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 谈判】

    159章谈判

    “义父,”凌霜缓缓起身,气度沉稳至极冲文闵躬身道,“赵惜文虽然是大嫂的妹子,可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此女素来爱慕虚荣,阴毒狠辣。这一次明明是五弟将她救了,但是却恩将仇报。霜儿的意思是将她关到后院的柴房严加审问想必这种破坏皇上赐婚的罪名她也是坐定了的。”

    文渊感激的看了一眼凌霜,但凡爱慕虚荣的女子最是吃不了苦的,只要稍加压力,赵惜文一定会将污蔑他的恶毒行径交代出来。

    大哥文毓面色有些犯难,毕竟是自己妻子的庶妹,这样大刑伺候倒也是不妥的很。

    文闵面露喜色,他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文渊绝不是那种沾花惹草的男子,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凌霜的这个主意甚合他的心意,缓缓道:“既如此先将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抓起来!”

    “且慢,”宇文御眼眸中划过一抹戏谑看着凌霜道,“凌姑娘好算计,人人都知道赵惜文与方公子之前有婚约在身,凌姑娘莫非是想要借着文家和宇文家的手将这个女人除掉吗?今儿这事情,我倒是想要凌姑娘给个答复!”

    方玉眉头一动,桃花眸沉了几分,果然宇文家的人对自己的警告视若罔闻。居然还将屎盆子扣在霜儿的头上,他心头不喜可如今却不能将话头挑明白了。

    凌霜反倒是笑了:“二公子倒是想象力丰富得很,我凌霜再不济还不至于因为这样的货色大费周章,惹这一身骚吧?”

    文闵咳嗽了一声道:“依着二位公子的意思是……”

    宇文胤扫了一眼凌霜,沉沉道:“如今这事儿出在了文家,身上有了污点的也是文五郎,怎么反倒是向我们讨主意?我还真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宇文胤慢条斯理说道,黑漆漆的眸子中根本看不出他的悲喜恼怒却令人不寒而栗。

    “罢了!”宇文御与大哥一唱一和道,“这事儿还是交给圣上裁决吧!文家也是书香门第之家,却让皇上这般难做人,这个……”

    凌霜暗道不好,这是要将宇文家害死的节奏,她突然明白过来了。是自己连累了文家,但凡帮助过凌家的人都会被宇文家当做眼中钉肉中刺。

    文闵一听脸色拉了下来,宇文家虽然是大燕朝第一世家,但是也太过分了吧?

    方玉缓缓道:“既然这其中有重重误会,这个赵姑娘也是大嫂的亲人,不若大家都好说好商量,将那赵氏抬了做五弟的妾室便罢。到时候即便是腹中有了胎儿,待生下来后养到当家主母的名下便可。”

    凌霜不禁苦笑,这个家伙这计策实在不怎么样,带着和稀泥的做法。不过方玉这是提醒她还不能对赵惜文动用私刑,毕竟要给大哥大嫂留一些颜面才对。

    她从来没觉得这么憋屈过,一个恶劣到家了的贱人,她却偏偏不能下手惩处。

    文闵经过方玉这么一提醒倒是有了主意,大燕朝的男子们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既然已经闹出了这档子事儿,不若就将那赵惜文抬进文家罢了。这样既齐全了各家的脸面,也不会将事情闹大。

    皇上赐婚是赐婚,难不成皇上赐婚后还不准人家抬几房姨娘吗?只不过那孩子……

    “父亲,孩儿此生既然娶了敏儿,绝不会纳妾,除了敏儿绝不会再要任何一个女人!”文渊缓缓给文闵跪了下来。

    “孩儿真是被冤枉的!孩儿救人自认为没有做错,错的是救了一个狼心狗肺的贱人!但是那个时候四周没有丫鬟婆子孩儿看着也是一条命不能见死不救。但是因为此便要孩儿娶那个贱人,孩儿断然不能应允!”

    “放肆!你这是说什么话?难不成真要闹得京城世人皆知吗?”文闵一拍桌子怒斥道。

    “义父,”凌霜心头不禁感佩文渊的这份真情,这个时代纳妾的男子实在是太多了,像他这样长情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文渊的亲事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多多少少凌霜心头有些亏欠,随即冲文闵说道:“赵惜文那样的女子怎可配得上五弟?若是要配,大不了从文家的下人里面寻一个合适的人相配,到时候送到庄子上便罢。”

    “呵!凌姑娘想的倒是周到,可是那赵惜文明明说腹中已经有了文五郎的孩儿了!”宇文御嗤的一笑。

    宇文胤此时微垂着眸子,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凌霜不禁冷笑道:“二公子,这也倒是奇了怪的,人人都是帮着自己妹子说话,哪有做哥哥的劝着自己的妹夫另外纳妾的?莫非二公子另有内情?”

    宇文御没想到凌霜这么快反击过来,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二弟,唐突了,”宇文胤声音清冷却是威严至极。

    凌霜如此一说,文闵倒是琢磨出其中的味道了。他也没想到皇上会赐婚,但是宇文敏那个女子他也见过若是论家世,论地位,论请棋书画诗词歌赋倒是配自己的庶子有些降低了身份的。

    他知道宇文家对于这样的赐婚很不满,可是也犯不着这样设计陷害文家啊!

    越想越没有头绪,突然两个小厮急匆匆走进了前厅慌乱冲文闵回禀道:“老爷!宇文大小姐自……自裁了!”

    凌霜猛地站了起来,心头一跳。

    “敏儿!”文渊一声凄厉的呼喊拔步便冲了出去。

    宇文胤眼眸中闪过一抹冷酷之色,神色中却是恰到好处的多了几分惶急和悲伤。

    一行人刚走进了暖阁,浓重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

    “敏儿!敏儿!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啊?!”文渊疾步抢进了隔断里面将浑身是血的宇文敏紧紧抱在怀中。

    凌霜看着那支金簪狠狠插进了宇文敏的胸膛,那张雪白的娇颜变得血色全无,她留着最后一口气息抬手想要抚摸眼前文渊那张俊朗的脸,终究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敏儿!”凌霜只觉的心口处狠狠被揪扯了起来,一阵阵愧疚感和无力感升腾而起。

    若不是自己擅作主张成就他们以报复宇文家,想必这个温雅的女子也能活着吧?虽然不快乐,但最起码是活着的,不像现在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