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章 初元节】

    145章初元节

    方玉唇角冷冷一翘缓缓道:“既如此,小辈便还需要在凌家休养几天才能回去!”

    “你威胁老夫?”三叔公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日渐翅膀长硬了的小辈,自己这样一个宗族长老来请他已经很给面子了,他居然还要更多,简直是给脸不要脸。

    “哼!老夫已经仁尽义至!你好自为之吧!”

    “钱管家送客!”凌冰忙道。

    “老夫受不起你们凌家的虚礼!”三叔公将一团怨气撒在了凌家人身上。

    凌老夫人缓缓闭了闭眸子,都是些个倔强的,许是孩子们有孩子们的做人法子,自己老了倒是不能管这些了。

    眼见着近了年关,宫里头年年都会举办热闹的宫宴凡是有品级有封号的或者是世家大族的子弟都在邀请之列。

    凌老夫人是一品诰命夫人,那是老凌国公给她赚的。凌霜自然是安平郡主这个封号的功劳,方玉和凌冰却是因为上一次京城赈灾时候凌家的义举而沾了光也在邀请之列。

    凌老夫人临行前细细将宫里头应该注意的事项一项项不厌其烦的交代清楚,生怕子弟们出了什么错。

    因为初元节又是太后的寿辰,衣着上倒也不能太素净了。凌霜挑了一件银白色勾勒宝相花纹的礼服,外面一层半透明的浅樱红色绉纱,显得分外清雅又带着几分调皮的喜庆。同身着绣梅纹海青色锦袍的方玉看起来分外的登对。

    老夫人同方玉夫妇坐在一辆马车里,凌冰也同张氏盛装打扮好带着凌云坐在了另一辆马车,一路向宫廷的东司马门外行去。

    沿途很多平民看到凌家的马车都会欢呼行礼,凌老夫人不禁心头宽慰冲凌霜缓缓道:“这家族不管怎么坐大,头一份儿便是要行善积德才是,你们两个上一次的行事深得我意。”

    凌霜不禁一阵尴尬,他们还真没想到要积德行善的。倒是方玉那股子狠绝让她不舒服了很长时间。

    方玉似乎能读懂凌霜的心思将藏在宽袖中凌霜的手轻轻握住,凌霜脸色一窘老夫人还在身边坐着呢,这个方玉着实可恨,她忙将手抽了出来。

    马车刚行到朱雀街口时突然猛的停顿了下来。

    “怎么了?”方玉掀开帘子,却不想外面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冬季严寒的风将他的一张脸冻得铁青。

    凌老夫人以为是来乞食的不禁露出一抹慈爱:“小小年纪可怜见儿得,来人拿几两碎银子给他。”

    “祖母不可!”凌霜忙拦着道,“若是给他银两岂不是被坏人盯上白白送了性命,嫣红,你将马车上的点心拿来。”

    嫣红忙将点心包好,凌霜亲自接过来送到那小乞丐的手中。

    “多谢贵人,贵人好人有好报!”小乞丐说着接过了点心却将一支细细的绢帛送进了凌霜的掌心。

    凌霜心头一动,随即道:“看你也是个机灵的,明儿自己去凌家铺子里找钱管家说是凌家大小姐留你在凌家铺子里做工,去吧!”

    “多谢贵人!”小乞丐规规矩矩给凌霜磕了一个头才欣喜的离开。

    凌老夫人笑道:“还是霜儿机敏,我这老婆子差点儿害了那孩子的命!如今刚刚经历过一场天灾**,京城中少不得这样倾家荡产的饥民,给他银子一会儿就会被人盯上了,白白送了命。”

    “祖母是菩萨心肠,哪像孙女儿这般爱算计,”凌霜亲昵的抱着祖母的胳膊撒娇着笑道。

    方玉却是看出了凌霜的异样之色,缓缓道:“宫中的宴会规矩大,还是请祖母到马车里面的隔断靠一会儿,到了宫里头少不得要见主子贵人们,祖母年纪大了还是先养养神再说。”

    “是这么个理儿,”至从凌风惨死之后,凌老夫人的精神一直没有养起来,动不动就犯困的慌。

    凌家的马车也很大分外内外两个隔断,凌霜将老祖母扶着送进了里间,自己到了外间命嫣红去外面看着人。

    她展开手中的绢纱一行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是宇文敏的字迹。

    “怎么了?”方玉看到凌霜脸色拉了下来。

    凌霜缓缓道:“今夜皇后娘娘会对我不利。”

    方玉神色一暗,眼底掠过一抹愤怒之色,随即却是看着凌霜:“谁给你报的信儿?居然能查到皇后娘娘的身边,霜儿的信息网挺厉害的啊!”

    凌霜顿了顿神使鬼差的没有将宇文敏的事情说出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至从宇文敏让她避着一些方玉,她还真的听了敌人的话不愿意同方玉说太多的真相了。

    方玉的心底顿时升腾一股寒意和悲凉,这丫头终究还是开始防备着他了,可是哪里出了错?莫非她觉察出了什么?只是有时候纸终究包不住火,他如今越想越是烦乱,不过眼下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

    “有没有说怎么对付你的法子?”

    “有,”凌霜抿着唇凤眸中一片寒凉冷冷道,“鬼神之说。”

    “鬼神之说,”方玉一顿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同样的法子用两次实在是没有新意,“霜儿,我去去就来。”

    “等等,”凌霜突然看着天上明媚的阳光,凤眸微微眯了眯,虽然她不能告诉方玉,但是这消息却是宇文敏传来的。

    看来宇文家族已经偷偷摸摸向皇后示好想出了杀她的法子,既如此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缓缓附在方玉的耳边说了自己的计划并在他的手心中写下了“宇文逆贼”四个字。

    方玉看到这四个字后手心猛地一颤,却又不露痕迹将手掌紧紧握住,微微一笑:“娘子,我办事你且放心吧!不过娘子的这个法子却是极好的。”

    说罢方玉跃下了马车匆匆离去。

    不多时凌家的马车终于停在了宫城的东司马门,一眼看去整个中心的场地都站着权贵豪门子弟,胡家的家眷看到凌老夫人后忙过来行礼。凌老夫人同胡老太太二人倒是相见甚欢,两家的仆妇也是一脸的和气。

    张氏最近又怀了身孕,虽然肚子不显形但是在胡夫人的打趣下却是羞怯的垂首低笑不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