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章 争红斗绿】

    146章争红斗绿

    “凌霜那天在宇文家没什么事吧?”胡离到底还是放不下心来乘着人们不注意这里向凌霜凑了凑。

    凌霜吃了一惊,这家伙疯了,这可是宫廷重地又是这么多世家大族在盯着,忙向后避了避道:“多谢胡公子挂念!”

    凌冰很自然的走了过来与胡离攀谈了起来,将这尴尬化解了去。胡离一看凌霜气色还好,知道那天她定是平安回去了,有些意兴阑珊躬身告辞离去。

    “多谢二哥!”凌霜脸色微窘。

    凌冰看着胡离明显有些暗淡的身影不禁叹了口气道:“其实若不是方玉,你二哥当初还真的有心将你们两个凑成一对儿,只是这世上姻缘都是缘起缘灭阴差阳错。只希望他能看开些,不要这样执着。”

    凌霜点了点头,转身却看到方玉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二哥,霜儿,我没有来迟吧?”

    “没有,刚刚好,我们进去吧!”凌冰走过去扶着老夫人带着凌家一家人随在了礼官的后面缓缓向后花园行去,每年太后的生辰都会在后花园的正殿举办。

    文家此时也来了,同凌家人见过礼也跟了进去。

    “霜姐姐,今儿准备了什么让弟弟我开开眼?”文渊与凌霜已经熟悉了,不客气的拿她开玩笑。本来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倒是更加自在了一些。

    凌霜似笑非笑:“五弟,今儿姐姐我送你一份大礼,过后你可要好好谢我。”

    看着凌霜的神情文渊倒是心头一颤,这女人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实在是有些怕了的,不禁作揖笑道:“好姐姐,不要拿小弟玩笑,小弟对姐姐的尊敬宛若滔滔江水……”

    “行了,行了,今儿过后你定会谢我的,”凌霜嗤的一笑,转身离去。

    帮宇文敏与文渊牵线搭桥她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经过观察旁敲侧击,这个文渊倒是对宇文敏存着几分好感的,这趟事情办下来既能打了宇文家的脸也能成全一段好姻缘,怎么算都觉得自己功德无量。

    凌霜越是如此一说,文渊越是摸不着头脑,随即笑了笑跟了过去。

    诺大的清露殿中此时倒是没有一点喧哗之声,正位上陪着太后坐在一处的承平帝很明显脸色暗黄似乎病情更是加重了几分。

    太后一如往常的雍容华贵,眼底却是带着几分暗沉可见也是为承平帝的病操碎了心。陈皇后坐在承平帝的身侧,母仪天下,盛装华彩自然是谁也不能比拟的。倒是一边陪坐着的王贵妃今儿打扮的也不太张扬,暗青色里衣外面罩着一层浅紫色纱衣显出几分喜庆来。却在这争红斗绿的场景中还是太素净了些,凌霜不禁暗自点头果然是聪明过人。

    如今宫里头陈皇后的势头因为母族陈国公被打压,原本支持她的方家如今也陷入了烂泥潭中而不得自拔,眼见着瑞王殿下越来越受皇帝宠爱,作为生母王贵妃还能这样低调实在难能可贵。

    凌霜对后宫的这些莺莺燕燕不感兴趣,她几乎能从那些呛鼻的胭脂中闻道一丝丝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皇座下面分成东西两侧客位,宇文家族居于左侧客位之首,宇文胤似乎觉察出了凌霜的视线转过头来突然冲她举了举酒杯。

    凌霜厌恶地避开了去,这个人渣看来还真不能惹。自己只不过在宇文家反击了回去他今天竟然要下死手了。

    呵!不过宇文胤也没想到,他的妹妹会背叛他吧?有时候女人真的是个神奇的生物,凌霜不禁摸了摸自己挺翘的鼻子,唇角晕染着一抹笑意。

    方玉今儿倒是沉默不语,凌霜以为他是看到了方修文的缘故。方修文同方夫人坐在了右边陈国公的下手位,之前俊朗儒雅的脸晕染着浓浓的愤懑,两鬓的头发居然真的花白了去,俨然苍老了十岁。

    这倒是令凌霜大吃一惊,侧过头看了看方玉,方玉的视线根本就没有向自己父亲那边靠拢半分。不过今儿方恒没有出席,毕竟被李家当着全京城的面儿打了脸,又被宗族因为德行有亏夺去了嫡子之位,饶是再怎么无耻也不敢出现在这里了。

    方夫人也是瘦了许多,竟然还带着几分颓丧之气令凌霜大感意外。凌家人的地位身份不高,坐在了最后面与寻常世家子弟挤在一处。

    承平帝举起酒杯四下里才敢动筷子,一时间气氛稍稍浓烈了几许,正自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大殿突然走进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束发盘髻头戴南华巾,身披上等丝缎织就而成的青色道袍手中擎着承尘,端的是道骨仙风缓缓走了进来。

    “臣给陛下请安!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给太后请安!祝太后万福金安!”

    “道长免礼,”承平帝似乎大喜过望,近来他的病情越发沉重,但是人往往都是如此,越是临近死亡越是不想死。

    于是对这求仙问道之事分外在意了些,这位清风道长也是机缘巧合入了承平帝的眼。说来此人也是有几分道行的,生生将承平帝长久的失眠之症治好了些。

    只是这失眠之症时好时坏,也使得承平帝更加看中了他。也正因为如此本来失宠的陈皇后因为替承平帝找到了这么个宝贝终于免了承平帝满心的愤懑,留着她继续主持中馈。

    清风道长缓缓起身刚要坐在上座,不想咦的一声停在了原地,视线却是直直向凌霜这边扫了过来。

    凌老夫人大惊失色,凌冰也是心头寒凉忙直起身子挡在了凌霜的前面。

    承平帝似乎觉察出了清风道长的异样之色,他最近被病痛快要折磨疯了去,清风道长说初元节便找到破解之法,难不成就是今日?他不禁心头一喜,几乎站了起来道:“道长可有什么话说?”

    清风道长又是凝眉冲承平帝缓缓躬身行礼道:“咦呀,皇上今日机缘巧合得了这福缘定能化险为夷,将近来的病根彻底除去!”

    “道长说的可是真话?”承平帝几乎要笑了出来。

    凌霜唇角冷笑,看着清风道长演戏,方玉眼眸微闭看不出悲喜。

    “道长有何良法快快报上来,朕今日重重有赏!”承平帝几乎要手舞足蹈了。

    清风道长转身突然朝着凌家走了过来,冲凌老夫人淡淡笑道:“老夫人,不知道您的这位孙女生辰何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