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章 闺阁密事】

    140章闺阁密事

    她素来不喜欢吞吞吐吐玩儿花招,对于这样的无端示好实在是难以消受,不若将话挑明白了讲。

    宇文敏倒是吃了一惊,随即看向凌霜的眼神更多了几分钦佩不禁笑道:“凌姑娘果然快人快语,不过敏儿将凌姑娘请到这里倒是有一事相求。”

    凌霜觉得这事儿还真的稀罕了,一个仇家的女儿,而且同她从来没有见过面,一开口便是这般郑重其事的相求。

    “什么事?姑娘请说!”凌霜微微一笑,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下话。

    宇文敏突然抱着怀中的那张古筝跪在了凌霜的面前道:“敏儿请姑娘收我为徒。”

    噗!凌霜一口茶猛地喷了出来忙又将茶杯放在一边去扶地上跪着的宇文敏,是真的惊呆了去。

    “你这样的大礼我实在受不起,你还是赶紧的起来吧!有什么话好好说。”

    “姑娘若是不答应我便不能起来!”宇文敏固执的跪着。

    凌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果然是宇文家的人带着几分决绝和果断,但是凭什么她就要不明不白的帮着宇文家的女孩儿,冷冷道:“姑娘再不起来莫非是要逼迫我吗?不瞒姑娘说,我素来脾气还真的不怎么样。若是姑娘想要跪那便跪着,我也不奉陪了!”

    “凌姑娘请留步!”宇文敏忙站了起来紧紧拽着凌霜的衣角,眼底已经晕染出了泪意,“我想请姑娘教我抚琴。”

    凌霜身子一抖,猛地转身看着这个丫头。

    宇文敏抿了抿唇道:“凌姑娘在陈国公府的一首曲子名动天下,敏儿早已经心向往之,所以敏儿想跟着姑娘的学琴。”

    凌霜凤眸闪过一抹微光缓缓转身冷冷笑道:“不瞒姑娘你,我真的对琴艺不在行得很,此生大概能拿得出手的便只有陈国公府的那首曲子了,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平素里我还真的不懂琴音,只会一些乱七八糟的入不了眼的杂曲,怕是姑娘不喜欢得很。”

    宇文敏抬头看着凌霜凤眸中的认真不似作伪,不禁流出一抹浓浓的失望之色缓缓坐回到了椅子上:“对不住,是我唐突了凌姑娘。”

    凌霜心头一顿也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宇文家族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姑娘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寻不到,何苦要这般苦学琴技讨好他人呢?”

    宇文敏没想到凌霜会如此一说,不禁呆了呆,眼眶顿时红了许多低声道:“凌姑娘果然好眼力,只是家族选得再好也是将女儿家当棋子用,敏儿虽然是一介女流可是不想沦为家族巩固地位的工具。”

    她说着眼底已经有了几分坚毅之色,看似柔柔弱弱实际上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子。

    凌霜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对她坦诚到了这种地步微微笑道:“不知道令尊为你谋划了什么好姻缘?”

    宇文敏垂首脸上显出几分痛苦之色缓缓道:“前几日不小心听到家父要将我送到瑞王府去!将妹妹送到太子府!我们两个人虽然是宇文家族的女儿,可毕竟是妾室所生,若是进了王府正妃的地位绝对不可能谋得,只能是做侧妃。敏儿实在不愿!”

    凌霜顿时醒悟过来了,这个时代的女子人人都是精明至此,这丫头竟然将她的心思算得这样准。

    凌霜也没想到一向居于清流,在皇子们夺嫡中不偏三不向四的宇文家族居然两手准备想要做墙头草。一对儿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太子殿下一个,瑞王一个,到真的是想得清清楚楚。以后不管谁得势,依着这两个姑娘的聪明和容貌混个宠妃绝对没问题,宇文家不管谁登基都不会被打压。

    可是这个丫头偏偏将这个计划同凌霜交代了,因为她知道凌家恨着宇文家,但凡是对宇文家有利的事情,她都会插手去管。

    凌霜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果然是个为了爱情不要家族的冰雪聪明的女孩儿。这一点她不得不佩服宇文家的教育其实挺成功,远远比方家要强上许多倍。

    “你有喜欢的人了?”凌霜微微一笑。

    宇文敏点了点头声音低了几分。

    凌霜嗤的一笑:“若是我没错的话,一定是我认识的人,而且还是我比较熟悉的人?”

    宇文敏雪白的颈项渐渐漫上一层粉红,头垂得更低了。

    凌霜心思一顿,猛地想起一个人来,此人倒是与她熟悉还喜欢抚琴吟诗风雅至极。

    “莫不是文家五爷?”凌霜试探的笑道。

    宇文敏的头微微点了点,随即却是垂得更低了。

    凌霜心里头了然,这一次宇文敏倒真的是找对人了,不过她素来不白做烂好人,又是宇文家的人找上门来,更不应该做好人了。

    “不过,我凭什么要帮你?”凌霜话锋一转,凤眸中的整肃令宇文敏看了心寒。她是聪明,也猜准了凌霜会为了凌家的利益也不愿意宇文家的人借机壮大,但是如今的凌霜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凌霜了。

    宇文敏登时张口结舌,凌霜懂得什么才是更好的谈判砝码,缓缓起身笑道:“天色已经黑了,时辰也不早了,我还需要回府里头去。”

    “凌姑娘……”宇文敏真的有些着急,不光是父亲甚至是四个哥哥们也希望将她能尽快送入瑞王府,如果能给她谋一个正妃的位置那就更好了。普天之下能帮她的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尽管是宇文家的敌人,但是她信得过她。

    若是凌霜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她也不会冒险将这件事情同她说,况且她晓得凌霜如今是文渊的义姐,更是方便得很。

    很多贵族门庭的女子喜欢一个人都只能装进心里一辈子,可是她宇文敏不甘心。那年文渊高中头名状元跨着白马在京城街头徜徉时,她就喜欢上了。她甚至知道文渊最喜欢的便是抚琴,她也将各种各样的琴技练习的纯熟。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将喜欢奉上便被推上了绝望的边缘,她不甘心,她想要为自己谋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宇文敏就像一个赌徒一样,紧紧抓住了凌霜的衣角。

    “以后若是哥哥们有什么想要对付凌家的消息,我会想法子告诉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