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章 喜多妾】

    129章喜多妾

    “噗!”方玉一口茶喷了出来,忙陪着笑道,“霜儿,莫要刺激我了,那个赵惜文之前曾经与我有过婚约,后来这婚约被赵家人毁约了,而且还传出了我这京城第一纨绔的名声。如今她这样薄情寡义的女子怎么可能入了我的眼?”

    凌霜脸色更是冷几分:“原来你还是二婚啊!”

    方玉一愣,这叫什么话怎么听不懂,但是想想也不是好话忙道:“霜儿,这些你都不必担心,赵姑娘,云姑娘统统都是狗屁!我眼里只有凌姑娘你一个人。”

    凌霜刷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虽然知道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入不了方玉的眼睛,可是这厮居然隐瞒了这么多重要消息。

    她心头烦闷至极,大步便走出了轩阁。

    方玉在长期的斗争中已经灵活如飞,直接刺溜一下挡在了轩阁的门口。

    “你干什么去?”

    凌霜冷冷一笑道:“你有赵姑娘,云姑娘,老子心里不平衡,老子要找胡哥哥,太子哥哥喝酒去!”

    “凌霜!你敢!”方玉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扔在了锦榻上,“你要是敢,今儿咱们就生个孩儿出来,省的老太太都怀疑我身子有毛病!”

    “方玉!你滚!”

    “就不滚!”

    “好!你在外面惹了那么多是非我还不能说一句了,我若是犯了什么小错,你便要打屁股还有没有天理?”

    “喂!别哭啊你!好好!你别哭!我滚给你看!好不好霜儿?上一次打你我自个儿都疼了好几天呢!别哭,别哭!为夫马上滚给你看!”

    松林堂暖阁外面守着的姹紫摇了摇头将看热闹的丫鬟婆子们遣了出去,随即关上了松林堂的门,不一会儿便看到方玉真的是滚着出了暖阁,里面传来凌霜憋不住的笑声。

    “娘子,不生气了?”方玉摇着尾巴又窜了进去,却不想里面的凌霜行动更快,直接将门从里面反锁了。

    “娘子!开门啊!我点心还没有吃完呢!”

    “吃你妹!”凌霜怒斥了一句,躺下睡了。

    年关下,近来实在晦气到了极处的方家终于迎来了一点儿的喜色,李家素来是书香门第之家,也算是京城少有的清流之家。

    如今李家的一个小小庶女都能嫁入相府实在是羡煞了旁人,大红的轿子抬到了方府的门口,马上的方恒身着一袭大红的锦袍,虽然衬托着眉眼间的英俊清爽可到底还是参杂了几分隐晦的涩意。

    这一次方家办喜事远远比之前方家二公子成亲的时候热闹气派,方玉的那一场亲事带着几分闹剧在里头的。

    宰相方修文近来一直低调做人,今儿儿子大婚终于脸上露出了几分开怀,与方夫人坐在了一处看着一对儿新人缓缓牵着大红的彩绸走了进来。

    唱礼的傧相拱手立在门口,一派喜气洋洋,即便是方家近来接连沾染不好的晦气,可是方家毕竟是宰相之家,哪一个门庭大族不给方家一些颜面呢?

    从外院到内院满满都是人,花厅的宴席四周成群的丫鬟婆子忙着布菜收拾,来观礼的宾客已经将正厅围得水泄不通。不过所有的人里头唯独少了方玉这个被逐出方府的外人,后厅处站着的方霏陪着杜姨娘打理花厅的事务。

    今儿方夫人忙不过来,杜姨娘倒是挑起了大梁,她转身看着身边的丫头依然是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只是今儿这副文弱样子与这喜庆的氛围格格不入,带着几分颓丧还有几分难过。

    她不禁叹了口气道:“娘也知道你难过,本来贺家的聘礼也准备好了,谁曾想那个贺公子也是个没福气的居然暴病死在了小馆儿馆,也该是那个命,我儿也不必太难过了。等你大哥的这门亲事妥帖了后,娘在夫人跟前儿说道说道,再替你寻一门好亲事。”

    杜姨娘说罢似乎想起了什么来压低声音道:“如今方家的大小姐不在了,我儿在这方府却是头一份儿的。想那李家庶女都能嫁到方家做少夫人,我儿怎么样也是相府的千金嫁的自然也不会差。”

    方霏心头生出一抹厌恶,虽然杜姨娘是自己的亲娘可是怎么就越活越糊涂了呢?自己是个什么身价儿,她又不是不清楚的,何必要攀那些富贵,她知道娘亲这又是要将自己当做工具不知道送到哪家去?

    “姨娘说笑了,只是今儿大哥大婚的日子,府里头却是连个帖子也没有发给二哥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杜姨娘脸色剧变,如今在方家方玉夫妇绝对是个不能碰触的禁区,方夫人恨这两个人恨得要死。今儿大喜的日子,自己的傻闺女怎么好端端的提起他们来。

    方霏也觉得无趣带着几分赌气转过身子道:“我今儿乏了回去歇着了。”

    “霏儿!”杜姨娘刚要说话突然前院传来一阵异样的哄闹声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多的丫鬟婆子都往前院跑。

    杜姨娘一顿忙跟上了去,原本觉得意兴阑珊的方霏抿了抿唇也跟了过去,刚走到前厅从透过方府大门陡然看到了一顶四人抬着的大红色轿子停在了方府的门口。

    轿夫,喜娘没一样缺着,轿子后面还跟着一队鼓乐吹吹打打分外热闹。整个方府门口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众人纷纷指指点点。

    “咦呀!这叫什么事儿?你们瞧瞧!怎么又抬进了一个新娘子?”

    方修文和方夫人再也坐不住了,方恒更是顾不得新人李小姐忙跟了出来,只见喜娘将轿子的帘子款款掀了起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红妆佳人,没有罩着盖头,眉眼看得真切,分明是天香院的头牌云水姑娘。

    “你来做什么?”方恒大惊失色。

    云水却是满脸羞涩冲方恒福了福眉眼生辉:“今儿不是夫主将奴家赎了出来,要抬奴家为平妻的吗?”

    方恒顿时呆了呆,至从凌婉死了后他索性也放开来玩儿,与这天香院的云水姑娘好得倒是也如胶似漆。情浓之时自然晕头转向随口允诺说要将她赎出来还要赠以平妻的身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