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章 乐极生悲】

    130章乐极生悲

    “来人,将这个贱人轰出去!”方夫人一看事情不对,这分明有人设计要害自己的儿子可是她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大张旗鼓,不过恒儿最近也是太不长进了些。原以为青年人玩儿玩儿倒也没什么的,没想到被人这么恶毒的抓了把柄。

    “夫主!”云水姑娘大惊失色不禁哭了起来,“夫主往日与奴家说的话都是诓骗奴家的吗?”

    “还不轰出去?”方夫人有些捉急了。

    方家的家丁刚将云水姑娘从方恒的身边扯开,不想外面又走来一队大红的喜庆队伍。这一次从轿子里出来的居然是怡春院的头牌青纹姑娘。

    同样是红衣红妆,同样没有罩着盖头迈步走了下来直奔方恒而来。

    “夫主?你说过要许我平妻的,这云水算怎么回事儿?”

    方恒此时的脸色宛若开了油彩铺子一样精彩万分,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好你个青纹,夫主与我情投意合何来你这个腌臜东西?”云水姑娘素来泼辣上前一巴掌抓花了青纹的脸。

    青纹也是个泼辣的,哪里受得了这个上前与云水姑娘撕扯起来,这一下子院子里可是热闹了。

    方修文的脸色铁青,转身狠狠给了方恒一记耳光。

    “老爷!息怒!”方夫人也是有些无错,今儿这局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端得是恶毒至极了。她生怕方修文一气之下将方恒这个儿子杖毙了去!

    啪!方夫人脸上也挨了方修文火辣辣一记耳光,她顿时愣怔了去。

    方夫人仗着陈国公的家世嫁到了方家自然带着十万分的尊贵,平日里打杀家仆,毒死姨娘,整个方家十几年来无人敢惹。即便是方修文也不敢说一句重话,今儿定是气急了一巴掌赏了下来。

    “你生养的好儿子!若不是你平日里宠溺着他,他何至于这般不堪!但凡你对儿女们严加管教一些,他们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老爷!你!”方夫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脸色惨白,唇角哆嗦着像是含着滚油一样。

    方恒忙跪在了方修文面前道:“父亲!都是孩儿的不好,父亲不要迁怒于母亲!”

    “你这个小畜生!”方修文刚要再责罚下去不想外面的鼓乐声越来越响亮,居然又接连抬过来六顶轿子,不是头牌,便是养在外面的相好儿,甚至还有一个装扮的比女人还美得兔儿爷小相公,娇滴滴的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方修文胸口一阵气闷,喉咙里只觉得腥甜异常。突然喜堂里传来一声尖叫。

    “不好了,少夫人撞柱自杀了!”

    噗!方修文一口血呛了出来,一阵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老爷!老爷!”

    “父亲!”

    一时间方府彻底乱做了一团,杜姨娘忙命人先将触柱自杀气息奄奄的少夫人抬进了暖阁里,李管家随同方夫人,方恒忙着将吐了血的方修文送进了后堂,急忙派人将太医院的太医请了过来。

    正自忙乱之间,方夫人心头终于理出个头绪命人将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全部用棍棒赶走,随即将杜姨娘叫过来问道:“少夫人怎么样?”

    她难得这么不冷静,身子都有些发抖。

    “回夫人的话,流了好多的血,总算捡回一条命来。”

    方夫人深深吸了口气:“这便好办了,”只要李家的姑娘还活着,她便有办法将这件事情圆回来。

    “夫人!夫人!”方夫人身边的明月疾步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道,“少夫人她……去了!”

    “什么?”方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猛地瞪着杜姨娘。

    “夫人,”杜姨娘扑通跪了下来,“妾身真正儿得是将她救活了的。”

    方夫人忙一脚将杜姨娘踹开,也顾不得四周大惊失色的丫鬟婆子们的诧异眼神,在她们的眼眸中此番的当家主母完全就是个疯子。

    方夫人走进了暖阁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一抹白色衣角掠出了李家小姐躺着的暖阁,那抹白色身影瞬间没入了外面的花廊中,急匆匆离去。

    方夫人看着软榻上已经死去多时的李家五小姐,整个人陷入了冰窖之中,完了,一切都完了。

    凌府松林堂,凌霜最近总结出一个规律,男人还是藏在家里的比较安全,正好当下有一个准备春闱的名头。

    她便借口将方玉彻底关在了松林堂温习功课,自己也不出去应酬,反正如今二哥身子已经与常人无异,而且二哥在生意方面上手极快,凌家整个家族产业完全交给了二哥挑大梁。

    她难得清静,也不喜欢那些贵族门庭妇女们吟诗作赋,索性也将自己关在松林堂看着方玉。

    每日里上午逼着方玉读书,下午与小侄子凌云过招喂招,倒是发现凌家人果然有习武的天分。这么个小豆丁打起来一板一眼丝毫不落下风,若是再这样发展下去,等到凌云长大后自己还真的打不过他。

    怪不得付夷那个老家伙这么喜欢这个关门弟子还没有过完年便写信过来催促,凌霜将京城的特产让钱管家带上还有上好的酒一并提着去探望付夷老人,替凌云将假期请到了第二年的暮春。

    她这日子倒是过得舒坦的很,可是方玉却是苦哈哈的熬着。自己的这个老婆实在是太厉害了,连瑞王殿下派人来寻都被凌霜借春闱之故挡了回去。至于那些莺莺燕燕更是连方玉的面儿都见不上,为此赵惜文着实也恨上了凌霜这个善妒的女人。

    “霜儿,”方玉苦着脸看着闲散的坐在他对面躺椅上的凌霜,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从哪里弄来这么个椅子,看起来躺着倒是舒服得很。

    “何事?”凌霜抱着一本京城近来流行的话本子《王爷醉酒戏家奴》看的津津有味。

    方玉实在是忍受不了凌霜这一个恶趣味咬着牙道:“你寻常看这些腌臜东西做什么?这些都是那些兔儿爷们为了招揽喜欢玩儿相公的贵人们想出来的东西。”

    凌霜冷冷嗤了一声,将手中看完的话本子丢开,又捡起来一本《风流将军俏奴才》慢条斯理的打开缓缓道:“有一种女人叫腐女,罢了,说了你也不懂。赶紧的将朱子策论那一篇文章好好背背,马上要春闱了,临阵磨枪不快也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