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章 三叔公】

    144章三叔公

    宇文敏脸上掠过一抹欣喜忙道:“敏儿昨夜之后一直惴惴不安,为妹妹的行径羞愧不堪,还望凌姑娘海涵。”

    凌霜凤眸中的精光一闪而过缓缓道:“我这人非常小气,海涵倒是不必了,我想敏姑娘今天来可不是特地来道歉的吧?”

    宇文敏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妹妹今儿被送进了太子府,谁知道刚刚得来的信儿,妹妹被太子转手赠给了太子妃做粗使丫头。”

    凌霜脸色微微一变,心头却没有丝毫的同情缓缓道:“秀姑娘昨儿也是弄巧成拙,其实太子本就是个极其和善的人,若不是恼的厉害,也不会丝毫不给宇文家族的面子将好好儿的大家闺秀转手送了太子妃做丫鬟,这也太寒颤人了。”

    凌霜话虽这么说,心头还是惊了一惊,宇文父子好狠的心。这是摆明了将自己的女儿和妹子送给太子处置了解恨的吧?

    “凌姑娘,”宇文敏眼圈微微一红道,“说出来也许姑娘不信,我的娘亲仅仅是个侍妾,从小生下来后也是养在太太身边。其实我们晓得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只是人到了这般田地总想要自私一回。如今妹妹到了太子妃手下哪里还有好日子过,我只想请凌姑娘尽快想想办法,我不想嫁进瑞王府为妾,这是我做人的最后一点子底线。”

    凌霜凝眉沉思,当务之急还真的不能让宇文家族与瑞王之间有什么交集,既然凌家已经决定靠着瑞王一派了,这宇文家族与瑞王之间的好事一定要搅黄了才行。

    “初元节的宫廷宴会上你一定要争取随着你的当家主母进宫,届时会有世家子女们献艺,我的五弟文渊也会参加,你只管打扮的素雅的一点儿,但是不能太素净了。记得回去练习那支《佳人曲》,太后的寿辰也在初元节,那是少不得才子佳人表演祝寿,你一定要将这支曲子送上去。”

    宇文敏虽然不知道凌霜为何会这样强调,却还是点了点头默认了她的法子,她不能等也等不起了。她的生活她想要自己执掌,而不是与那个来自乌桓的阿雅公主争宠。

    宇文敏不能久留起身将外面的风帽重新罩在了自己的头上突然神色异常的看着凌霜,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敏姑娘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背叛宇文家的事情不要告诉方公子,”宇文敏突然道。

    凌霜真的是大吃一惊忙将她的胳膊拽住:“敏姑娘为何如此一说?有什么原因不能直言相告吗?”

    宇文敏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一句缓缓道:“凌姑娘保重!”

    她说罢急匆匆离开了松林堂却留下凌霜独自一人品味各种的重重凶险,难不成方玉真的有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瞒着她?可是她也有不能告人的秘密瞒着他,怎么办?直面去问他吗?可是宇文家的人说出的话又能有几分可信?

    她茫然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屋角的一盆水仙花,愣愣出神。京都许是真的要变天了!乱纷纷的带着几分萧寒,宛若这永远过不完的冬季。

    只是凌霜没想到的是,这萧杀之气三天后居然刮到了方家去了。户部侍郎李崇义联合几乎京城中所有能挂得上关系的文官联名上奏承平帝,请求在今年的春闱中除了策论,诗词歌赋,明经三科之外另外提前再增加一项就是对太学院的举子们进行春闱资格的德行评议。

    没曾想承平帝也觉得未来为皇上效命的应该是德行皆备的人才,故而大笔一挥准了。却不想李大人头一个便将宰相之子方恒给取消了参加春闱的资格,不过也不冤,单凭借抬了八房妾室喜堂上逼死了发妻李家五小姐来说就足够了。

    凌霜没想到方家这一次是真的急了,百年书香,三代翰林的梦想看来终结在了方恒的手中。

    第二天一大早凌霜同方玉刚起来给凌老夫人请安,门房上的帖子便被递了进来,这一次来的是方玉的三叔公,也算是方家德高望重的老人了。

    凌霜倒是有些受宠若惊,居然将这么个人物给惊动了。因为方修文是宰相一直忙于政务,宗族里的事情倒是三叔公在忙,今儿这么一个重量型的人物来访自然是耐人寻味。

    凌老夫人一看是对方的宗老亲自上门来接方玉,这一次倒是不好再推脱,忙带着凌冰,凌霜还有方玉去了前厅迎接。

    双方见过礼后,这一次又不是方恒来,凌霜同方玉也不好再坐着躬身立在一边看着一头银发,盛情威严的三叔公。

    “方玉,凌霜老夫知道你们委屈,但是天下子女哪里有和父母这般决裂的做法?百善孝为先,你们两个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凌家不走吧?”

    凌老夫人脸色一阵尴尬,凌冰别过了脸,这事儿如今他们还真不好拿主意。方家的三叔公都来了,想必方家已经是铁了心的要接方玉回去了。

    方玉躬身道:“三叔公的教导晚辈谨记在心,只是春闱在即晚辈近来得了风寒,不好挪动地方只能先在凌家过冬了。”

    凌霜心头一阵好笑,昨儿晚上是谁非要陪着她在梅林月下赏梅,还将她背了回来,那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像个病了的。

    三叔公的胡子微微一颤缓缓道:“上一次你父亲将你开除出族谱实在是糊涂得很,昨天族谱上重新写了你和你妻子的名字。方恒德行有亏已经去了嫡子的名号,从今往后方家的嫡子只有方玉这个名字。百年之后,祠堂供奉也是方玉排在方恒的前面。”

    方玉脸色一动,随即恭恭敬敬冲三叔公躬身行礼道:“三叔公,小辈有一件事情不明。”

    三叔公以为他已经回心转意忙道:“有什么只管说来。”

    方玉缓缓道:“既然小辈是嫡子,小辈也没那么大的野心给娘亲谋划什么正妻的名分,小辈的要求也很简单。能否将淳姨娘的牌位以平妻的名号放进祠堂中接受家族祭祀呢?”

    三叔公神情窘迫不禁大怒道:“一个姨娘而且来路不正如何能入家族宗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