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章 治疗】

    123章治疗

    姹紫到底还是心疼些,忙转身道:“我去准备些热水了,一会儿给小姐敷一敷,这么一会子那处地方说不定早肿了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姑爷,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实际上比咱家小姐厉害多了。”

    “走吧,走吧,这两人指不定要闹到什么时候呢?”嫣红忙退了出去。

    凌霜这一次倒是真得给方玉打怕了,一晚上哭的嗓子都哑了去。酒意上头,居然被打着打着就睡着了。

    方玉心头的一团火还没有发泄完毕便发现腿上的这个家伙居然还打起了呼噜,顿时举起来的巴掌挥不下去了,忙将她翻了过来抱在怀中。

    却是看到她一张哭花了的脸睡得正酣,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心头顿时恨不起来了。方玉将她小心翼翼放在了软榻上,凌霜因为被扯动了痛处,居然下意识的抽噎了一下,那股子委屈让方玉看的又心痛了几分。

    他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怎么下手这样重。别的人不晓得,他还不晓得吗?凌霜虽然心思缜密,可是与这感情上却最是个单纯爽朗的性子。她本来就是一只飞鸟却是被自己用绳子狠狠绑住牵在了身边,将她对自由的渴望一点一滴的消磨。

    “霜儿,你这个家伙,”方玉竟然说不下去了,侧身躺下将她揽进怀中,吻了吻她的发心。

    “霜儿,我想给你自由的,可是在这之前我得将你的两只翅膀先卸下来,痛吗?”他将她紧紧箍着,声音宛若呓语,“我心里却痛的慌,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第二天一早,凌霜屁股肿得都下不了地,嫣红压低了声音偷笑,姹紫狠狠瞪了她一眼忙用热毛巾给凌霜敷上。

    “呜!疼!”凌霜趴在软踏上,再没有往日的精神气儿,脸色微微发白,嘴唇疼得直哆嗦。

    “从明天开始我要练功,”凌霜呲牙咧嘴的咕哝道,“等老子练成了绝世神功,也一定将方玉那个混蛋的屁股打肿,妈蛋,疼死老子了!”

    “那也等你练成了再说,”方玉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帮我盖上!”凌霜一个激灵,姹紫忙拉过被子将她的光屁股盖好。

    凌霜却是觉得身边的软榻一沉,方玉坐了下来。

    姹紫和嫣红忙退了出去,方玉将凌霜屁股上的锦被缓缓掀了起来。

    “方玉你敢?”凌霜忙要翻身却被方玉点了穴。

    “方玉你不就是武功比我高吗!你这叫恃强凌弱!”

    “随便你怎么说,”方玉抓着被角将被子掀到了一边。

    凌霜只觉得屁股上一凉顿时脸颊血红,除了贞操什么的,她觉得自己三观尽毁,什么脸都没了。

    方玉也是神色一动,凌霜雪白的屁股上一道道青紫红印实在惨不忍睹,不过那臀部的线条实在是美不胜收,他竟然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我给你上药!”方玉的视线开始飘忽起来,呼吸也有些沉重。

    凌霜觉出了方玉的不对劲儿恨不得将自己埋进地里面重新再长一次算了,肌肤上传来的一阵阵凉意让她不禁浑身哆嗦了一下。

    “让姹紫来好了,”凌霜不甘心的说道。

    “我知道这伤药的量,你且躺着别动,”方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沙哑。

    凌霜彻底晕了过去,我倒是想动可是你这个混蛋将我点了穴我怎么动?

    方玉好容易才将伤药涂抹好,恋恋不舍得将锦被重新盖在她身上解开了她的穴道缓缓道:“今儿哪里也不要去了,躺在床上休养,二哥那边叶南已经开始着手治疗了,铺面上的事儿先交给钱管家看着。”

    “二哥的腿能治好了?”凌霜刚要翻身坐起来猛地想起了什么,忙又乖乖趴了下来,“我一会儿过去看看。”

    方玉却半跪在榻边凝视着凌霜已经红透了的脸,桃花眸中晕染着一抹痴惘低声道:“霜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圆房呢?”

    “方玉!滚!”轩阁中传来凌霜一阵凄厉的咆哮,嫣红掏了掏耳朵,将火盆中的银霜炭拨了拨,将上面的小银吊子翻了个个儿道:“这两人也不嫌闹腾得慌?”

    姹紫嗤的一笑:“我倒是觉得姑爷和小姐的性子分外的好,以后生下来的孩儿定是聪慧可爱的。”

    嫣红将火钩子扔在一边压低了声音道:“姹紫,你说他们两个为什么还不搬到一起住?”

    姹紫脸色一红嗔怪道:“这话不敢瞎说,主子们的事情,咱们怎么知道?”

    凌霜到底还是咬着牙去了凌冰住的院子,张氏忙迎了出来,叶南已经准备好了一应器具,凌霜扫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

    一个形状怪异的木桶,里面倒满了水,水里头加了鲜红的草药看起来像是血水一样,泛着古怪的气味。这倒也罢了,最恐怖的是里面居然放了很多说不上名字的蛊虫,宛若蚯蚓的形状,在水中游来游去。

    凌冰虽然是个男子但是看到这恐怖的场面还是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只穿了一件白色中衣,似乎要被放进桶里面去。

    “叶姑娘,这个是?”凌霜虽然对叶南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对这家伙不靠谱的性子也是存着几分心虚的。

    叶南不耐烦的冲她摆了摆手:“既然让我治便要全身心的信我,否则让别人治去。”

    凌霜忙陪着笑脸千好万好的夸了一遍,将张氏也一并拉了出来,里面只留下了打下手的长随木延还有叶南。

    张氏到底是放心不下来,能让夫君重新站起来固然很好,可是这样恐怖的治病法子还是第一次听说,手心里都是汗珠子。

    不一会儿方玉陪着凌老夫人也来了凌冰的院子,凌霜生怕凌家人说出什么来,再惹恼了叶南那个小祖宗可就得不偿失了,忙将几个人带到了最外间的前厅里坐了下来等候。

    方玉看着凌霜走路的别扭样子不禁暗自有些后悔,昨天许是自己太生气了居然将她真的打伤了去。

    “霜儿,你也坐下来歇会儿,别累着,”凌老夫人点着身边的梨花木绣墩。

    凌霜脸色垮了下来咬着牙刚要坐上去,却不想方玉不知道从哪里顺出来一只迎枕垫在她的屁股下面道:“霜儿的老寒腿一到冬季便发作了,绣墩太硬垫着这个坐舒服些。”

    凌霜猛地一愣,尼玛,你垫着的是老子的屁股不是腿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