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章 远离纷争】

    152章远离纷争

    凌霜将食盒提在手里走到了后院的倒厦,这里极其僻静凌霜还命人重新修缮了一番,还学着香雪亭的样子将地龙埋了进去,整个屋子温暖如春。

    “方玉,饿不饿?吃东西了!”凌霜大大咧咧敲了敲门,虽然是夫妻但也是假的,凌霜曾经与方玉定下规矩。互相照顾对方的**,比如进门前先敲敲门,不过方玉似乎从来没有认真执行过。

    他进出她的屋子就像进出自己的屋子一样随便,但是凌霜却不能违约。

    门从里面被拉开,凌霜却是呆呆的立在了门口。

    方玉也是刚刚沐浴,顺直的黑发散在肩头,衬托着俊美无双的容颜更是妖邪得很。只是白色素袍的领口干嘛拉开那么大?

    一颗颗水珠滚落在了结实的胸肌上,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凌霜不得不佩服方玉的身材真的不错。

    方玉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他可是掐着时间算出这丫头定会在这个时间来找他,刚刚好。早知道她这般呆呆的模样,真后悔应该将这件中衣的领口开得更大一些。

    “霜儿,有事找为夫吗?”

    “呃……那是自然,”凌霜尴尬的咳嗽一声擦着方玉半裸的身子走了进去,这个混蛋再要这样下去,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犯下什么滔天罪行。

    方玉看着她红透了的脸微微一笑将门关好跟了进去。

    凌霜将食盒放在了桌上道:“饿了吧?”

    方玉看着她有些局促的表情不禁心头荡漾万分,轻轻巧巧便将她一把搂进怀中,声音喑哑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蛊惑。

    “早饿了,俄的心也慌,却只能每天看着吃不到,怎么办?”

    凌霜一愣,他这一拉自己整张脸好死不活贴在他光洁的胸肌上,盛年男子特有的馨香袭来,这简直是要命啊!

    她脑子一热,猛地将他一把推倒在软榻上。

    方玉看着凌霜凤眸中晕染的玩世不恭,心头暗自好笑,明明紧张的要死还要装。

    “霜儿,你也饿了吗?”

    他抬手缓缓拂过了那张烫的像是着了火的脸颊,每一寸都是令他迷醉的万丈深渊。这丫头再不采取行动,他可要下手了。

    “霜儿,”方玉猛地翻身将她箍在自己的身下,垂首便要吻下去。

    “等等!”凌霜心头一顿,该死的,自己来找他可不是为了这个,她有好多事情要问他的。

    “霜儿,别闹!”方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滚烫的唇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声音中已然带着几分嘶哑。

    不管了,先吃了再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他如今也豁出去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生米煮成熟饭后,即便她恨他。兴许看在孩儿的份儿上也会饶了他的。

    “方玉,那个……你书背的怎么样了?”凌霜定定看着方玉。

    一道天雷滚滚划过了方玉的头顶,看着怀中可口的“点心”微微颤抖,感觉自己倒是邪恶至极了。

    “我先去沐浴!”方玉讪讪的起身,走进了隔壁的净房。

    凌霜忙起身将自己身上被揉乱了的衣衫整理好,这样下去不行。

    回到自己的世界去?还是留下被方玉吃掉?还是吃掉方玉后再离开?好烦啊!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怎么办?

    “霜儿,说罢,”方玉缓缓走了出来,气色较之前正常多了,领口也是封的很紧。

    凌霜忙指着点心道:“边吃边说,一会儿凉了。”

    方玉倒也不客气,将食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却是另外一样样装在一个小碟子上道:“过来,陪我一起吃。”

    “我不饿。”

    “我知道你的饭量!”方玉微微笑道。

    凌霜脸色一红挪了过去,本来是照顾他的起居饮食却每一次都被他照顾的很好,甚至他给她泡的茶都是温热正好。

    “方玉,”凌霜凤眸整肃了几分,看着方玉的俊脸道,“不要跟着三殿下了!”

    方玉夹着菜的手猛地一顿,瞬间不露痕迹的将内心的挣扎压制了下去抬眸问道:“为何?”

    凌霜知道自己这样拆台是不好的,当初人人都知道瑞王殿下对方玉的抬举和重视,如今自己这样一说倒是有着忘恩负义的嫌疑。

    “我……我是觉得瑞王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呵!傻丫头!凡是争夺皇位的人哪个是好相与的?龙辰逸是好相与的人?”他这话已经带着浓浓的醋味。

    凌霜眉头轻轻一蹙道:“我也不是因为龙辰逸帮我说过几句好话,出过几次头就觉得他好相与,只是觉得瑞王这个人越来越让人摸不着脾性,而且是无情至极的。只要能让他距离那个皇位更进一步,他可以出卖任何人!”

    方玉淡淡一笑道:“通往皇权之路哪一个人不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的?丫头,龙辰逸只是给你看了他最美好的一面。你知道承平帝的儿子们不乏优秀者,但是如今只剩下了一些庸才除了龙辰逸和龙辰轩。”

    凌霜抬眸一愣,方玉怎么会对皇家的秘辛知道的这么多?

    方玉抿了口茶缓缓道:“四皇子战功卓著是个军事天才,却因为王府里搜出了龙袍而被下狱,活活被毒死。”

    “二皇子博学多才,却因为一个清倌被人斩杀在了秦楼会馆,尸身还被抛进了毓秀河中至今无人找到。”

    “九皇子,年仅八岁却已经能写得出锦绣文章,就因为承平帝夸赞了几句,却被后宫的太监按在了水池子里活活淹死。九皇子的生母玉妃也被陈皇后寻了一个错处,打入冷宫疯癫而亡。”

    “霜儿,这些你亲自去问问龙辰逸,问问他手上到底沾了多少血?”方玉的声音冰冷似霜。

    凌霜越听心头越冷,这不是她看到的那个有点儿孩子气的龙辰逸绝对不是,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方玉冷冷笑道:“瑞王不是什么好东西,太子殿下又能好到哪里去?他手中有一支暗影,是大燕朝最精锐的暗杀组织,专门替龙辰逸排除异己所用。都是沾着血的人,何必笑话彼此?”

    “方玉,我们走吧!”凌霜不自觉地头皮发麻,“我们可以经营一个商队,将生意做起来,带着凌家老小离开京城再也不淌这浑水怎么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