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章 咱两比过】

    138章咱两比过

    “再看看!”宇文胤的视线追随着当庭中那个灵巧的红色身影,她就像捉迷藏一样,将气的发疯的孙冕当猴耍。

    那可是他帐下的第一勇士,居然在凌霜的逼迫下,堪堪打成了平手。

    宇文御此时脸上再没有戏谑之意,眉头紧蹙盯视着凌霜非常奇特的打法、这种打法讨巧中带着几分顽劣逗弄,还有一丝丝的杀意。

    凌冰手中的曲子中因为他的紧张出现了一抹杂音,但是这首激荡人心的曲子还是攀到了最顶峰。

    凌霜看着愈战愈勇的孙冕心头暗道果然是一员勇将,只是手段太笨了些。她猛的启动了藏在腕间的箭羽暗器,一支支经过她改造的短箭瞬间角度刁钻的刺向了孙冕。孙冕没想到这丫头身上居然藏着暗器,可是也没见她怎么动就射了过来,而且还是一支接着一支,速度之快,势头之猛,他根本无法逃生。

    当下两只金锤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整个人居然被那特制的箭羽角度刁钻高高钉在了后面的廊柱上,像一只被钉在标本上挣扎的蝴蝶。不过这只蝴蝶样子有点儿太大了些!

    凌霜此时的朝之宝剑已经抵在了他喉咙上,那些短箭并没有伤了孙冕一丝一毫,只是紧贴着他的皮肉透着衣衫将他钉上去的,这样更显出了几分诡异。

    凌冰手中的曲子终于完美落定,看向凌霜的神情带着十分的欣慰,今天这一战,凌家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此时花厅中几乎悄无声息,每个人都是惊骇异常。凌厉的剑法,刁钻的角度,还有那个大燕朝军人从来没见过的古怪武器,让宇文家族中的第一勇士颜面尽失恨不得去死。

    凌霜看着孙冕的惊怒交加,整个人被钉在柱子上的滑稽样子让她心情大好,缓缓将朝之收回腰间的剑鞘中嗤的一笑:“孙监军不要这般懊恼,本来就是娱乐嘛!乖!别哭鼻子啊!”

    她素手纤白还真的摸上了孙冕的脸在他脸上揉了揉,嘿嘿笑着退后几步。

    花厅里传来一阵抽气声,凌霜如花娇颜在这一颦一笑,嬉笑怒骂中居然折射出一抹从来没有过的艳丽。而且她公然摸男人的脸,大燕朝只有男人调戏女子,还没有哪个女子居然在宇文家族的大本营里调戏了他们的第一勇士。

    孙冕眼底满满的都是绝望,能不能让他死一会儿先?

    凌霜重新走回到了凌冰身边笑道:“二哥,今儿宇文将军的宴会办的深得我意,甚是开心,咱们还是回去吧!”

    “且慢!”宇文胤缓缓走了过来,眼底之前的惊诧已经完全消散,宛若刚才那一幕真的是个笑话而已。

    凌霜沉稳转身,正主来了,这个家伙不好对付。

    “凌将军好功夫!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倒是可以切磋一下,何如?”宇文胤笑的淡然雍容,完全一副儒将的眉眼,可是凌霜知道此人在战场上素来心狠手辣,有时候为了赢得胜利不惜对平民大肆屠杀。不过凌霜看来宇文家的人都有屠城的恶趣味。

    在这个时代这不是犯下什么滔天罪行,反倒是英雄气概的表现。四周的宾客却是露出兴奋的神情,大燕朝两大名将不知道打起来是个什么样子,而且都生的这样美,光看着人也挺养眼的。

    凌霜心头一顿,看来今儿宇文家族的脸真的被自己打坏了,这个宇文胤竟然不顾及什么要出手教训她。不过连方玉都说这家伙武功高深莫测,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妙。

    况且刚才那个孙冕若是真的实打实的斗下去自己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迟早也会输了,她不得不借助一些手段速战速决。此时这个宇文胤定是看出了她的那些花花肠子,故而对付此人连手段也不一定能用上,她凌霜还是懂的见好就收的道理。

    “宇文将军客气了!”凌霜唇角绽放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这个时代讲究女子笑不露齿,她却是笑得贝齿明亮闪烁。

    宇文胤眉头一蹙,眼底划过一抹诧异之色,一个女子居然可以有这么爽朗灿烂的一面。

    凌霜抱了抱拳道:“不好意思,小女子蒲柳弱质实在比不上宇文将军您英气逼人,您还不至于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吧?小女子还真的挺怕的!您要是一不小心把小女子打死了怎么办?打死也无所谓,万一打的花容走形,缺胳膊断腿,女为悦己者容,丑成这个样子吓着夫君怎么办?吓着夫君也罢了,不小心吓着了将军,您可是国家的肱骨之臣,小女子那可就罪过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呵呵呵……”

    花厅中的人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爆笑出声,都被凌霜翻脸示弱的搞怪表情逗乐了去,宇文胤也真是的,毕竟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他作为大将军逼着开打实在说不过去的,有倚强凌弱的嫌疑。虽然这事儿以前宇文胤没少干过但是如今在京城大庭广众下做出来却是不美气了。

    宇文胤脸色骤然沉了下去,两只手微微捏了捏,死女人!刚才将我的第一勇士打成这个样子,怎么不说你是蒲柳弱质?今儿纯属来找茬了是不是?

    可是毕竟凌霜已经很无赖地示弱了,自己若是再出手教训她传出去名声不好听,以后如何能服众?

    “既如此倒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有一件事情还请凌将军能通融一番,”宇文胤眼神中的冷意渗了出来。

    凌霜心头自然是警惕万分,却是嗤的一笑:“宇文将军有什么事情还请明示!”

    宇文胤冲一边的纱幔缓缓道:“还不快请大小姐,二小姐出来?”

    凌霜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看向了从纱帐后面婷婷走出来的两个美人,不禁暗道美人计?

    花厅中的人看到宇文家居然还藏着这样两个璧人,居然长得一模一样,皆是眉宇如画,宛若象牙雕刻,美不胜收。只是前面走着的那个从容温雅,后面那个灵巧活泼。

    “敏儿,秀儿,你们不是说想请凌将军去后堂坐坐吗?凌将军在此还不行礼!”

    姐妹两个冲凌霜轻轻福了福,随即抬眸好奇的看着这个如今名动京城的女子。凌霜忙见礼:“二位姑娘客气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