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章 天作之合】

    150章天作之合

    文渊此番穿着浅紫色锦袍,面若冠玉,文秀清雅。一支碧玉长箫横在唇上,如玉公子的名头果然不是虚的。

    一曲《佳人曲》绵绵入骨三分,荡气回肠。此时突然一声琴弦拨响,极其自然的晕染进了文家五郎的曲音中。

    文家五郎一怔却是觉得这琴音就是天生融合在一起般的契合,随即心无旁骛,将自己融进了那琴音中。

    一曲终了,整个殿宇是一片寂静,随即便是沸沸扬扬的叫好声。

    太后神色中多了几分惆怅还有欣喜,这首佳人曲还是当年先帝活着的时候与她一起合奏出来的曲子。一时间琴箫和鸣在大燕朝传为佳话,只是很久都没有再听到这般纯粹的心心相印的曲音了。

    “是何人抚琴?”太后心头的柔软被触动了。

    宇文敏忙抱着古琴疾步走出跪了下来,宇文擎宇猛地一怔,刚刚他的丫头抚琴他便觉得不妥。如今三殿下得势这丫头是要被送进瑞王府的,怎么做事这么荒唐?

    “抬起头来,哀家看看,”太后看着缓缓抬眸楚楚动人的宇文敏,再看看一边玉冠朱唇的文家五郎不禁微微笑道,“好一对儿璧人!”

    宇文擎宇一愣,心头倒是有点儿捉急,自己已经同瑞王府通了声息将宇文敏半个月后就送到瑞王府去,不想这丫头居然翅膀硬了敢这样打他的脸。

    “你是谁家的丫头?”

    宇文敏声音微颤缓缓回禀道:“回禀太后娘娘,民女是宇文家的。”

    人越老越喜欢保媒,加上刚刚那晦气而死的老道,太后心头一顿缓缓笑道:“原来是靖国公家的孩子,算哀家多嘴,哀家怎么觉得这两个孩子这么般配呢?今儿是哀家的寿辰,哀家想做个主将两个孩子凑一块儿去,也算是哀家的一份功德。”

    承平帝看到老娘兴致这么高正好顺水推舟做人情忙笑着替两个人赐了婚,宇文擎宇和文闵二人疾步走了出来拉着各自的孩子跪下来谢恩。

    瑞王龙辰轩看着宇文擎宇冷冷一笑,心底的不快瞬间晕染而出,不是说自己多么稀罕宇文家的女子,而是宇文家根本没把他这个瑞王放在眼里去,前儿许诺要送到他府上,他也求之不得与宇文家建立联系,今儿就变卦了,当他瑞王是随便被人玩弄的物件儿吗?

    宇文擎宇也不敢忤逆了承平帝的意思,只得磕头谢恩。今儿这宴会算什么事儿?想要陷害的凌霜转眼成了天降凰女,想要讨好瑞王转眼变成了一场戏弄,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而且文家是凌霜的后盾,这丫头嫁进了文家与宇文家怕是再也不会联系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培养顷刻间化为乌有,他到哪儿再找女儿送出去?多年的棋子造反了,又是皇上赐婚他还不能将宇文敏这丫头严惩一顿,这股子憋气实在是难受得很。

    宫宴终于结束了,可是凌霜的命运却从此而转了一个个儿,即便是陈皇后也小心翼翼邀请凌霜多进宫坐坐。

    凌霜暗自冷笑,进宫坐坐?算了吧?脸上却是平静无波冲陈皇后福了福胡乱应了一声告辞。

    看到凌霜走远后,陈皇后又瞅了个机会将自己的父亲陈国公请到了坤宁宫。

    “老臣参见皇后娘娘!”

    “这里没有外人,父亲不必多礼,”陈皇后哪里敢让自己的父亲跪,忙扶着他起身。

    “父亲,今儿这事儿可真是邪性的很,”陈皇后坐在凤榻上缓缓道。

    陈国公也是摸不着头绪,那天火分明不似作伪看着便是真的眉头微蹙缓缓道:“那丫头说不定真有那富贵命在身。”

    陈皇后一顿道:“凰女那是要配……”她不敢往下说,这事儿谁都想得到,谁要是得了凰女便是真命天子嘛!

    陈国公眉头越蹙越深:“只是凌霜已经嫁人了,难不成那个纨绔子弟方玉另有命数?”

    “呵!一个京城纨绔只不过命好娶了凌霜那丫头罢了!听闻至从娶了这丫头,方玉倒是一天一个变化,与之前判若两人,如此看来凌霜还真有帮夫运。”

    陈国公不禁暗叹,自己女儿做了皇后也是个糊涂的,帮夫运那是帮着别人了。

    陈皇后定了定神突然道:“逸儿若是能娶此女倒也是好的。”

    陈国公一愣:“太子已经有了太子妃,何况凌霜已经成亲,这事儿怎么成?”

    陈皇后压低了声音缓缓道:“逸儿已经查明了,那凌霜与方玉虽然成亲却是分房睡,演戏一般,这其中定有内情的。”

    陈国公不禁苦笑,自己的这个外甥实在是端不上台面,他给太子殿下的精锐暗影居然查这些东西,不过今儿凌霜却确实古怪,若是真能为太子所用倒也不亏得慌。

    “只是如今方玉与你妹妹势同水火,连带着凌霜也恨上了她,这事儿倒也不太好办。”

    陈皇后脸色一暗,轻轻抚着手中的青玉瓷盅随意道:“若是方玉没了,凌霜对方家的成见哪里会有?爹爹回去告诉妹妹想法子将凌霜弄回到方府去,太子也好常常去亲戚家走动走动,至于方玉呵呵……弄死倒也干净了。”

    龙辰逸刚刚听到凌霜居然是天降凰女的消息,这个消息几乎传遍了京城。他心头一阵狂喜,只要凌霜没事就好,可是这凰女是怎么回事?他刚要进门寻母后问个清楚却不想听到这样一段话。

    心头一顿,却又欣喜若狂,似乎母后不妨碍他去找凌霜,而且还要为他铲除方玉这个障碍。虽然觉得这法子有点儿缺德不妥,但是他喜欢凌霜也许也会喜欢到不择手段。

    一边的凌霜出了宫城却是不敢耽搁,也不顾四周指着她窃窃私语的世家子弟忙钻进了马车直奔凌家而来。

    刚到凌家门口便吓了一跳,只见家门口围着一群各式各样的人,看到凌霜后纷纷退后了些,脸上却是挂着好奇敬畏的神情。

    看清楚凌霜的马车后又纷纷围了上来手中的各种拜帖高举过头顶递了过来。

    “凌姑娘,明天是陈家小姐举办的赏梅宴,请姑娘得空儿过去看看。”

    “凌姑娘,霍家小公子的百岁宴请姑娘捧个场。”

    “赵家二小姐出聘,请姑娘好得也要抽个时间捧场啊!多谢姑娘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