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远走】

    160章远走

    “敏儿!我的敏儿!为什么要这样?”文渊的眼泪不停地落在了宇文敏的尸身上。

    凌霜不忍心看下去,刚要转身却发现插在宇文敏胸口的簪子不对。

    她忙走上前去,看着文渊怀中已经气绝的女子,这簪子插进胸膛的角度不对劲儿,根本不是自己一个人自裁。而是有人将这簪子刺进了她的心脏,不知道是何人所为,居然这样狠辣?

    凌霜心头窝着一团火再也呆不下去了,之前宇文敏的话历历在目。为什么她要将自己千方百计的遣开,就是因为她知道有人会杀她,她不想连累自己。

    凌霜的凤眸中涌出一抹泪花,秀拳狠狠砸在了花廊的柱子上,登时红肿了一片。

    “霜儿!”方玉跟了过来忙将她的手轻轻裹在掌心,心疼的搓了起来。

    “人死不能复生,敏姑娘生前能得到五弟这样男子的眷顾也不枉这世上一遭。”

    “有人杀了她!”凌霜凤眸赤红,“她的死都是因为我。”

    方玉心头一顿,眼底的疼惜更浓了几分。

    “霜儿!”

    凌霜垂首声音低哑不禁苦笑:“宇文家果然好手段,居然能渗透进文家,而且光天化日之下将人杀了,好厉害!即便不是亲生的,即便是工具,但也是宇文家养大的啊!怎么就这么狠心?”

    “霜儿,别这样!”方玉心头一紧,将她紧紧箍进怀中。

    “方玉,方玉,”凌霜将头深深埋进了方玉的怀中,她难受的很却是哭不出来,为什么每一个对她好的,对她有恩的人都会因为她被害死?为什么?

    “霜儿,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方玉,”凌霜猛地抬眸看着眼前温润如玉的男子,心头却是泛起阵阵骇浪。

    她知道今天赵惜文勾引的应该是方玉这厮,可是为什么变成了文渊?方玉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心头阵阵疑惑却是不敢说出来,就像一个不能被人触摸的噩梦。

    “霜儿?”方玉心头一顿,脸上却是镇定如常,将她紧紧箍着,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没事,”凌霜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但是心头的疑虑却是像一条深不可测的裂痕一样开始龟裂出一条细细的口子。

    她推开了方玉尽管这让他很受伤,但是她如今只想静一静。

    文家这件荒唐事情很快传遍了京城,因为出事的双方可都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故而更是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宇文家族为此将文家人狠狠将了一军,作为礼部尚书的文闵居然培养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儿子实在是难以服众。

    宇文胤差点儿将文渊扔进了天牢,若不是文渊太子伴读的身份,加上凌霜带着叶南亲自替承平帝治病这件事情上,文渊此番怕是凶多吉少。

    凌霜真的好想给叶南那独步天下的医术狠狠磕上几个头,居然一通银针下去竟然将承平帝长久以来的失眠之症给治好了。

    承平帝一个高兴对叶南大加赞赏,并且同意了凌霜的请求。以文家五郎妻子的身份厚葬了宇文敏,并且将文渊官复原职。

    文渊却是恳请承平帝将自己外放到赤州蛮荒之地担任知县,凌霜几次劝解都无果,她晓得文渊这是伤透了心。

    京城中已经没有他所喜欢的人了,呆在这里又如何只是有一条凌霜很不明白,文渊居然真的将赵惜文抬了妾室。

    十里长亭,早春的柳丝宛若薄雾轻笼,文渊别过了家人却单独留下了凌霜想要交代几句话。

    凌霜看着文渊一袭青色布袍,头发用锦带束在脑后,整个人却是形销骨立,憔悴不堪的很。

    这还是那个当年叱咤风云,名震京城的文家五郎吗?

    “凌霜,”文渊清俊的容颜在阳光下却是显得寒凉不堪,“文家有幸能认下你这样一个女儿,我真的很欣慰。”

    凌霜心下里苦的厉害,垂眸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宇文胤对付的人是我,却不想连自己的妹子也要杀。”

    文渊经过这些难过的日子早已经将事情的头绪理了出来,宇文家族原来是三殿下的人,他终于觉察了出来,可是已经太迟了。

    这一次宇文家族这一招果真狠辣歹毒,只是没想到却是以他最喜欢的人为代价,他真的受不了。

    宇文家族这样做便是将太子殿下的羽翼之一文家重创了去,只怪自己之前没有想到这一节点。

    “我对不住太子殿下,”文渊知道在这紧要关头,自己远离了京城确实对不住龙辰逸的知遇之恩。

    凌霜心头越发的五味杂陈,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些纷争,不想再参合了,可是她分明从文渊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祈求。

    “我答应你,若是可以的话我会试着帮他,但仅仅是报恩。他出面救了我三次,我也回他三次。”

    文渊知道凌霜懂了他的意思苦笑道:“若是关键的时候三次足够了。”

    “为什么要纳赵惜文为妾,”凌霜忍了忍还是问了出来。

    文渊眼底掠过一抹恨意,冷冷笑道:“我不会让她痛快的死去,赤州那边有通往海外蛮夷之国的船。我会将她卖到蛮夷之地去,那里的首领对待女人可不像咱们大燕朝这么温柔。首领玩儿腻了,会赏给下面的蛮兵一直到折磨致死。我会让她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凌霜看着文渊眼底的仇恨暗自叹了口气,若是如此赵惜文还不如真的死了干净。但是这又能怪谁,赵惜文贪得无厌将自己逼到了没有任何退路,文渊这是铁了心要给宇文敏报仇。

    “赤州多烟瘴,我从叶南那边带了许多避瘴气的药丸你带着些,还有这一次也仅仅是暂避风头。什么时候心伤好利索了,你一定要回来。”

    凌霜说着将一包东西送到了文渊的手中。

    文渊接了过来,心头升腾起一抹暖流,缓缓道:“姐,替我照顾文家,小弟告辞了!”

    文渊突然冲凌霜重重拜了下去,他是真的将她当做长姐看待的。

    “文渊,一路保重!我再不会让文家出什么事情!你且放心!”凌霜抿着唇凤眸微红,折下一截嫩柳送到了文渊的手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