不对劲儿啊!

    他刚才怎么下意识地生出几分懊悔的心思,当初砸向凌霜的那一拳后来越想越觉得不舒服,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宇文胤越想越心烦,随即仰躺在迎枕上,谁知道一闭上眼便是凌霜的模样。冷酷的,清绝的,耍赖的,一颦一笑,好像已经扎根进了他的心房。

    就像一根尖刺,扎着难受,碰一碰会疼,拔出来却又带着几分惧怕甚至还有不舍?

    “呜!”宇文胤抱着脑袋痛苦地低哼了出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凌霜就入了梦里?

    其实他清楚得很,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开始了,那双波光流转的凤眸就是他此生不能抗拒的毒。

    明知道会被毒死,还是想一口饮下。

    不行!宇文胤璀璨的眼眸中突然涌出来一抹杀意。从来没有人能够这样影响左右他的情绪,他不能再想了,这个女人一定要想法子除去。

    哪怕她是天降凰女,哪怕为此他宇文胤会遭天谴,他也要杀了她。

    一样冰凉的物事从他的怀中落进了他的手掌里,是一块儿红的耀眼夺目的红色玉石。似乎还没有打磨成形状,带着几分冷硬的棱角。

    玉石大概拇指般大小,上面打了一个小孔,穿着一条特殊的淡色绳子。那绳子的材质实在太特殊了,比绸缎光滑,比素锦坚韧,还像是某种铜铁拉长了的丝,总而言之就是奇怪得很。

    凌霜将这个东西贴身藏着,倒是看起来宝贝的很,他好奇之下拿着玉石冲烛光的方向照了一下,一抹淡淡的红色光晕瞬间从宝石中晕染出来,像一盏温润的灯。

    宇文胤眼睛陡然瞪大了些,这倒是个罕见的物件儿。不知道凌霜那个死女人为什么不好好打磨一下,做成簪子也不错,很衬她的雪白肌肤。

    不过这么个好东西丢了这丫头一定气疯了去,呵呵呵!一想起那只小猫张牙舞爪的模样,他的唇角不自禁微微翘了起来。

    以前还觉得回到京城实在是烦闷得很,如今才发现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对手每天斗来斗去,生活都不显得苦闷了。

    宇文胤将手中的玉石猛地收紧,眼底渗出了邪肆的杀意还有淡淡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

    松林堂此时也是灯火通明,方玉同叶南正在互相瞪视着彼此。一边的凌霜抚着额头,却是垮着膀子歪靠在迎枕上。

    这两个人这几天实在是不对盘得很,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就是个给她的肩膀上药这事儿吗?

    “你动作那样粗鲁已经弄疼了她!”方玉忍着心头的怒气要不是叶南医术高明,他早就将这个不知死活敢和他叫板的女人扔出去。

    “喂!我动作粗鲁?我一个女人给凌霜上药怎么就粗鲁了,莫非你想借着上药摸你家老婆不成?我说啊!方公子,春闱在即,不近女色才是正道啊!”

    叶南的话刚一出口,凌霜一头黑线,这可是触怒了方玉的底线了。

    “走吧!”外面偷听的顾啸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大步走进来一掌将叶南拍晕了,打横抱了起来。

    “少主,我会处理好的!”顾啸云是真的替叶南考虑,万一哪天叶南把少主彻底惹火了,那就是要命的事情。

    方玉脸色阴晴不定冷冷道:“今儿你就给我上了她!让这个死女人再嚣张!”

    “方玉!”凌霜忙喊道,刚要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肩头痛的火烧火燎,她不禁闷哼了一声。

    “霜儿?”方玉疾步走过去将她小心翼翼扶着。

    顾啸云垂首看着叶南巴掌大的小脸,那张嫩唇实在是太恶毒了,不过他喜欢。似乎少主的建议不错,顾啸云忙抱着怀中的佳人走了出去。

    “方玉,别胡来!”凌霜看到顾啸云抱着叶南走了出去,不禁有些急了。

    凌霜挺喜欢叶南这姑娘的,虽然有些时候这姑娘说话什么的确实大嘴巴了些,不过爽朗可爱得很。

    方玉才不会理会什么叶南,这一次凌霜受的伤害让他差点儿失手杀了那个宇文胤。不过那个宇文胤也算有几分功底,加上自己这一次纯粹是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所以才会将那厮伤了。

    但是即便如此心头还是不舒服得很,可是如今宇文家不能动,姑且不说那一层关系,即便是为了长久以来的考虑他也不能将宇文家族扳倒。

    “霜儿,怎么样?还疼不疼?”方玉说着便去掀凌霜的中衣。

    “不疼,哪有那么娇气?”凌霜阻止了他的魔爪,“叶南姑娘的医术可是独步天下的!你还信不过她吗?”

    “那就好,”方玉桃花眸子里晕满了心疼,将一边的汤药端了过来,“你手不灵便,我喂你!”

    “不用吧!”凌霜刚要拒绝,却撞上了方玉悲痛欲绝的表情,忙将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其实这一次文家出了事儿之后,凌霜下意识的同方玉疏远了许多,也不知道为什么。凌霜感觉自己只是下意识的保护自己,方玉这个人实在捉摸不透,让她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喝完药,方玉将她轻轻扶着躺回到了软榻上。每天晚上陪着她在暖阁中躺一会儿,将屋子里的烛火熄灭了,看着外面宁静的月色流淌,也是一种幸福。

    方玉紧贴着凌霜躺在她的外面,探出手臂小心翼翼将她箍进了怀中尽量避开她受伤的肩头。

    “方玉,我们的半年之期似乎到了吧?”凌霜突然冒出一句,狠狠吓了方玉一跳。

    “霜儿,我知道你因为文五郎的事情记恨我,不错,那天是我的错,”方玉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凌霜这女人太精明,他有那么多东西瞒着她,已经够辛苦了,不知道该如何再瞒下去。

    “那天云瑞珠差人送了一封素笺给我请我去池边的假山旁见她一面做个了结,我已经猜到了这是个局,于是便请文渊去池子边花厅中取他去冬藏好的梅花酒,”他随即不再说下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