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章 说错话】

    110章说错话

    凌霜心头定了定握住了方玉的手:“方玉,需要我做些什么?”

    方玉看着凌霜,眼底中露出一抹温柔:“霜儿,幸亏有你。”

    “不过,”凌霜眉头一挑戏谑道,“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当初还要找我陪你一起演戏?我觉得你一个人完全能够搞定。”

    方玉不曾想她会这样一问,桃花眸子深了几分将她一把拽着却是拉进了自己的怀中,垂首笑道:“其实如果是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你呢?我知道自己的名声不怎么样,你那样高傲的女子定不会选择我是不是?”

    凌霜猛地一愣,看着他眼底的温柔,又一次迷茫了。不知道方玉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真真假假让她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个什么,文家人还候着呢,我们走吧,”凌霜忙挣脱了方玉的禁锢走到外面吩咐姹紫准备带去文家的礼物。

    方玉看着顿时空落落的怀抱,唇角晕染出一抹苦笑,这个丫头还是防着他。

    文家人如今倒是与凌家走得越来越近,加上凌霜本就是那种清爽好处的女子,带着几分女儿家罕有的英气。本着物以稀为贵的原则在文家颇受欢迎一些,即便是心头存着几分芥蒂的文夫人也渐渐同凌霜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尽管文家人下的帖子里头也邀请凌老夫人过去,可是凌老夫人还没有从孙子的惨死中缓过劲儿来,身子还是不行。

    凌霜同方玉又陪着老太太拉了一会儿家常后便随着二嫂张氏坐进了凌家的马车,方玉骑着马随在一边护着。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文家,文家早就派了人出来迎接,态度和软至极,绝没有上一次的刻意刁难。

    文家人是拎得清的,凌霜已经将这天大的颜面做到了位,他们几个断然不能再故意刁难了。况且文家大嫂,三嫂对凌霜存着几分好奇进而是浓浓的折服,对凌霜这种奇特的女子倒是愿意交往的。

    内宅本来新鲜的玩意儿就少,好不容易认了这么一个妹子,而且对文家上下甚是知礼数,没有人不喜欢。

    凌霜同张氏下了马车便走进了文家前厅同文闵见礼,随即又去了后面的轩阁见过了文夫人。

    文夫人如今已经能坐起来同一家子人说话了,可是脸色却还是难看的很,颧骨高耸明显瘦得脱了形。

    “霜儿拜见母亲!”凌霜在文家从来不敢造次,挑了一件素白纱裙,头发盘成了简单的发髻,别着一支羊脂玉簪子。虽然素面却是更添了几分雅致,带着大家闺秀的沉稳气度。

    只是凌霜腰间佩戴着的银制软剑还是让文夫人看的眉眼一跳,心头生出几分不自在。不过银霜腰间的银质软剑倒是她自己设计出来的,顾啸云帮她寻到一种特殊的材质,命人打造出来。平时环在腰间可以做装饰,打架的时候轻轻一抖,便是一柄上佳的利器。

    文夫人眼不见心静闭上眸子缓缓道:“免礼了吧,今儿后园子里的梅花开的甚好,你且同你大嫂,三嫂去看看吧!过几天年关到了,你二哥和四弟也回来了,一家子人再见礼相认。”

    凌霜懂文夫人的心情,纵然是过了一段儿时间了,可是痛失爱女留下来的伤痛岂能是一下两下消除的。

    “母亲,我带着霜儿妹妹去园子里了,您且歇着,一会儿在偏厅摆饭,我给你捡着可口的送过来。”

    大嫂赵氏母家是京城户部侍郎之女,长得端庄秀丽,性子温柔和顺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很得文家人喜欢,文夫人点了点头。

    “霜儿妹妹我们走吧!”三嫂王氏却是出身门第不高,仅是阳夏知州之女,长得却是极其可人,虽然生养了三个孩儿却依然是一派少女风情。

    她本身性子活泼,凌霜又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之人,更不会因为门第低看她几眼,王氏越发的与凌霜投缘起来。

    凌霜被王氏热情的牵着手走到了文府后面的梅园中,放眼望去虽然比不上瑞王府的规模和那份气韵,但是看起来也是红梅掩映别趣横生。

    水榭中的池子已经冻起了鼓冰,水榭四周环绕的都是梅林,中间是一间暖亭,亭子四周罩上厚重的纱幔。亭子下面也按照凌霜提供的法子挖了地龙,烧的热气蒸腾。

    亭子里早已经坐着几个半大的孩子,赵氏的一儿一女都已经十岁了,端着小大人的架子冲凌霜和张氏行礼。王氏的两个男孩子激动的看着凌霜这个会打架半道认下的姑姑,摩拳擦掌恨不的同凌霜再过几招。王氏的女儿才仅仅五岁,长的冰雪可爱,一看便是美人坯子,文文静静的模样倒也不像王氏,抬眸小心翼翼的看着凌霜。

    张氏与赵氏在出阁之前便是好姐妹,二人陪着凌霜和王氏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躲在内堂里说体己话儿,王氏陪着凌霜在这园子里闹腾。因为都没有过了丧期,所以也不敢喝什么酒只是调了秋天存下来的桂花露摆出应景。

    “霜儿妹妹且喝喝看,”王氏小心翼翼的倒了一盏递过来,“最近也是清冷了许多,往年的赏梅宴可热闹着呢!京城中的梅林若说好的除了瑞王府便是咱们这儿了,京城中不知道多少人要来瞧瞧呢!”

    王氏性子太单纯直白,这样的话若是给文夫人听到了定然不轻饶。人家女儿的丧期刚刚服完,你一个做嫂子的便开始谈论往年的胜景,也实在不合适的很。幸亏凌霜不在意这些,淡淡一笑:“等明年春季,凌府后院的百花盛开我开个百花宴,到时候请三嫂过去主持便罢。今儿这雪天太长,加上正是宫里头为了赈灾提倡简洁,太热闹了反而不美。”

    王氏脸色一红,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讪讪笑着陪着凌霜换了话题说着。

    凌霜其实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些后宅中的讲究,还真不如之前战场上来得痛快。她终于体会到之前为什么凌霜会在边关一呆就是十年的光景,因为实在不适应京城后宅中这些闲散的生活。

    “霜姑姑,你腰间别着的是新兵器吗?”一直忍耐着的文家嫡长孙文承德颇感兴趣的看着凌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