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章 探访】

    120章探访

    好半天方玉才打破了沉静缓缓道:“这一次,陈皇后也保不住陈安了,他用粮食害死我的娘亲,我也要用粮食砍了他的头。方家和陈家,下一个轮谁呢?霜儿,你说谁比较好玩儿呢?”

    “方玉,我累了,你自己慢慢想,”凌霜缓缓起身,她是真的累了。

    方玉看着凌霜挺拔俏丽的身影,眼底渗出一抹悲哀。

    霜儿,若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好,我其实就是个让你恨不得杀掉的混蛋!你会不会再也不理我呢?

    夜色朦胧,一场接着一场的风雪过后整个夜色更加清冷了几分,凌霜心头憋着股子火也不知道从何处发泄。

    她不是悲天悯人的圣母,但也不是乱杀无辜的恶魔,总之方玉某些时候晕染出来的无情令她胆寒万分。

    凌霜趴在西次间的案几上练了一会儿字后越想越觉得憋闷得慌,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小姐?”嫣红忙跟了出来,“小姐要出去吗?”

    一边的姹紫忙道:“小姐,今儿街上刚刚发生了饥民暴动,小姐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若是冲撞了什么便不好了。”

    凌霜知道这两个丫头担心她,可是她实在是烦闷难安问道:“姑爷呢?”

    “姑爷下午出去了,至今还没有回来,吩咐今晚不要给他留门了。”

    凌霜沉思不语这家伙定是又去玩儿什么阴谋诡计了吧?经过今天云家的事情,凌霜知道自己给方玉惹了麻烦,他应该是借着云家有什么布置吧?不过她就是不喜欢云家那个云瑞珠,若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利益,而让她去妥协,她万万是办不到的。

    “我出去一趟,你们两个不要跟着,”凌霜心情烦闷觉得还真的不如再去军队里驰聘沙场的好。

    姹紫和嫣红也不敢多说什么,不过依着大小姐的武功,这在京城中若是谁想将大小姐怎么样还真的没那个本事。

    位于京城东面的胡府四周戒备森严,御林军整个军权都掌握在胡家的手中。胡府的门第威严整肃,看起来没有寻常贵族那种花里胡哨的装饰,一砖一瓦都透出了几分严肃和森冷。

    胡离喜欢晚上练刀,那套胡家刀法在他的手中已经锤炼了无数次。今天他穿着一件玄色劲装,腰身都已经湿透了,风冷吹来一阵阵寒凉。即便是如此,还是没有心头那股子冰冷来的深刻一些。

    至从上一次,方玉陪着凌霜双双跪在风雪中,那极其震撼的印象让他接连做了几天的噩梦。直到如今他才明白自己永远也得不到与凌霜比肩的机会了,还记得六年前他第一次被派往乌孙做了凌家军的参军。

    远远便看到了那个身着劲装面目清丽却又冷酷无情的小姑娘,心头便是在那一瞬间已经沦陷了,只是他自己当初不知道罢了。后来他还处处与她作对,因为他实在理解不了一个女人居然会带兵打仗,可是他还真的信服了。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信服。

    “公子爷!夜深了!要不要回去歇着?”身边跟着的长随小心翼翼道。

    胡离摆了摆手,有些懊恼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频频走神,明明下定了决心不再去想凌霜,做好自己的事情。可是吃饭的时候,练刀的时候,甚至是睡觉的时候凌霜都能嬉笑怒骂的入梦。

    “你去吧!”胡离烦乱的将刀插回到刀鞘,接过了长随递过来的丝帕擦擦手心里的汗珠,大步走出了演武厅,向自己住着的清风苑走去。

    胡离是胡家这一代人的佼佼者,将来胡家的衣钵基本都是他来继承了,故而他所在的院子修建的极其气派。唯独让胡尚书郁闷的是胡离好似不近女色,这也太不正常了。俗话说三年睡军床,母猪赛貂蝉。偏偏自己的这个不省心的儿子,如今已经二十出头还是不愿意娶亲。

    胡老爷子为了香火考虑腆着老脸亲自命人将四个如花似玉的美妾送进儿子的院子,谁知道没过三天就被儿子送给了别人。

    他曾经和老妻商量,自家儿子是不是喜欢玩儿相公的?若是那样便真的是天也塌下来了,两口子又试探了儿子一回,将清远馆的相公送到了儿子的身边,结果被胡离将那貌美的兔儿爷狠狠打了一顿,差点儿出了人命。

    直到如今胡离的院子里依然没有一个像样的丫鬟伺候着,倒也落得清静。

    他缓缓走进了院子,两个粗使丫头忙将帘子挑了起来,也不敢多呆,更不敢生出几分挑逗的心思来。最近少爷一看便是心火旺盛,恨不得寻人毛病撒气的做派。

    胡离走到了东侧的书房,最近老是失眠,不是睡不着而是每一次睡着了变着法子的想那个女人,快要折磨死他了。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便是不得求,明明就在眼前晃着,就是不能求取。而且如今该死的方玉还真的很得瑞王的赏识,搞得他都不能对方玉使坏,心头的郁闷更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刚一迈进书房的门突然背后窜过一道人影,胡离心头大惊此人的速度太快了,他腰间的刀刚抽出一半儿却被紧紧按住。

    “胡离,是我!”

    胡离顿时整个人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缓转过身子看到了一身奇特的夜行衣装扮的凌霜,正在冲他眨眼睛。

    “霜儿?”胡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心花怒放,只觉得头顶上的乌云瞬间消散干净,明明是大雪封山却是觉得好比阳春三月还暖和。

    “嘘!”凌霜将他握着刀鞘的手放开,转身吊儿郎当的坐在了胡离书房中最大的椅子上,“我偷偷跑出来的,不想惊动任何人。”

    胡离哪里敢问什么,这丫头不管是偷跑来的,还是明目张胆的来,他都欢喜的紧,不过他也晓得这丫头如今身份和他不一样了,成了亲的人还是个女人这般乱跑倒也是不合礼法的。

    胡离转身走出书房便说自己饿了命人将宵夜送到门口,随即将门从里面关上。好得胡离身边的人知道自家公子的脾气不好,也不敢探头探脑,问东问西,若是被公子发觉了,少不得要脱层皮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