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章 米价之战】

    109章米价之战

    方玉一口点心差点儿呛死,哀怨的看着凌霜:“已经温习了很长时间的功课了,娘子咱能不能说点儿别的,比如我带着你去云州府的雪山上玩儿怎样?”

    凌霜凤眸一挑,不动声色的看着方玉,奶奶的,当初是谁信誓旦旦要春闱高中狠狠打方家人的脸?还要让方修文亲自将他接回去?

    她唇角微翘刚要说什么,方玉却冲一边站着的钱管家笑问道:“钱管家,最近市面上粮食的价格怎么样?”

    凌霜一愣这又是想起的哪一出?不过方玉每走一步都不是废棋,上一回方夫人将凌家坑得差点儿家破人亡,她若是不还回去实在是对不起凌家的列祖列宗。

    钱管家忙躬身回禀道:“回姑爷的话,近来这雪下得邪性,本来上等米一斗二百钱,中等每斗一百二十钱,下等糙米八十五钱。如今因为道路不畅通,京城的米价已经大涨了,下等糙米也涨到了五百多钱,上等米除了咱们的米面铺子还有陈家的丰泰米铺存着点儿货,其他各家基本都卖光了。”

    钱管家不禁脸上放光笑道:“这多亏了姑爷之前命小的们从江南低价购粮,这一番咱家的米面铺子已经赚了不少,姑爷要不最近不要卖再等等行情看看?”

    方玉微微沉吟道:“不,全部低价出售!”

    “姑爷?”钱管家猛地瞪大了眸子,如今京城的米面铺子几乎都不卖了,就等着粮价继续往上涨呢!像凌家的上等好米如今开价都在一两银子每斗呢!

    “按我说的去办,还有在京城郊外设置四个粥棚赈灾。”

    凌霜先是颇感诧异,随即想到了什么,抿唇一笑道:“钱管家,最近咱们凌家的绸缎铺子暂停一切丝绣活儿计,赶出一千套棉袍棉被,材质不要太好但是一定要厚实,一并送到城郊分给那些快要冻死的灾民。”

    “大小姐?”钱管家彻底懵了。

    “还有捐出五百两赈灾,记住这事儿一定办的漂亮,最好能动静大一点儿,大到皇上也能晓得,明白了吗?”

    钱管家彻底没了底气,尽管一万个不愿意还是垂首点了点头。

    方玉转头看着凌霜笑道:“还是娘子晓得我的心思。”

    凌霜白了他一眼:“赚银子的机会多得是,可是赚名声的机会很少。”

    方玉将她的手轻轻握住:“霜儿还是比我厚道,我倒不是为了名声,我方玉从来不在乎那些。”

    凌霜一愣,这下子还真不明白了。

    “那你为了什么?”

    “嘿嘿!娘子慢慢走着瞧,我给你看出好戏,”方玉微笑不语将凌霜狠狠噎了一下。

    凌霜也不多问,这小子她如今总算品摸出来了,绝对是腹黑中的极品腹黑。方玉此人从来不轻易放招,一旦放出招去绝对是大招。

    她下意识的从方玉身边向外躲了躲,讪讪笑道:“夫君这么喜欢看戏,妾身只好陪伴到底。”

    钱管家一阵头大,如今京城粮食这么好的价钱,不囤积居奇很赚一笔就算了,还要低价卖出,这不是傻了吗?可是主子们的事情,他这个老管家可是真的做不了主,随即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凌霜将轩阁中的丫鬟婆子遣了出去后,转过脸看着方玉的桃花眸子,还是忍不住问道:“方玉,这一次搞什么鬼?”

    方玉抖了抖绣着貔貅纹络的衣袖笑的阴阴惨惨缓缓道:“如今京城中所有世家大族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店铺买卖。虽说是不与民争利可是偌大的家族没有个进项绝对是的不行的,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的生意。”

    凌霜眉头一蹙,这个她也知道啊!

    方玉宠溺地看了一眼凌霜的迷茫眼神继续道:“虽然不是自己出面可是本家里的子弟们,家族里面的庶子们具是一把管理庶务经商的好手,不过每个大家族涉及的产业不同。”

    他修长的手微微抬起比划道:“胡家暗地里有几个大的田庄还有一个盐场,文家是经营绸缎。方家除了田庄,绸缎还有方恒在外面私下里开了一个矿。不过这一次算他倒霉被我使了点儿手段,将他那个见不得人的矿查了出来。皇上最痛恨私自开矿的人,盐铁专卖的禁令虽然松动了,可是没有被废除吧?”

    “呵呵!”方玉眼底的寒意突显随即消失不见,“若不是承平帝看在陈皇后的面子上,方恒这一次倒是真的扯不清了。不过没关系,我也不急,慢慢折磨才有趣不是吗?”

    凌霜打了个寒战,若不是他对自己好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她其实真的不想同方玉这种人打交道,实在是太恶毒了。

    方玉没有注意到凌霜一瞬间的惧怕之色继续道:“最厉害的还是陈家,国舅爷的身价不必说了,涉及的生意却是遍布大燕朝内外的。不过这些铺面生意陈国公的嫡子陈俊可不能出面,好得也是陈家的嫡子,自然是在仕途上面想办法。可是陈家的庶长子陈安却是管着京城的生意,做的最大的便是这大宗的粮食棉麻。”

    方玉讲到这里,凌霜再要是听不懂就是个傻子,她心头狠狠一动转过身看着方玉:“你要动陈家?”

    这简直是太疯狂了,陈家可是京城第一大家族,即便是战功无数的宇文家族,也不愿意与陈家交恶。

    方玉面不改色淡然一笑:“陈家这个庶长子倒是有些本事,不过对自己的两个妹妹宠溺的太厉害,即便是陈瑶嫁进了方家,做了方夫人可还是背地里偷偷将好处给自己的这个妹妹留着。”

    “你是说方夫人同柔然依月所在部族交换的粮食都是这个陈安提供的?”凌霜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方玉点了点头,眼底已然是一片寒凉冷冷笑道:“想当年便是陈安的粮食让柔然部落的族长做出了夺人性命的红玉镯子,转而通过商队设计让我父亲购得,从而葬送了我娘亲的命。方夫人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却不想世事难料,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