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章 娘家人做主】

    132章娘家人做主

    他顿了顿缓缓道:“方家当初将小妹赶出去,便失去了道义。既然知道是受道士蒙蔽却没有上门解释,又失了道义。如今方家混乱不堪,已然失去了京城清流之名,却又让小妹回去,又是何道理?对不住,作为兄长我断然不能应允。”

    凌冰的一番话让凌老夫人不禁欣慰至极,虽然有些强硬但是却句句在理。凌家的女儿断然不能受了这么多羞辱之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此番若是这么好商量回去了,他日让孙女儿如何在方家立足?

    “凌老夫人?”方恒急了,没想到这凌冰这莽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巧言令色,忙转身看向了凌老夫人。

    凌老夫人看着方恒的模样便觉得生厌,随即起身缓缓道:“当初方家驱逐也是你们,如今让他们两个回去也是你们,横竖这世界上还有个里外不成?既然当初那么大张旗鼓的驱逐,方丞相也是断绝了父子恩义,翁媳恩义的,既如此回去尽孝倒显得不伦不类了。方家还是应该先把他们两个的位置摆正了再说。”

    方恒猛地呆了一呆,凌老夫人这话说得狠辣至极。话里话外的意思倒是说当年方家将方玉驱逐出去便已经没有了父子恩义了?

    “凌家如今也过得很好,倒是不缺这些玩意儿,方公子还是带回去吧!钱管家!送客!”凌冰冷冷下了逐客令。

    方恒到底自恃自己是方家长公子的身份,也不能再没皮没脸的待下去了,冷冷哼了一声刚要离开,却不想方玉缓缓道:“请留步!”

    方恒以为方玉已经回心转意忙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方玉缓缓走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道:“若是接我和霜儿回去是父亲的意思,我只想你转交父亲一句话。”

    方恒脸色一怔,不知道这个混蛋还想说什么羞辱的话来。

    方玉淡淡道:“当初父亲赶我们走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他会亲自接我回去的,劳烦大哥提醒父亲这一句。”

    “方玉,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方玉浅浅一笑道,“我这下一句话才叫得寸进尺,方家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父亲能将将我那死去的娘亲抬为平妻,除非大哥你能将嫡子的位置让出来!”

    方恒不想方玉居然会提出这么离谱的要求不禁大吃一惊,忍不住斥责道:“方玉,你一个身份不明的野种也想占据方家嫡子的位置,你那个臭不要脸勾引男人的娘亲也配享有平妻的名号?哈哈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凌霜担忧的看了一眼方玉,方恒的这一席话着实伤人得很,也触动了方玉心头最不忍的伤疤。

    方玉似乎不以为意,只是桃花眸中的寒冷能将人的灵魂也冰冻了去。

    “既如此,那我们接着玩儿下一局,只是不知道大哥做下了这风流韵事,逼死了李家小姐,还能不能参加今年的春闱也是为未可知的啊!”

    方恒一个心惊,突然万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口不择言,这一下子连最后的一点儿温情也被撕毁了去。但是他就不信,方玉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被家族赶出去的庶子。顶多是瑞王将他当做一个奴才使唤的,哪里有这般能力将他的春闱资格取了去?

    当下心头惴惴不安的扭头便走,凌家真是给脸不要脸,还真当他方家怕了吗?好得方家可是大燕朝百年的大家族,不信离开了方玉还搞不定了去。

    待到方恒走后,方玉冲凌老夫人和凌冰郑重其事的躬身行了个大礼。这个礼他是必须要行的,若不是凌家给了他这样的庇护,他也实在没有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京城运筹帷幄。

    “妹夫你这是做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凌冰既然能执掌这个家就不能再让别的人折辱了你们去!”凌冰倒是不完全替方玉考虑,他以前同凌老夫人一样觉得只要温和待人,固守自己的家族原则便可。谁知道被其他家族排挤压制到了此种地步,从今往后凌家再没有低调一说。

    妹妹当初嫁进方家带着十万分的迫不得已,之后方家步步紧逼,处处作践,泥人还有几分泥性子,凌家的人当真就这么好欺负吗?

    “好了,春闱在即,方家既然已经动了你们的心思,你们两个也争口气,争取能榜上有名,取个庶吉士好光耀门庭。不管怎样,姑爷终归是方家的人,到时候回去的时候也好有个本钱不是?”

    凌老夫人到底比凌冰看的长远一些,再怎么闹方玉是方家的少爷,再怎么同凌家人走得近也是个外姓的姑爷罢了。

    凌冰暗自点了点头,自己还是意气用事了。方玉到底是个男人,都有自己的尊严也不能真正做了凌家的上门女婿。人还是为自己留条后路的好,不过祖母可不晓得方玉这小子的手段狠辣着呢。

    当下方玉又同凌霜冲凌冰和凌老夫人行礼后出了前厅,回到了松林堂商议。

    凌霜看着方玉道:“不管怎样,你拿主意,若是我倒实在讨厌回到方府去。”

    方玉知道她对方府存着几分生厌缓缓道:“霜儿你放心,没有完全的法子我是不会轻易回去的。”

    凌霜知道他的决绝,与方修文之间的关系如鲠在喉,就像他人生中一根不能不拔的尖刺。也罢,终归是要了结的。

    “但是这一次你父亲看来是真的病了,真不担心?”

    “呵!我这个儿子在他看来算什么,有方恒一个人便够了!”方玉唇角晕染起一抹薄凉。

    凌霜暗自叹了口气,好好的父子非要是这样不死不休的局,也不知道方家的那些奇葩是怎么想的?方玉这样的才俊居然从小打压到产生了这么严重的逆反心理,才会生出这种猜不透的性子吧?

    方玉看到凌霜嘟着唇若有所思的情状不禁心头一阵荡漾,这丫头有时候凝眸所思的样子着实令人待见的很。

    “霜儿?”刚刚还沉闷的语气顿时换上了一抹轻佻,方玉巴巴的凑到了她的跟前,只差屁股后面装一条尾巴了。

    “干什么?”凌霜心生戒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