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章 接近】

    154章接近

    凌霜的马车刚停在了文家,便看到文夫人身边的王嬷嬷早早侯在门口处,圆圆的脸上满是笑意盈然。

    “大小姐安好!姑爷安好!”王嬷嬷带着几个丫鬟婆子冲凌霜福了福忙迎了上来,扶着凌霜下了车。

    “母亲近来好了些吗?我差人送来的那些雪参不知道母亲用了没有?”

    “大小姐有心了,上一回的还没吃完呢!春寒料峭的,大小姐小心脚下的陈冰。”

    凌霜点了点头随着她走进了内宅,方玉却是去了前院拜会文闵去了,过几天春闱便开始了,今年文闵也是这一次春闱的主考官之一,协助户部尚书李大人。

    故而方玉与文闵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凌霜与他商量好一会儿在花厅碰面。她随着王嬷嬷先去给文夫人请安,刚走进了暖隔便听到了一屋子的人叽叽喳喳分外的热闹。似乎这就是文家永远不变的气氛。

    “大小姐来了!”王嬷嬷笑着掀开了帘子。

    满屋子的人看到凌霜后顿时站了起来,三嫂王氏更是一把将她胳膊拽住吃吃笑道:“瞧瞧谁来了?刚才咱们还念叨着大姑娘,不想大姑娘自己倒是来了?”

    “三嫂倒是念叨着我?莫不是念叨着我送你那两只皮猴儿的宝剑不成?”

    轰的一声,屋子里的女眷还有旁边伺候着的丫鬟婆子们登时笑了出来。

    “你这丫头,”王氏笑着嗔怪的瞪了凌霜一眼,心头却是欢喜的,大嫂的儿子是文家的嫡长孙将来少不得继承文家的衣钵。

    自己的儿子倒是越来越喜欢缠着凌霜练习武艺,之前还觉得男孩儿家的练习这些实在危险的很。如今凌霜对自己的孩子也是越来越上心,心头哪有不喜欢的。

    凌霜当下将带来的特制短剑送了王氏的儿子,却又取了一套名贵的端砚给了赵氏的儿子文承德。文承德拿在手中眼底掠过一抹诧异,心头却是欢喜的很。不过霜姑姑教弟弟习武的时候他可是偷偷看着的。

    凌霜又拿着几个万花筒分别送了王氏的女儿,还有二嫂的一儿一女这几个小一点儿的孩子。这万花筒可是她自制的好东西,几个孩子顿时玩儿在了一起。

    只有金氏看着几个孩子眼眸中掠过一抹痛楚,凌霜看在眼底却是暗自叹了口气。这样的封建大家庭若是没有孩子扛着倒也是个麻烦事情,金氏竟然不能生养?

    “来便来了,不要带这些东西了没的惯坏了他们,”文夫人温婉笑道。

    凌霜看着文夫人不禁心头一顿,想起了大堂之上这个善良女子对她的维护和痛惜,忙几步走了过去行礼。

    “母亲安好!最近身子怎么样了?”

    文夫人叹了口气,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她已经渐渐认同了这个孩子。虽然自己没有了女儿,可是凌霜的那份诚意和孝心她若是再无动于衷便真的是冷血之人了。

    “至从那个叶大夫看过后,配了几副药倒也好多了,对了叶大夫真是个不错的人,不知道许了人家没有?前儿太医院医正同你爹爹说起他的小儿子是个庶吉士,不久便可外放做官,至今未娶亲,二十岁出头倒也家底厚实的很,你父亲将这件事情告知与我,也不知道成不成?”

    凌霜暗自好笑,估计义父看准了叶南的医术变着法子的想要将她拉拢进太医院。她淡淡看了一眼文夫人,不禁一愣暗道难不成还有隐情?

    她当下默不作声,等一会儿单独问问明白便可。

    “回母亲的话,叶南这丫头如今怕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文夫人淡淡笑了笑不再提及,随后一家子人热热闹闹说了会儿话,赵氏看到文夫人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之色便带着众人退出了暖阁。

    “霜儿,我有话同你讲!”文夫人将凌霜喊住了。

    “母亲有何吩咐?”凌霜看到文夫人将四周的丫鬟婆子都遣了出去,心头微微一动躬身候着。

    文夫人脸上颇有些犯难,还是缓缓说了出来道:“皇上近日来的病越发不好了的,你父亲看着那个叶南姑娘确实是妙手回春的高人,想要将叶南姑娘送进宫去。”

    凌霜眼皮猛地一跳,心头顿时明白了几分。方家最近一段儿时间实在是不妙得很,方修文又因为去冬雪灾一事处理的实在不妥而颇多遭人诟病,加上如今确实病得厉害,这丞相一职倒是被很多世家巴巴的瞅着。

    凌霜知道义父文闵的心思,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谁不动心才是伪君子。不过凌霜没想到的是文闵居然想要将叶南牵扯进来,只不过叶南是女儿家倒不好亲自召见,想要让自己帮他这个忙。

    “母亲!”凌霜思索道,“叶南姑娘虽然医术高明但是性子却是古怪得很,但凡她想要治病救人都是凭借自己一时喜好,这样的人若是推荐给皇上。”

    凌霜顿了顿道:“怕是不妥的,叶南素来不喜欢与皇家打交道,即便是碍着我的面子去了皇宫,如今宇文家族处处找我的茬儿,怕是会借此生出异端来。”

    文夫人暗道果然这丫头考虑的周到。

    凌霜看到文夫人松了口缓缓道:“叶南进宫给皇上治病不可能有万全的把握,她虽然医术高明但不是神。治好了倒也罢了!如是……出了什么茬子倒是会给文家带来灭顶之灾。”

    凌霜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文夫人再要是听不懂倒真的是傻了。还有她凌霜可是个记仇的人,承平帝想要杀她,她也不会让他舒服了。这样的昏君就该早早退出历史舞台。

    “罢了,霜儿,你是个考虑周详的人这话儿我过后同老爷说,文家素来是京城的清流之家,犯不着这般作为。”

    凌霜不禁暗道文夫人倒是个通透的,如今太子殿下和瑞王势同水火,文家既沾染着瑞王殿下又沾染着太子殿下,这样的局面本身就很微妙。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人人都说墙头草好,墙头草也是很难当的。

    辞别了文夫人,凌霜出了月洞门拐过了青石甬道却被等在外面的赵氏拉着进了文家的花厅,去冬的梅花早已经开败了去,带着几分寥落。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文家人的热热闹闹,不多时前院的方玉过来寻凌霜,文渊也跟了过来。他看到凌霜后眼底闪过一抹嗔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