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章 道歉】

    107章道歉

    做人不知恩图报那就是畜生,凌霜一直信奉这个原则,故而对文夫人的冷淡丝毫不以为意轻轻将她的被角掖了掖起身道:“母亲休息,明日霜儿再看望母亲!”

    文夫人到底是存着几分隔阂也没有应一声,凌霜只得离开了轩阁,又同前厅的文家父子商定了接文氏尸骨回凌府的时间。

    她同方玉坐着马车回到了凌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向晚,连雪也停了下来。

    凌冰守在门口,看到凌霜走了进来,突然从椅子上整个人摔落下来跪在她面前。

    “二哥!你这是要我折寿吗?”凌霜一把将凌冰从地面上拽了起来。

    凌冰被凌霜扶着坐回到了椅子上,却是两只手死死握成了拳头狠狠捶打着自己的腿:“我这样的废物还不如去死!”

    他实在是羞愧万分,脸上的泪却是再也抑制不住。今天他看到凌霜跪在风雪中的一幕,真是万箭钻心之痛,自己这样一副残破的身子不知道何时能好?

    方玉看着凌家兄妹不禁暗自叹了口气缓缓冲凌冰道:“二哥你若是死了,便是更对不起霜儿了。她这十年的搏命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凌家?二哥若是心疼霜儿便应该振作起来而不是寻死觅活。像个男人一样真正站起来扛起这个家才是正道,二哥,我方玉的话说的有点儿重,但是你也好好想想。还有,你中了依月的毒虽然已经常年芭蕾月积累了下来,但是也不是说没有治好的希望。叶南已经与顾楼主去寻找解药了,想来不久的将来你会站起来的。霜儿,我们去看看祖母!”

    方玉说罢绕过已经呆了的凌冰径直向里面走去,凌冰这样的人,以前骄傲惯了的,想要让他重新找回自信还需要狠狠刺激一下才管用。

    凌霜凤眸中掠过一抹责怪但是看到二哥似乎并没有生方玉的气,心头顿时松快了些。

    “二哥,好好养身子,叶南可是很厉害的神医,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她解不了的毒,治不了的病。”

    凌冰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自暴自弃,自怨自艾是多么的可笑。方玉骂得对,自己不能再这么自私的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如今大哥不在了,儿子凌云还小,自己必须要撑起这个家了。

    凌霜同方玉去了松鹤堂请安,凌老夫人一听文家人愿意将文氏的尸骨归还回来安葬,沉重的病情倒是好了几许。

    凌霜也大概同老夫人说了一下自己认文闵为义父之举,凌老夫人点头认同,文家只有一个女儿这样做倒也全了两家人的脸面。

    当然凌霜才不会傻到将自己在雪地中跪了四个时辰的事情说出来,若是那样依着凌老夫人护犊子的脾性非拄着拐杖同文家拼了不可。

    等到凌霜与方玉用过饭回到松林堂的时候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这一天折腾让凌霜几乎散了骨架,刚走进轩阁的门草草泡了一个澡便换上中衣将自己扔在了床榻上。

    “霜儿,”方玉拿着膏药走了进来,将她的裙摆掀了起来,果然膝盖红肿的厉害,桃花眸中顿时掠过一抹寒意。

    凌霜看着他清冷的面孔知道他今天真的很生气,心头不禁有些打鼓。只是原本以为的滔天怒火却没有等到,方玉一如往常将膏药涂抹完毕后,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转身离开。

    “方玉!”凌霜觉得这样的方玉很不对劲儿。

    方玉顿了顿脚步,却是头也没有回的离开。

    凌霜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膝盖上的药效发生了作用,感觉热乎乎的舒服,可是心头却是更加忐忑。

    她忙起身披了一件锦缎披风走到了东次间,案几上的宫灯还亮着,方玉颀长的身影静静立在窗户边一动不动。

    凌霜心虚的抿了抿唇走到了他身后,小心翼翼拉了拉他宽大的素色衣袖,却被方玉不露痕迹的扯开。

    “夜深了,别闹了,回去休息!”方玉脸上的冰冷之色让凌霜彻底害怕了,这家伙今天看来是真的动怒了。

    以往他再怎么生气顶多讽刺挖苦几句,再不济便将她放倒打屁股,可是如今她真的不习惯他这样的冷默。

    “方玉,我……我下次不会了,不会这样虐待自己了。”

    “凌家大小姐能屈能伸,小生实在佩服得很,今后若是还遇到这样的事情,凌大小姐可以接着虐,关我方玉什么事情?总之你是存着心思要与我和离,半年之后我与你形同陌路,你伤也罢,痛也罢,关我屁事!”

    凌霜猛地抬眸,不敢相信这是方玉说出来的话,凤眸中竟然**辣的疼。是的,是她高估了自己,总是将方玉的关心当做是心安理得。

    她不禁苦笑,自己从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他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了?人就是个不能惯着的生物,惯着惯着便惯出了毛病。原来也是自己想多了,方玉说的对,和离之后形同陌路也好。

    “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凌霜转身便要离去,却不想身后更是一阵冷风骤然而起,随即背后传来一句阴惨惨的话。

    “凌霜,我真想掐死你算了!”

    凌霜身子一顿,一阵愉悦袭来,猛地转身奔至方玉的身侧踮着脚尖在方玉咬牙切齿的脸上轻轻一啄,随即身子一扭跑了出去。

    方玉脸上的表情纠结到了一处,宛若被五雷轰顶一样,这个混蛋女人刚刚做了什么?他摸着自己脸颊的手几乎都带着几分颤抖。

    嗷呜一声!方玉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甚至动用了至高无上的轻功窜到了隔壁的暖阁。

    “方玉你干什么?!老子要睡觉了!”

    “小混蛋!你调戏了老子难道还不让老子再调戏回来?!”

    “喂!我只是吻了你的脸颊,你放开啊!不要吻这里,呜呜……我杀了你!”

    “这里要吻,这里也要,这里还要,不行,不行这里也要给老子亲一下!”

    “方玉!这几天要办大哥的丧事,你给我住手?!”

    “他娘的,天王老子死了,老子也不管了!老子今天一定要吃了你!啊!”

    随着一声惨叫,一个身着白色锦袍,风华绝代的美男子被狠狠踹出了暖阁,滚落在了外面的雪地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