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不是亲生】

    158章不是亲生

    “我怎么能是外人呢?”凌霜笑得却是人蓄无害凤眸中的颜色深了几分缓缓道:“我好得也是文家的人,我的五弟出了这档子事儿,我也是很难过的。只是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宇文公子这般大张旗鼓实在是说不过去得很。你说呢?”

    文毓忙帮腔道:“宇文公子,这件事情一定有什么误会,不若我们先坐下来谈谈可否?”

    宇文御脸色一顿缓缓道:“既如此,我等小妹醒过来便走!”

    赵氏忙命丫鬟送浑身湿透了的文渊去侧面的轩阁里换衣服,凌霜令粗使婆子扶着宇文敏走进了后堂的暖阁里。

    不多时宇文敏醒了过来,眼底的绝望化成了无边无尽的漆黑深远,凌霜看了心头暗道不好。

    “敏姑娘,这事儿定是有人陷害,我的五弟虽然风流倜傥但绝对不是那种轻浮的浪荡子,你要信他。”

    宇文敏吁出一口气来,纤白的手掌紧紧攥成了拳,唇角微微颤动,没有丝毫的血色。

    “我晓得,他是被人冤枉的,”宇文敏垂首缓缓道。

    凌霜的心头松了一口气。

    宇文敏却是脸色更加沉重了几分:“凌姑娘,我不能在此地久留快快送我回去!”

    “为什么?”凌霜不禁吃了一惊道,“你如今若是回去宇文家少不得会引起更多的麻烦,今儿这事儿先缓缓等我们解决了,你再回去也不迟。”

    宇文敏不禁苦笑,唇角的笑容带着丝丝点点的痛楚和绝望缓缓道:“没用的,”她转眸看向了窗户外面的春景,距离幸福只差一步之遥了,却偏偏停下了脚步。

    凌霜越看越觉得心头不妙,刚要说什么却不想宇文敏猛地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凌霜只觉得有些疼。

    宇文敏似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吸了口气缓缓道:“凌姑娘,有人要杀我,我……我不想死在文家,这样文家便有了大麻烦,五郎也难做人。”

    “你说什么?”凌霜心头的不安越来越多,即便是有人设计陷害文渊,但是总有解决的办法。

    之前赵惜文嚣张猖狂,人人都是看着赵氏的面子不想对她动手,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般恶毒。还说有了与文五爷的孩子也真是好笑,文五爷再怎么缺女人也不会看上她。

    这个赵惜文寻个错处,收拾了便罢,怎的如今宇文敏的话越来越听不懂了呢?

    “你且放宽心,我们总有个法子解决的。”

    “凌姑娘,”宇文敏缓缓道,眼泪却是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心头的酸楚和绝望却更深了几分。

    “你是个好人,”宇文敏紧紧握着凌霜的手道,唇角晕染出一抹苦笑,显得凄婉哀绝。

    “凌姑娘,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你出去吧!”

    凌霜哪里肯走?她这个样子实在是令人揪心得很,虽然她与这个宇文敏是两个敌对家族的人,可是这丫头她倒是生出几分好感来。

    如今又涉及了文渊,她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听好了,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赵惜文那个贱人以后解决,你先忍下一口气,不要想多了。”

    “凌姑娘,”宇文敏缓缓放开了紧紧抓着凌霜的手道,“我不是父亲亲生的,我和妹妹都不是。当年我娘亲是京城有名的舞姬,被我父亲看中便被抬进了将军府里。那个时候娘亲已经怀了我和妹妹,但是不敢忤逆了宇文家的家主,娘亲被抬进宇文家没到半年的时间我和妹妹就出生了。”

    凌霜大吃一惊,原来宇文家族从来就没把这两个姐妹当作女儿看待,而是当作今后铺平道路的工具,这也难怪了的。

    “别瞎想,那些都过去了,你要不要喝点儿水?”凌霜听她如此一说更是心惊了几分。

    “文五郎是个极好的人,能与他琴箫和鸣,我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思,若是我真的出了什么事,请帮我好好看顾他。凌姑娘你还是走吧,我不能连累你。”

    宇文敏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精神陡然紧张起来,眼睛直直看着轩窗,似乎外面藏着什么人似的。

    “敏姑娘?你怎么了?”

    宇文敏叹了口气道:“罢了,我真的有些累了,凌姑娘我没事的,只是太过难受了些,只想自己静一静。”

    “那好,我去看看文渊,你也不要多想,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凌霜看着她脸色太难看,又吩咐了左右的丫鬟好生伺候着,自己转身出了轩阁。

    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很是棘手,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赵惜文和文五爷在一起,加上赵惜文那些胡言乱语让整个文家颜面扫地。还有宇文家族到底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若是顾及宇文家的名声也应该息事宁人的吧?

    可是她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宇文敏居然不是宇文家的孩子,这样的话倒是不知道宇文家下一步棋会怎么做?但是宇文家族绝不会打自己的脸,只能暂且稳住赵惜文,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赵氏已经命人将赵惜文关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却不想这一阵子赵惜文倒是上了几次吊寻死觅活。

    凌霜到真希望这个女人上吊算了,这样作秀实在令人恶心。

    她大步迈进了前厅,却看到了宇文胤已经端坐在了主客位上,一边的方玉同宇文御坐在侧位,文毓随着父亲文闵坐在主位上。

    文渊此时垂首立在正中,脸色暗到了极处。正厅中没有云家的人,想必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再在人家家里面待着,云家兄妹两个估计已经离开了。

    凌霜刚一走进正厅,宇文胤吊着的眼皮微微抬了抬,一瞬间眼底划过了一抹失望之色,却又不露痕迹的掩藏了起来。

    “义父!”凌霜冲文闵行礼。

    文闵点了点头示意她坐在一边候着,凌霜不同于寻常内宅女子,如今又传出了天降凰女的怪事,文闵倒是也愿意听听她的想法。

    “长公子,犬子德行有亏,辱没了宇文大小姐实在是在下疏于教导之过,”文闵虽然是礼部尚书但是比较起权倾朝野的安国侯宇文胤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凌霜眉头蹙了起来,文渊这一次实在是亏大发了,明明被一个贱人算计还要担着这名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