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章 问斩】

    125章问斩

    三天后,京城饥民暴动的事儿终于被压制了下来,承平帝借着这一次机会杀了一批囤积居奇的商贩,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便是陈安。

    陈国公为了将陈安这个庶长子救出来求到了皇后那里,哪里想到陈皇后刚要开口求情却被承平帝狠狠责罚一通,若不是陈家的实力太过强悍这一次几乎连皇后之位也要废除了去。

    问斩陈安的那一天,凌霜同方玉去了竹峪口围观,贵为国舅爷的儿子陈安到底还是躲不开那一刀。

    不多时人群散尽,陈家人将陈安的尸首收敛了也会去复命了,好得皇上给陈国公留了最后一点儿颜面没有将陈家子弟的尸体示众。

    凌霜与方玉骑着马在街头上闲逛,多日来的积雪在连着几个艳阳天之后终于化开了些,云家人从江南调集来的粮食也解了京城的燃眉之急,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

    “这一次云老爷子可是深得皇上的赏识,”凌霜看着云家的铺子渐渐取代了陈家的,来到了僻静处压低了声音道。

    方玉淡然一笑:“云老爷子的势力不在京城,这一次陈家的人做的不讲究,加上云老爷子审时度势能解京城的燃眉之急,自然陈家的铺子该让位于云家。”

    “是你出的主意吧?”凌霜凤眼微微一挑,看向了方玉,这家伙早就料到如此便给云老爷子去了信,云老爷子才沾了这便宜。

    方玉扯住马缰冲凌霜笑道:“霜儿,凌家如今也是占了便宜的,你手底下的铺面不也扩大了一倍多?不过霜儿你想过没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陈国公若是单凭借这一次就被打倒的话他就不是陈国公了。凌家如今实力还太小,还不足以对抗陈国公,何不让云家先顶上,凌家也好谋定而动,不是吗?”

    凌霜一愣顿时了然了几分,这个家伙居然拿云老爷子做挡箭牌。她之前还担心方玉被云老爷子涮了,如今却是同情云老爷子几分了。

    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刚要回家去却不想迎面撞上了方恒,他身后还跟着一辆马车显然是方夫人来祭奠长兄陈安的。

    但凡斩首之人临上刑场之前都要喝一碗上路酒,只是这碗酒由已经出阁的妹妹奉上倒是显得诡异的很。加上方家如今也因为方恒的事情要避嫌的,看样子这母子两个是偷偷跑出来的。

    方恒看向方玉的眼眸中带着一抹沉淀下来的恨意,视线扫向了凌霜后却是微微一怔。这女子之前老是打扮的不男不女,如今却是越发会穿衣裳了,居然更加灵秀出脱。

    凌霜淡然的避开了方恒的视线,方玉微微一笑与凌霜驾着马并肩向前走去,与方恒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方玉,别得意的太早了!”方恒终究是服不住火气冷冷道。

    方玉笑的云淡风轻:“大哥,春闱准备的怎么样了?”

    方恒身子一颤狐疑的看着方玉,却不想方玉已经同凌霜相携着走远了去,他攥着缰绳的手紧了紧,眼底的恨意喷薄而出。

    马车里传来方夫人略有些嘶哑的声音缓缓道:“恒儿,不要轻举妄动,春闱之前将李家五小姐娶过门才是正经。”

    方恒点了点头,其实他一点儿不喜欢李家那个懦弱文秀的五小姐,如今不知道为什么不管看哪个姑娘都要与凌霜做一做对比竟然发现这世上再也找不出凌霜那样清爽的奇女子了。

    可是最近一段儿时间自己的名声受损加上皇上的责罚让他几乎无地自容,母亲不得不出面请皇后娘娘与太子妃联络,太子妃便同意从中说合。将书香门第之家李家庶出的五小姐配了方家长公子。

    虽然方恒有点儿亏得慌,毕竟自己一个嫡出的长子居然只能娶到李家的庶出女儿,可是这也对自己未来的春闱却是大有益处。

    要知道这一次春闱的主考可是户部侍郎李崇义,李家的女儿都嫁的不错不是宫里头的妃嫔便是皇子妃,庶出的女儿也是金贵得很。

    这桩亲事很快便说成了的,方夫人知道必须要尽快娶进门才能坐实了去。这一次春闱是自己儿子的唯一一次机会,再不能浪费掉。况且方玉那个纨绔子弟,也许阴谋诡计不错,可是春闱说的文章练达,策论辞赋,靠的是真才实学。方夫人在这一点儿上倒是对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

    凌霜与方玉走远了些不禁问道:“方玉,不对劲儿。”

    “怎么了娘子?”方玉不知道凌霜又想到了什么。

    凌霜心头有一股子狐疑萦绕缓缓道:“陈安是方夫人的大哥这无可厚非,可是再怎么关系好,依着方夫人那样薄情的性格在陈家其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形下,她还来送陈安最后一程,你不觉得二人之间的关系很奇特吗?”

    方玉心头猛地一顿,凌霜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在十几年前冒着通敌叛国的危险替她设计杀人啊!方夫人那个时候已经嫁入了方家,这个陈家长兄似乎帮着小妹做的也太多了。

    他猛地抬眸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调转马头冲凌霜道:“你先回家,我出城一趟。”

    凌霜点了点头,知道方玉也是个行动派,想起什么来一定会坚持到底。她刚骑着马回到了凌家附近的巷口却看到胡离骑着马在凌府的门口徘徊。

    “胡离?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凌霜打马跑了过去。

    “凌霜,”胡离显得心事重重,踯躅道:“我……我是来看看你,上一次那个误会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凌霜一听他如此一说,笑道:“没事了,也就是个误会,进来坐吧!”

    “不必了,只是来看看,”胡离点了点头骑着马转身离去。

    凌霜心头一顿还是叹了口气,他估计是害怕给自己惹来什么流言蜚语吧?当下也不多想,下了马迈步走进了凌府。

    她将马鞭扔进了门口候着的小厮怀里,径直向祖母的松鹤堂走去。最近二哥的腿渐渐转好,指定在祖母哪里候着。他不好意思让祖母一趟趟来他的院子里,提心吊胆的查探,随即自己主动每天在祖母眼前晃晃让她老人家安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