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章 相似】

    139章相似

    宇文秀是个不认生的抢上一步一把抓住了凌霜的手臂嘻嘻笑道:“霜儿姐姐混在一群大男人中间烦闷得很不如与我们姐妹两后堂坐坐,我家姐还想请教霜儿姐姐的琴技呢?”

    凌霜一愣,不露痕迹的将她的胳膊抽了出来,暗道这一遭怕是推脱不了了。只是宇文家刚刚在自己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一次若是再驳了面子倒是很难走脱的。不过两个女子而已,她有什么怕的?

    她转身走到凌冰面前将那张古筝抱了起来道:“二哥,此地不宜久留二哥先回去吧!免得祖母担忧,我后堂坐坐便走!”

    “小妹,”凌冰是真的领教过宇文家族的阴毒,还是不太放心。

    “二哥,我自有分寸!”凌霜微微一笑。

    “凌姑娘小心!”胡离真是恨不得跟过去,可是毕竟是人家宇文家的后堂,他一个外人又是一个男子实在不能进去的。

    凌霜点了点头抱着古筝走到了宇文家的两个小姐面前笑道:“既如此那就打扰了!”

    三个漂亮的姑娘娉娉婷婷退出了花厅,一时间花厅的人具是看呆了去,随即又觉得这样盯视宇文家的女子看实在不妥当得很,忙又互相交杯换盏喝了起来。

    宇文胤命人将柱子上恼羞不堪的孙冕放了下来送到了侧厅休息,宇文御缓步走到了他跟前:“大哥,此女奸猾。”

    宇文胤眸色中掠过一抹寒意冷冷笑道:“凌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尤物?”

    宇文御看着大哥居然动了心思,神色一顿,心头划过一抹不该有的狐疑缓缓道:“凌家有了这个女人怕是要翻身,凌家与咱们家有世仇,这女人……”他小心翼翼压低了声音,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

    宇文胤墨色眸子深了几分:“怕是没那么容易,徐徐图之。”

    “太子殿下驾到!瑞王驾到!”

    宇文胤神色一整,太子和瑞王居然来了?随即唇角渗出一抹冷意,如今这两个人势同水火,怕是想要将宇文家也拉下水去。可是宇文家虽然掌握百万兵权但是留下祖训从来不参合皇子的夺嫡之争,故而也能被承平帝忍到现在。

    今儿这两位殿下倒是大有来头的,当下也不敢多礼忙带着几个兄弟迎到了花厅门口处,只见父亲宇文擎宇同二叔宇文浩正亲自迎着太子龙辰逸和瑞王龙辰轩缓步走了进来。

    宇文胤与两位殿下见过礼视线刚移向一边便看到了陪在瑞王殿下身边的一个青年男子,那股子气度风华连他也不禁看的怔了怔,京城中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位人物。

    此时的宇文御却是诧异的看着二叔宇文浩正,只见宇文浩正走上前竟然与那个瑞王殿下身边的男子攀谈起来,若是他眼睛没有花的话。一向自视甚高的二叔居然脸上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恭敬之色。

    显然这一幕宇文胤也看到了,对那个人更是好奇了几分。方玉觉察到了宇文家几个兄弟的视线,忙走了过来抱拳笑道:“在下方玉,给宇文将军道喜了,此番宇文将军凯旋而归,京城震动,可喜可贺!”

    “方公子客气了,”宇文胤瞬间了然,这原来就是那个如今京城中传扬畏妻如虎的方玉。

    宇文浩正此番又恢复之前的孤高模样陪着太子殿下走进了花厅,方玉行了礼后陪同瑞王也走了进去。

    看着几位贵人的背影,宇文御突然吸了口气。

    “怎的?发现什么了?”宇文胤知道自己的这个四弟最是个通透人,忙问道。

    宇文御压低了声音道:“大哥,我怎么看着方玉的相貌像极了一个人。”

    “谁?”宇文胤猛然转头看着他。

    “我记不清楚了,但是和咱们宇文家关联倒也密切的一个人!我曾经无意间在二叔的房间里看到过一副画像,方玉与那个女子倒是有几分相似的。”

    “这事儿过后再说,先进去招待客人!”宇文胤心头的狐疑越来越大,要知道二叔宇文浩正在整个宇文家族中虽然只管着庶务可是地位却是极高的,即便是父亲也要看重三分的。怎么和方玉有了瓜葛?而且这个方玉又是凌霜的夫君,这事儿怎么越来越绕了?幸亏他如今回京少不得要多住一段时间的,谜团留着慢慢解开也不迟。

    凌霜此时却是被身边的宇文秀烦死了,从来没见过这么能问问题的女子,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十万个为什么。

    “秀儿,”宇文敏看到凌霜渐渐紧蹙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笑道,“听闻凌姑娘喜欢吃甜食,你那小厨房的厨娘善于做点心,不若吩咐下来做几样可口的点心给凌姑娘吃可好?”

    “对对对,姐姐不说我倒是忘记了,凌姑娘你现去姐姐的听雨轩等我,我去去便来,”宇文秀忙不迭疾步走开了去。

    凌霜心头倒是诧异万分,宇文家的这两个小丫头看起来倒是没有她们的哥哥们那么讨厌,心头的戒备松懈了几分。不过凌霜深受纯洁小白花的毒害之深,心头还是提防着些。

    她随着宇文敏绕过抄手游廊,过了西花厅旁的月洞门。便看到一处水榭横在海子边,果然是大将军府,居然有这么大一片湖泊,不想凌家的府邸只有一方小池塘。只是冬季的湖边显得分外的萧条,水榭东面有一道拱门,粉底漆字写着“听雨轩”三个大字。

    进了听雨轩是一处寻常院落,西暖阁待客的地方烧着热腾腾的地龙,倒也不冷。

    “凌姑娘坐!”宇文敏命人端了上好的岷山银针茶,清香扑鼻,还放着冰片。

    凌霜刚才与孙敏缠斗了一番倒也是渴了,小心翼翼抿了一口,无毒,甚好。她来之前可是防着宇文家的,从叶南哪里弄来两粒避毒丸,预先吞下。若是无意间中毒,倒也能舒缓一阵子,不至于要了性命。

    “凌小姐只管放心喝茶,我虽然是个闺阁中的女子但是也仰慕凌姑娘的磊落为人,对于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断然是看不上的,”宇文敏似乎觉察出了凌霜谨慎,不禁微微一笑。

    凌霜一愣,这丫头倒是爽快,随即抬眸笑道:“姑娘这般爽快,我也不和姑娘兜圈子了。你也晓得凌家和宇文家两家一向不和睦,不知道姑娘这般执意喊我来是为了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