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章 天降凰女】

    149章天降凰女

    擎着火把的四个武士脚步一顿还是垂着头将火把指向凌霜站着的柴堆,谁知道刚要点燃那柴堆,突然清风道长的身上被一道道浓烈的光源罩住,陡然他身上上好的绸缎衣料便着了火。

    那火越烧越大,老道清风再也顾不得故弄玄虚,嗷嗷嘶喊着滚在地上,样子分外可怖。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人四个点火的武士下意识的拿开了火把,此时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的凌霜终于重重吁了口气,刚才真的是吓死人了。她还以为方玉的布置失败了呢?

    凌霜冷冷看着被点燃的清风道长终于抽搐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唇角微翘,让你再害人?

    这时诡异的光晕又将四个武士的手臂罩着不一会儿便点燃了。

    那四个人忙扔掉了手中的火把冲凌霜磕头饶命,这一变故让大殿中的人再也坐不住了,纷纷随着承平帝站了起来。即便是嗜杀成性的宇文家族的人也没想到会碰到这样诡异残忍的画面,一向平静的脸终于变了颜色。

    “看!看!”人群中传来刺耳的尖叫声,“有字!有字迹!”

    顺着声音大殿中的人们纷纷随着承平帝涌出了清露殿门口,便看到那些奇怪的光晕所到之处,青石地面上突然显现出了几个燃烧的字迹。

    妖孽诬陷,必死!

    天降凰女,速迎!

    那字迹燃烧了一会儿渐渐熄灭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快看凌将军!”

    那光晕此时将凌霜罩住,她身上的披风猛地燃烧了起来,宛若一只真正的火凤降临。就在人人都以为凌霜这一次会被烧死的时候,哪知道她身上的披风居然由火红渐渐脱落成了几乎透明的玉色,随着凌冽的寒风鼓荡着,就像一双令人眩目的翅膀。

    凌霜不禁暗道,这个时代果然生产力不发达,一个小小的科学手段就将这大燕朝所有权贵从心里头便征服了去。

    既然清风道长要用鬼神之说杀她,她也用鬼神之说弄死他!

    只是地上的那一行字,本来应该是“宇文逆贼,速除!”怎么换成了“天降凰女,速迎!”

    凌霜真想抓住方玉问问他的脑袋里装的是不是屎?这么好的一个清除宇文家族的机会就被这个混小子给浪费了。

    这个年代的人们最信奉的便是鬼神之说,自己好不容易想起来用那些隐藏在宫殿四角巨大水晶折射光线的原理,加上顾啸云给她的那些硫黄,火油等物来布置这么一个对宇文家族来说是绝杀的局,全部被方玉这个混蛋给毁了。

    还有那个天将凰女,加上他给她身上罩着的这件古怪披风,她凌霜想不出名都难。方玉到底是几个意思?凰女只有皇帝才配得上……嘶!凌霜心头一顿,差点儿尖叫出来,方玉还嫌她的麻烦少吗?

    他方玉不会是也想做皇帝吧?妈蛋!把自己老婆抬高到了凰女的位置,他到底想干什么?

    凌霜正自纠结的时候,却看到四下里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她只得硬着头皮将逼装下去。

    她轻轻从柴垛中一步步走了下来,迎着冬阳每走一步都令人目眩,承平帝眼眸中的神色由震惊变成敬畏随即便是一抹浓浓的深意。

    凌霜心头一惊这个病入膏肓的老家伙不会是想让自己接着给他炼丹治病吧?她得打消他这个念头,与皇帝打交道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

    “民女给皇上请安!”凌霜脸上的精明收了起来,换上了一抹恍若隔世的懵懂,诧异的看着四周,“皇上,这是……”

    方玉不禁暗笑,这丫头倒是机灵知道什么时候该装糊涂,若是这个时候她控诉那个清风老道士倒是大有嫌疑。其实今儿这景象足以震撼人心,多说无益。

    承平帝忙命人将她扶了起来,神情中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缓缓问道:“凌将军莫非看不到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凌霜脸上的茫然更深了几分摇了摇头道:“民女只看到武士们点燃了火,却不想一团柔柔软软的东西将民女罩住了,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民女惶恐至极,等到醒悟过来便发现皇上您站在民女的面前了。”

    方玉强忍着笑意,这丫头越来越上道了。

    “凌将军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承平帝想到自己的病居然会被一个妖道拖延,本想从凌霜这儿得到点儿什么启示,没想到这丫头也是懵懂不知,这大概就是天意了。

    可是这丫头居然是凰女下凡,难道真的是天命所归?他猛地回眸看向了一边垂首不语的方玉,这怎么可能,如是凰女下凡怎么会配给方家这个小子。难不成天机不可泄露?这事儿还有后招?

    凌霜惶恐的又跪了下来道:“民女此番没有死成,这便再去赴死!”说罢便要重新登上柴堆,忙被承平帝命人扶住拉了回来。

    刚才那道士被天火烧死的惨状实在是太令人心颤不已,现如今给他承平帝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将天降的凰女给烧了啊?那会遭天谴的!

    “凌将军是天之贵人,如今请上座!”承平帝亲自带着凌霜返回了正殿,此番凌霜被安排在了首位上,一边的陈皇后已经目瞪口呆了去,脸色白的吓人。

    即便是太后也是小心翼翼观察着凌霜,凰女出世,而且是天火示警,实在诡异的很。

    一时间大殿中的气氛有些压抑,凌霜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看向了文家的人。文渊率先从刚才的惊骇中清醒了过来,哪里看不出凌霜的心思,缓缓走了出来冲太后和承平帝行礼道:“启禀皇上,太后今儿大寿,臣等不才愿意弄箫一曲献给太后。”

    太后娘娘不禁暗叹果然是个伶俐人儿,这样的氛围实在是太压抑了,随即笑道:“听闻文家五郎善于抚琴弄箫,哀家倒是很愿意听听你今儿给哀家带来什么曲子?”

    “爱卿快快奉上!若是曲子讨得太后开心,朕重重有赏,”承平帝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人将刚才的那场变故缓和过去,何乐而不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