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章 丧葬】

    108章丧葬

    嫣红和姹紫捂着唇苦笑看着可怜的姑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门口求饶。

    “霜儿,差不多就行了,给为夫个面子,让为夫进去吧!好不好?霜儿?你行行好?”

    松林堂的丫鬟们倒是见惯不怪了,纷纷躲了起来也不知道姑爷这是要闹到什么时候。

    七天后,凌家的丧葬仪仗早早出了凌府排出了三四里远,除了京城的武将之家,还有很多的文官家族沿途也设置了祭棚,跟着排出了三四里远。文家人的影响力果然大多了。

    除了凌家人的队伍,文家也派来了三个儿子赶到凌家帮忙。凌霜的担子瞬间轻了许多,加上方玉和文渊这两个人都是能力超群应付得当,一路上倒也没出什么状况。只是方玉的脸色这几天暗沉至极,很符合这丧礼的氛围。

    文渊看着方玉的悲痛万分心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方玉能为自己家姐的丧礼做到这种程度,他是分外感激的。

    “方公子,多谢了!”

    方玉猛的转头,谢我个毛线?

    他不动声色看着前方一身白衣素裹的凌霜暗自咬了咬牙道:“不用谢,分内之事。”

    文渊看着方玉的模样,心头一跳,忙躲开了些。

    丧葬的队伍每经过十字路口,便有专职扬纸钱的将一叠碗口大小的铜钱状白色冥钞抛向空中,就像一条白练窜到空中。

    “大小姐,”嫣红凑到了凌霜的身边,“依月的尸骨已经遵照大小姐的意思葬在了芸香庵的地道里了。”

    凌霜凤眸中闪过一抹冷冽,微微点了点头。

    她凌霜不是那种大度的女人,虽然害死她父亲,大哥的是宇文家族,但是依月却扮演了不光彩的帮凶。她要让她的灵魂永远禁锢在地道中,不得解脱。

    大哥,对不起了,这也是你将这一大家子人丢给我的惩罚。大嫂是个好女人,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彼此扶持并互相珍惜。

    凌霜看着前面并行的两只棺椁,一共六十四个杠夫在打香尺的指挥下缓缓前行,渐渐没入了远方的皑皑白雪中。

    她凤眸微微眯了起来,一个凌家的旧时代彻底过去,新的时代会很快来临!

    宇文家族?呵!老子等着你们!

    京城一场雪接着一场雪初始人们还有心情闲闹赏雪,可是随着后来各地不断有遭了雪灾的饥民涌入京城近郊讨生活,形势变得严重了起来。

    承平帝不得不下令赈灾,加上道路阻隔,京城中的粮价陡然上涨了起来,更是增添几分惶急。

    凌霜如今将凌家绝大部分店铺的生意分给二哥管理,因为春闱在即,方玉被凌霜直接扔进了后面单独的小院子里温习那些四书五经。

    她以着自己学霸的经历,觉得方玉这种家伙一看便是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习的料,强制性让他背上最后一个月的书,想必在春闱中不至于丢人丢大发了。

    “大小姐,这是咱们庄子上的收成,还有各家铺子上的账本请大小姐过目,”钱管家站在轩阁屏风外面躬身候着,两个小厮将账本抬了进来对账。

    “这些你交给二少爷看吧,”凌霜现如今难得做甩手掌柜,好不容易如今的二哥很上道,将一切办理的妥妥帖帖,自己才不要将这些事情揽在身上。

    “二少爷已经看过了让老奴带到大小姐这边再看一次,”钱管家恭敬的说道,他如今越来越佩服大小姐了。这大宅子里头哪一个不是兄弟姐妹之间为了财产争破了头,却不想凌家兄妹这般互相谦让,生怕对方吃了亏似地。

    他在凌家也算是老人了,这几年凌家的风风雨雨也见识不了少,但是一家人和和睦睦却是他最欣慰的。

    “霜儿是在对账吗?”一袭浅色锦袍,腰间缀着勾玉的方玉负手立在轩阁的门口。

    “老奴给姑爷请安!”钱管家忙躬身行礼,方玉微微点头走了进来。

    凌霜不禁扶额暗自好笑,方玉什么都好就是与这科举功名上面忒不上心了。不过也是难为他,一直被方家放养在外面,方相将这个儿子当做了空气,方夫人恨不得将他分分钟摁死,又怎么会让他在课业方面拔尖儿呢?

    好得方玉这家伙的脑子实在是太好使了,居然也能中举,倒是给方夫人添了不少的堵。可是这一次方玉若是真正的想要被接回书香门第的方家,赢得方家那些族老们的认同还需要拿出真本事来。

    不过这小子读书也太不当回事儿了,几次三番循着由头来凌霜跟前讨喜逗闷子,让凌霜实在是恨铁不成钢。

    “霜儿,腿怎么样了?那天在雪地里跪了那么久,痛不痛?”方玉款款走过来,命身后的两个粗使丫头将一只烧着的双耳铜炭盆端了进来。

    凌霜一阵诧异,却看到方玉亲自掀起锦袍的下摆蹲在了她的身边,将那炭盆放在了凌霜的脚下。他别出心裁的在炭盆上盖上一个戳着窟窿眼儿的盖子,将凌霜的脚轻轻放在了炭盆上踩着,炭盆里的热气顺着窟窿沿着凌霜的脚底蔓延了上来。

    凌霜的两条腿顿时服帖了起来,热乎乎的说不出的受用。

    “方玉,你怎么想出来的,这法子实在是太好用了,”凌霜暗道自己之前怎么笨的没想炭盆可以这样用。

    “你那双腿得好好保存着,我可不想到老的时候还伺候你,”方玉撇了撇嘴,桃花眸中却是宠溺万分的神情。

    凌霜一愣,忙别开了视线,这人想的也太长久了吧?

    一边看着的钱管家有些尴尬,像姑爷这样对老婆好的恐怕整个大燕朝都挑不出几个来,可是姑爷毕竟是个大男人,这样畏妻如虎似乎也不妥帖。

    凌霜看了一眼钱管家哪里觉察不出下人们的心思,可是谁能知道方玉背着这些家伙们对她可是下死手啊!到如今自己的屁股还痛着呢!说出去谁信,她堂堂大燕朝的征西大将军居然被夫君动不动打屁股教训一二,简直丢死人了,受了委屈又不能说。

    想到此处凌霜的凤眼飘向了坐在她身边捏着点心吃的很惬意的方玉缓缓道:“夫君,今儿的功课温习得怎么样了?文家正好下了帖子让我随着祖母和二嫂过去一趟,说是文家后院的梅花开得正浓,两家人聚在一处热闹一下。因为大哥的孝期没过,也没有他人只是两家人坐坐而已。你正好去向义父和五弟参详一下春闱的相关事宜。毕竟五弟可是京城难得的少年状元郎,怎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