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章 大战第一勇士】

    137章大战第一勇士

    凌冰抬眸淡淡一笑:“孙老弟倒是慧眼,凌某近来觅得神医,治好顽疾自然是精神头足得很。”

    胡离垂下眼帘扫了一眼凌冰,之前看到的凌冰总是自怨自艾,如今倒是气度沉稳不同往常不禁露出欣慰之色。凌冰若是能将凌家撑起来也是好的,这样霜儿就不会太累了。

    孙冕本来想要讥讽凌冰的顽疾没想到人家早好了,倒是自讨了一个没趣,随即讪讪道:“既如此倒也是最好的,凌家近来刚刚办完丧事,颓丧之风消散而去,好运自然来了。”

    凌霜脸色一变,藏在宽大红袖中的手掌狠狠握成了拳,凌风是凌家一个不能碰触的痛。想当年若不是宇文家族从中制造误会和矛盾,也不至于酿成今天这样的惨剧,这个混蛋居然还提了出来。

    她凤眸扫向了正位与人觥筹交错丝毫不在意的宇文胤,心头暗道果然不是个好东西,这样纵容部下羞辱凌家,他倒是在那里看好戏。

    凌冰果然眸底一片冰色,声音陡然沉了下来:“孙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冰这一声低吼终于将宴会中所有人的视线移了过来,大部分是看着等凌家出丑的人。

    宇文御看着自己安排好的这一出戏,双手抱肩依靠在纱帐后面的廊柱下歪着头笑意盈盈的等着凌家兄妹的反应。呵!也不过如此嘛!孙冕的几句话他们居然被呛得无话可说。

    “凌二爷多虑了,在下也仅仅是关怀一下,不想凌家大名鼎鼎的大少爷凌风居然会被一个异族女子囚禁实在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凌霜手中的朝之宝剑直直指向了他的咽喉。红袍随风舞动,眉眼如画中居然带着几分令人惊惧的杀气。

    这一下子的变故连宇文胤也没有想到,如今凌家的实力已然下降到了最低点,刚才自己的部下无非就是刺她几句,大不了一番唇舌之争罢了。谁能想到一个女儿家居然在男人的世界中要以血见真章。

    胡离猛地站了起来,孙冕可不是那种只逞口舌之勇的莽夫,他是宇文麾下的第一猛将,平日傲慢至极。那是因为他有傲慢的资本,一双孙家金锤下的冤魂不知道有多少。

    “凌姑娘!稍安勿躁!”胡离知道这里是宇文家的家宴,若是真的血溅五步倒也不好了,最关键这里是宇文家的大本营。她这样以身涉险,虽然勇气可嘉但是却有些莽撞了。

    “胡参军不必多心,我只是想请孙将军出来玩儿玩儿,好得宇文将军的宴会上总得添点儿什么乐子不是?”

    “霜儿!”凌冰知道凌霜这是要拼命了,不禁有些担心。

    凌霜冲他微微一笑,转身继续盯着有些吃惊得孙冕。今儿的事情她不是不晓得轻重,可是刚刚坐进宴会中,就有人出面挑衅。既然是挑衅,宇文家还支持,那就别怪她凌霜不客气了。

    凌霜自认为别的本事没有,惹祸的本事她是一流的,她还是那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凌家输得起。但是宇文家呢?堂堂将军府麾下的第一号人物要是被自己打得屁滚尿流会不会很有趣?

    “孙监军,既然你对我们凌家这么厚爱,我也很敬仰孙监军你呢!”

    孙冕没想到凌霜居然冲她妩媚一笑,不禁有些昏了头。

    “既如此,孙监军能不能与小女子喂上几招,全当做了助兴。”

    宇文胤有打压凌家的想法但是还不至于在宇文家打架,这件事情毕竟说出去不好听,随即站起来笑道:“凌姑娘既然不乐意宴会的沉闷,不若请舞姬跳舞助兴罢了。”

    凌霜回眸冷冷扫了他一眼缓缓道:“那多浪费啊!现成的乐子不要,还要花银子养舞姬,宇文家族果然财大气粗得很。也难怪了,宇文将军体恤下属想来在军中也是歌舞生平。”

    她言下之意便是嘲讽宇文家的军队军纪涣散,这顶帽子无缘无故的扣在了宇文家的脑袋上,着实让宇文胤没想到,脸色也拉了下来。

    凌霜斜眼一扫突然看到了此番躲在廊柱后面偷看这里的宇文敏和宇文秀,那怀中抱得正是古筝。

    她疾步跃了过去,两个小姐妹顿时吓了一跳,即便是一直唇角含笑的老四宇文御也是脸色一变。

    “二位姑娘借你们的乐器一用,”凌霜冲宇文敏福了福兀自将她怀里的古筝取出来,轻轻一掷,力道拿捏的刚刚好落在了凌冰的面前。

    “二哥!来一曲沧海一声笑!小妹且给在座的诸位舞一曲!”

    宇文胤视线冷冷的刮擦着正厅中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子,谁知道随着凌冰手中的一个音陡然而起,凌霜的朝之宝剑顿时刺向了孙冕,即便是杀意腾腾可还是美得惊人。

    孙冕仓皇躲过一剑,凌霜唇角微翘,尼玛,跟老子玩儿混门宴,你以为你是楚霸王啊!

    方玉说的对,凌家和宇文家已经这样了,硬到底又能怎样,还能博一个刚正勇敢的好名声呢。

    “你……你欺人太甚!”孙冕其实不想和她动手,毕竟军中是男人的世界,和一个女人动手终归是太掉价了。

    凌冰之前也喜欢小妹的这首曲子,在凌家倒是得了她的指点,故而弹得音色是最为纯正的。此番他已经看出了凌霜的心思,反而静下心弹奏了起来。

    宇文家的人也是刚刚回到了京城,第一次听这首流传开来的曲子,不禁心神一动。再看向凌霜红袖翻飞,宛若一只云燕,凌家剑法将手中的朝之宝剑发挥到了极致。

    刺啦一声!不管孙冕躲到哪里,凌霜的剑锋都会如影随形跟踪而至,他实在是狼狈不堪得很,终于衣袖被划破半截。

    “悍妇!我和你拼了!”孙冕何曾受过这等羞辱被一个妇人追着打,抓起了随时随地都会带着的两只大金锤一锤砸了过去,凌霜扭身一躲,那金锤砸在了玉石案几上,哗啦一声砸得粉碎。

    宇文御终于站不住了,几步走到了大哥宇文胤身边:“大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