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章 痴心妄想】

    155章痴心妄想

    “五弟,皇上赐婚的诏书已下,想必这亲事也要办妥当些。姐姐的瑞福绸缎庄这几日专门供着你成亲需要的衣物可好?”凌霜笑着打趣。

    方玉看着凌霜眉眼间的阳光不禁唇角微翘。这丫头其实是个挺喜欢笑的人。不过……他随即将自己的思绪收敛了去。

    “凌霜你……”文渊狠狠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居然连他的亲事也算计,所幸的是他心头倒是对那个宇文敏倒是也喜欢万分。

    “五弟,不得无礼,怎的直呼其名?”赵氏温婉的纠正道。

    “无妨,无妨,”凌霜笑道,“五弟对这位新娘子可还满意?”

    “我……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文渊俊雅的脸上晕染出一抹异样红晕,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小子是真的喜欢宇文敏那个丫头。

    看到文渊掉头落荒而逃,花厅中又是一阵笑声,此时不远处的穿廊一个身着粉衫扶风弱柳的女子娉娉婷婷走了过来。

    凌霜认识这个女子,以前是大嫂身边的贴身丫头环儿,不想此时却梳着妇人的发髻,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隐隐中还有些得意。

    只是她身后跟着的赵惜文却是打扮的分外妖娆,水红色石榴裙外面罩着一层天青色细纱,将水葱般的身子衬托了出来。

    赵氏神情一顿,现出一抹不快。亭中坐着的四少奶奶更是脸色惨白,两只纤白的玉手恨不得将手中绣着牡丹的帕子搅碎了去。

    环儿缓缓走到了金氏的跟前福了福道:“环儿给姐姐请安!”

    “罢了!你有身孕的人何苦来凑这热闹?”金氏冷冷道,声音微颤。

    凌霜瞬间明白了一个大概,这环儿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文四爷。正房的丫鬟居然能将文家老四拿下倒也不简单,不过一个小小的丫鬟哪里有这样的心机?

    这背后分明有人指点一二,她转眸看向了正在冲赵氏行礼的赵惜文。也是奇了怪了,每一次自己来文家,这赵惜文好巧不巧的也会来赵氏这边寻个由头呆着。

    一次两次是巧合,连着几次凌霜心头便有些觉察了。

    看这赵惜文刻意装扮过的娇颜,凌霜心头越来越不舒服得很。

    “长姐,父亲说下个月便是春宴,惜文今儿特来告诉姐姐一声,”赵惜文声音甜美至极。

    “呵!妹妹没事也不必要这般出头露面,这样的话儿找个小厮传过来便是!”赵氏心头对这个庶妹已经厌恶至极,如今母亲生病,姨娘当家,这个赵惜文越做越过分。

    她不光暗自挑唆自己身边的丫鬟魅惑了四弟,搞得如今与金氏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妯娌之间平添几分怨怼。

    如今更是将视线瞄住了方玉,这丫头好大的胆子。原本以为凌霜如今是天降凰女的命格能够震她一震,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人不要脸至极,居然什么都不怕了的。

    凌霜轻轻抿着茶,看着赵惜文被赵氏呛白,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暗道果真好脸皮。

    赵惜文看着凌霜眼底的冷意,倒是心头犯怵,不过云姑娘说了。凌霜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自己只要能沾了方玉的身子,凌霜又能耐她何?

    况且她与方玉才是先有婚约的那一个,后来当自己解除了与方玉的婚约,方玉不是还消极了很长时间,彻底成了京城第一纨绔的吗?

    赵惜文越想越觉得方玉对她是有情的,凌霜虽然是什么见鬼的天降凰女,但是一个女将军哪里有什么温柔可言?

    男人嘛到底还是喜欢温柔和顺的女人!

    赵惜文侧身看了一眼坐在凌霜身边的方玉,眉目俊美,温润如玉,倒是比之前多了几分雍容气度,不禁心头微微一跳。

    “方公子,凌姑娘安好!”赵惜文声音温侬软语几乎甜出蜜来。

    凌霜看在赵氏的面子上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一边的金氏不禁大吃一惊,天底下还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当着人家的正妻这样轻佻,可是毕竟是赵氏的妹妹,她也不好说什么。

    金氏随即缓缓起身道:“大嫂,我身子今儿不舒服,先回后堂歇着了。”

    她又冲凌霜等人点了点头离去,一边的环儿倒是没想到金氏会这么不给赵惜文面子,一时间有些愣怔。

    赵氏觉得赵家的脸都给这个庶妹丢光了,偏生自己又是个面情软的不好意思发作,忍得手掌的指节都发了白。

    “环儿,你越来越没规矩了,”赵氏咬着牙缓缓道。

    环儿这才想起来四爷正妻金氏已经走了,自己倒是没有理由呆在这里,忙福了福疾步跟了回去。

    二嫂郑氏,三嫂王氏也是看着赵惜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大嫂的妹妹这样子处事没分寸,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方玉唇角微翘淡然扫了一眼赵惜文缓缓起身道:“赵姑娘有礼了,方玉当不起。”

    凌霜随即也起身道:“大嫂,叨扰多时了,我和夫君也该回去了。”

    赵惜文知道见一次方玉的面不容易今儿好得抓住个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方公子,”她猛地一把拽住了方玉,眼泪瞬间落了下来,“方公子,小女子知道之前是我的不对让方公子受了些许委屈。小女子已经知道错了,还请方公子不要记在心里。”

    方玉眉头一蹙冷冷看了一眼赵惜文,赵惜文却是心头狠狠吓了一跳。虽然方玉的眼眸中只是一晃而过的冷冽,却还是像刀锋一样将她的魂魄击了一个粉碎。

    她狠狠抖了一下,再看过去却发现方玉眼眸中恢复了之前的温润和暖,她不禁眨了眨眼睛。难不成之前自己看错了不成?

    “赵姑娘说笑了,那些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

    “原来方公子是这样一个无情冷酷的人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吗?”花厅中不知道何时多了几个身影。

    身着海棠红锦衫,梳着半翻髻的云瑞珠亭亭玉立缓缓走进了亭中,唇角挂着舒朗却又明媚的笑容。

    好似之前与方玉的那些纠葛全部化成了云烟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笑的云淡风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