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将军之争】

    162章将军之争

    “为什么连你妹子也不放过?”凌霜心头怒火几乎要压不住了。

    宇文胤一顿唇角微翘却是寒凉异常一字一顿道:“本就是个好看的工具而已,这个世界上只有宇文家抛弃不用的废物,断没有胆敢背叛宇文家的工具,那个女人必须得死。”

    “是吗?”凌霜厌恶极了宇文胤高高在上的神态,突然腰间一扭借着宇文胤绕在她腰间的鞭子,瞬间在马背上腾挪而起,凌空便抬腿踢向了宇文胤的那张脸。

    那些亲兵们一个个瞬间瞪大了眸子,倒吸了口冷气。

    凌霜这一连环踢,直接是要将长公子毁容的节奏啊!

    宇文胤猛地飞身跃起,身上的玄金色披风迎风张开宛若一只暗夜的苍鹰,动作恢弘大气,堪堪避过了凌霜的重击。

    两人此番几乎同时跃起,一个秀美如风,一个矫健如鹰,拉开了这一场旷世罕见的将军之战。

    宇文家族的亲兵们几乎呐喊了出来,实在是太好看咧!

    宇文胤飞身而起的同时,手中的鞭子猛地一抽将凌霜的身子扯了过来,翻掌为拳直接击向凌霜的心口,这绝对是致命一击。

    凌霜突然袖箭一挥刺向了宇文胤的咽喉,宇文胤的拳头偏了一寸砸在了凌霜的肩头。凌霜只觉的一阵气血上涌,这厮果然武功高强,不过宇文胤也好不到哪里去,那支袖箭擦着他颈项飞过带起了一抹血花。

    短短十几招之间处处见杀招,四周围观的人紧张到忘记了呼吸。

    凌霜只觉的左边肩头定然肿胀了起来,此时顾不得这些反手抽出了腰间的软剑扫了过去。宇文胤抬手拔出赤练剑挡住,顺势刺到了凌霜的肋骨间。

    凌霜却是猛地一个后滚翻虽然避得比较狼狈但不至于被宇文胤砍死了,为了活命让她学狗爬也是可以的。

    她翻身落地却不想头发的发带被剑锋刺破了去,瞬间乌黑的发散开,宛若黑夜的流星般闪耀。

    宇文胤被这美景倒是惊艳到了,手中的剑锋缓了缓,随即懊悔不堪自己什么时候居然会对凌家人心软?

    凌霜踉跄着退后几步,堪堪站稳了些,依然是气喘吁吁暗道若不是手中的袖箭暗器救命,此番早被这个混账砍了。

    她不得不承认武功上面比不过宇文胤,真是暗恨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偷懒了。嗯!从今以后不吃点心,好好减肥练功。

    “不比了!你赢了!”凌霜大大咧咧坐在了地上,将袖口处撕下一条绢布,居然坐在了草地上开始绑头发。

    宇文胤神情一顿,第一次领教凌霜的无赖模样,非但不讨厌反而觉得有趣。

    不过他可不准备放过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一天不除,他一天心神不安。凌家能在这个女人带领下有了如今的起死回生实在是不简单得很。

    凌霜此时反而背对着他将头发细细绑好,她心头早有打算,刚才宇文胤的那一下子重击确实让她受了伤。

    硬拼才是二愣子,她一个女儿家只要示弱,谅他宇文胤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亲军的面儿杀了她?否则脸往哪里放?

    她绑好头发缓缓站了起来,宇文胤手中的赤练剑微微垂地,似乎没有放下警惕。玄金色的锦袍上滴着他自己的血。

    凌霜看了暗恨该死的为什么是玄金色,倒是让不远处的士兵看不出来他已经受伤了的事实。

    凌霜缓缓将软剑收回到了剑鞘中,凤眸渐渐弯了起来,唇角也晕染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宇文胤到底是大将风范,他自岿然不动,看着凌霜渐渐走了过来,冷冷一笑也将自己的宝剑收回剑鞘。

    他再怎么阴毒还没有到了大庭广众之下杀一个已经收了兵器的女人,但是看着凌霜越来越诡异的笑容他顿时一愣,随即暗道不好却不想凌霜撒过来一把奇怪的绿色莹然的暗器。

    那些暗器拇指般大小,都带着尖刺,容易附着在人的衣袍上。只不过粘在宇文胤衣袍上的这些东西,突然在阳光下燃烧了起来。

    宇文胤哪里提防得到凌霜居然在劣势的情况下还使出了阴招,忙将着了火的外衫脱掉,谁知道那东西真是邪门儿。

    燃烧的速度极其快,四周的亲兵终于慌了,一拥而上手忙脚乱的将他身上的衣裳剥光,只留了一条素白底裤。

    凌霜乘着这混乱的当儿飞身上马疾驰而去,这个时候再不跑那就是脑子进水了的征兆。

    却不想刚跑出百步便被骑着汗血宝马的宇文胤堵了一个正着,这一下子轮到凌霜吃惊了。

    宇文胤只披了一件外袍便打马追了过来,领口松散开来,露出了里面精壮的胸肌还有隐隐而现的腹肌。

    他追上凌霜后手中的赤练剑再一次攻了过去,凌霜忙抽出软剑迎敌。

    她不得不佩服宇文胤的定力了,丢了这么大的人还能撑得住前来寻仇,光这份忍性就让凌霜有一种跪拜的感觉。

    要知道堂堂大将军在部下面前被戏耍的几乎赤身**,一般的人早就找块豆腐撞死了,宇文胤却想的尽快替自己讨回公道。

    凌霜到底是技不如人,加上之前宇文胤的那一拳头,不多时便有些招架不住。

    宇文胤的眼眸晕染着更多的寒冷,每刺出一剑都没有要凌霜命的意思,而是将她的外衫居然挑开了去。

    凌霜猛地一惊,看着那个混蛋唇角的冷笑,她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宇文胤竟然要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将她的衣裳剥光了去,这要是传出去,凌霜以后都不要再做人了。不光是凌家,即便是方玉也会痛苦不堪。

    “宇文胤!我杀了你!”凌霜拼出了吃奶的劲儿,却不想外裳瞬间被刺了一个七零八落,露出里面素白色的中衣。

    刺啦一声!凌霜猛地向后一个踉跄,中衣被撕开半边,登时露出了半截玉背。

    此时宇文胤的剑倒是刺不下去了,之前还哄笑喝彩的宇文家的亲兵们也是鸦雀无声。

    谁也没想到凌霜雪白的玉背上居然到处是狰狞的刀疤,每一刀都是她在战场上一次血与火的洗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