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决绝】

    148章决绝

    她其实也紧张到了极处,方玉的布置并非是天衣无缝的,万一出了什么闪失她还真的不愿意凌老夫人看着自己被活活烧死,这个也太痛心了。

    承平帝看到凌霜愿意赴死不禁松了口气,总比将凌家人抓起来逼死好听一点儿。

    “霜儿!”凌老夫人突然拄着龙头拐杖在凌冰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祖母备三尺白绫归家与你一起赴死,这样黄泉路上我的孙儿便不会寂寞!祖母先走一步,我的霜儿随后便来!”

    “祖母!”凌霜没想到凌老夫人居然如此刚硬,这不是要弄巧成拙吗?

    “二哥,不要让祖母做傻事!”凌霜凤眸中已然蕴满了泪水,压低了声音耳语道,“我一会儿就回去,不会死的。”

    凌冰猛地一惊,瞬间眼底闪过一抹狂喜,妹妹的话他绝对是信得过的。凌老夫人也是惊诧万分,但是看着凌霜眸子里的坚毅之色,也是将信将疑。

    “小妹!我们回去了!”凌冰扶着凌老夫人缓缓退出了清露殿,此番所有的人脸上都是震惊万分,若是凌老夫人死了,承平帝就是千古昏君了。

    “杜峰!好好看顾凌老夫人,不得有误!”承平帝到底做贼心虚,没有以往的底气,“朕不许凌老夫人自裁,若是她出了事儿,你这京兆尹的脑袋就给朕留下!”

    杜峰满头的汗,他招谁惹谁了?每一次都是凌家给他惹事儿,忙领命疾步跟了出去,今儿是拼了命也不能让凌老夫人上吊死了。

    “重赏凌家!”承平帝觉得要人家孙女儿一条命,应该给点儿补偿。

    凌霜缓缓起身,走到一边的方玉跟前道:“夫君保重!”

    方玉竟然身子微微一颤,明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还是怕的要命,他缓缓转身从布包中拽出一件火红色的披风小心翼翼披在凌霜的肩头。

    “霜儿,外面冷。”

    “没事。”

    四周不知道哪个宫娥实在不忍心看着这样生死别离的一幕居然哭出了声,忙又拼命压住。

    “慢着!”太后脸色已经难看之极,“皇儿,今日是哀家的生辰,这样执行火刑怕是不妥吧?”

    凌霜一愣没想到太后娘娘会给她求情。

    不想承平帝已经鬼迷了心窍,眼底只有清风道长一个人,缓缓道:“母后,万事都要顺应天意啊!”

    凌霜冷冷一笑,刚要转身突然太后站了起来手中端着一杯酒,今儿自己儿子造孽已经无法挽回还希望这丫头不要化成厉鬼找上门来。

    “凌霜,哀家敬你一杯!”

    凌霜看着太后手中的酒杯,不禁暗自哀叹,还真的是满满当当的一樽酒。

    太后亲自敬酒这份殊荣倒也能赴死了,只不过承平帝脸色略有些尴尬。

    “多谢太后!”凌霜硬着头皮接过太后的酒杯,仰头灌下,四周的武将文官具是心神一怔,好一个荡气回肠的巾帼英雄。

    文夫人突然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凌霜:“我儿且去,母亲此番回府替我儿立一个长生牌位,尽心尽力替我儿超度。”

    凌霜一愣,文夫人不是应该恨死自己了吗?没想到会抱着她痛哭失声,她心头暗自叹息这门亲自己认下来是为了讨巧,不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晕染了很多的情意进去,她抬手试去文夫人脸上的泪水轻轻笑道:“霜儿从小没见过生母,义母如此相待霜儿虽死无憾。”

    她转身冲眼眸含泪的文家人躬身拜了下去道:“霜儿就此别过!”

    文渊眼底微红缓缓走过来将文夫人扶了回去,却不忍心再看凌霜一眼。

    凌霜转身冲清风道长朗声笑道:“道长一会儿加柴火的时候多加点儿哈!”

    清风道长从来没见过这种人,好似烧死的不是她似的。

    殿门外面已经垒起了高大的柴堆,凌霜翩然转身红色披风飞扬宛若一个绝美的精灵,丝毫没有惧意,唇角带着微笑,美的令人心疼。

    宇文胤的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的戏谑之色,眼底的惊诧化成了深潭,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然有点儿可惜。

    宇文御脸色看不清楚是什么颜色,只是静静看着那个飞扬的背影。宇文敏脸色一片惨白,她同凌霜通风报信是为了让她避祸,怎么还是要被烧死?

    只听得一声嘹亮箫声顿起,一袭白衣的文渊已经站在殿门迎风而立,箫声呜咽似哭似笑,天地变色。

    方玉的两只手紧紧攥着,松开了些,又紧紧攥在了一起,直愣愣的看着柴堆上负手而立傲然天际的绝色女子。

    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卑微到想要下跪的地步,原来他从来都配不上她。他可以获取滔天的权利和财富匹配她,但是却不能匹配她的傲气和风骨。

    “胡离!”兵部尚书胡刚徵猛地一把扯住了想要冲出去的儿子。

    “我堂堂大燕朝岂是这妖道横行的天下?堂堂为国奋战的将军居然会被烧死,我不服!”

    “你给我闭嘴!”胡刚徵吓得浑身哆嗦这小子是要为了凌霜反了吗?

    “堵住他的嘴!”胡刚徵此时真怕自己的儿子惹恼了承平帝,忙一掌将他劈倒,左右两边的随从一忽儿上将胡离捆了一个结实。果真是将门父子武功相当,胡离输在了一个不敢对爹爹动手上,眼睁睁被堵着嘴巴拖了出去。

    幸好此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看着凌霜的一举一动对于这纱幔后面的胡家内斗倒是都没有觉察。

    凌霜稳稳站在堆砌好的柴堆上,唇角含着冷笑看着在她面前装模作样的清风道士,四周的人鸦雀无声。举着火把的武士看着凌霜的模样也是轻轻侧目,不忍去看。

    人人都知道凌霜是大燕朝的另类女子,但是她也是给大燕朝立下赫赫战功的女子,没想到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起火!”清风老道口中喃喃念了一大堆的咒语终于长袖挥起,脸上的肌肉也随着哆嗦了起来,双目紧闭似乎在与什么不可抗衡的力量做斗争似的。

    时至正午,头顶的冬阳更是绚烂的令人睁不开眼睛,这样干柴堆只要稍稍一个火星也能点燃了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