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 素笺】

    105章素笺

    几个兄弟知道爹爹心头的痛意实在是难以消散,可是外面的方玉该如何打发?文毓晓得五弟的意思缓缓劝慰道:“父亲,如今方玉是瑞王殿下身边的人,即便是瑞王殿下还亲自驾车将他奉为座上宾。这样跪在咱们文家的门前怕是不妥当啊!”

    “是啊!父亲,”文抒顿了顿道,“方玉虽然如今被方家赶出了家族,可是近来听闻方家长公子做事不妥失宜得很,方家的那些族长宗老们已经给方相这边递话,想请方相松了口将二公子重新召回方家。”

    文闵心头难过,但是被三个儿子这样一敲打顿时一个激灵,方家二公子跪在自己的门前确实不妥至极。文家虽然也是清流之家但是远没有方家的实力雄厚,若是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方家也不妥当得很。

    正自文家人犹豫不决之间,花厅外面文渊的小厮疾步走了进来,手中紧握着一道素笺双手捧着递给了文渊。

    “五爷!”

    “这是什么?”文渊眉头蹙了起来。

    “是太子爷派人送来的。”

    文渊眼神一闪忙接在手中,文闵等人具是颇感诧异,至从文渊伴读太子成了太子的幕僚。文家人已经将宝压在了太子殿下这边。

    但是太子殿下素来与凌家也没有什么交情,偏偏在这个时候送来一封信,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状况?

    “太子殿下派来的人呢?”

    “回五爷,在门房处吃茶等回话呢!”

    “你封了银子打赏下去,好好送出去,”文渊吩咐下人道。

    “老五,这是……”文闵虽然带着几分读书人的固执,可是太子殿下这时机刚巧的素笺到底是个啥意思?

    文渊忙打开素笺,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老五,说了什么?”文毓忙问道,整个文家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文渊。文家虽然文渊年纪最小却也是最有计谋的一个,深受家族器重。

    文渊将素笺传给了父亲文闵缓缓道:“太子的意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文闵顿时瘫坐在了椅子上,谁都晓得太子殿下这句话的分量,若是文家再执迷不悟的话,岂不是惹太子殿下不喜?

    “这……这殿下几时对凌家人上了心?”文闵愤愤不平,却又凄苦万分。

    文渊看着花厅中的其他人缓缓道:“有件事情我想同父亲和几位兄长说道说道。”

    文闵一顿,将其他的文家本家子弟,还有文家府上的门客等具是遣了出去。

    整个花厅只剩下了文家父子四人,文渊此时脸上凝重非常冲文闵等人缓缓道:“前些日子宫里头的皇后娘娘命人将一件事情压了下去,否则会给太子殿下带来一些麻烦。”

    文闵抬眸看着自己的小儿子道:“说下去。”

    文渊继续道:“那件事情只有凌家人和太子府里头的几个人紧要人知道,便是上一回这个凌霜听闻中了剧毒昏迷不醒,太子殿下居然亲自到了凌家,闯进凌家内堂,差点儿将凌霜这个女子抱走。”

    文渊说到此处再不多话,文闵几个人却是大吃一惊。堂堂太子殿下居然闯进人家后宅,难不成这凌霜……

    几个人的神情凝重到了极致,联系到今天太子殿下这封莫名其妙的素笺,一切便是昭然若揭。

    可是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也不是那种好色之徒,偏偏对一个泼辣女人这般放不下,这若是日后有什么勾连,文家人便是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罢了!请那个女人进来吧!”文闵无力的摆了摆手,自己女儿的这口怨气若是同整个文家的生死存亡比较起来,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跪在门外的凌霜几乎整个人被方玉源源不断地内力裹挟着,心头暗道这个家伙实在是厉害的没边没沿。不知道练了什么神秘功夫,真气绵长,内力浑厚到可以这样用?

    此时文家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去,凌霜不禁抬眸看去,只见文毓同文家老五文渊缓缓走了出来。

    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进了肚子里,文家两兄弟虽然略有些尴尬还是礼数不缺的,冲凌霜和方玉行礼道:“家父请二位进去!”

    凌霜心头一喜忙要站起来,虽然自己是练武之人到底在雪地中跪了这么久,膝盖处一阵酸痛居然没有力气站起来。

    正自难堪之际不想整个身子落进了方玉的宽大怀抱,凌霜只觉地一阵眩晕整个人已经打横被方玉抱了起来。

    “方玉!放我下来!”凌霜脸色一白,这可是在文家,不是他们住的松林堂。

    “闭嘴!放你下来你能走吗?”方玉说实在的对凌霜这样笼络文家实在是看不上眼,不过这丫头也是个死心眼儿的家伙,看中的道路一条道走到黑。

    文家兄弟尴尬的看着方玉抱着凌霜大步迈进了文家的门槛,不禁一阵阵头大,这个方玉行事风格诡异,放浪形骸,果然与众不同得很。

    文闵也没想到凌霜是被人抱进来的,不禁瞪大了眸子。方玉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一迈进文家的花厅便冷着脸道:“准备两个汤婆子来!快着点儿!”

    文家的丫鬟婆子被方玉冷冽的桃花眸狠狠一瞪不由自主的下去准备去了,不多时方玉将凌霜放在了花厅的椅子上,除去了凌霜外面已经沾了雪的披风。又命人取一件干净披风,他拿在手中半蹲在凌霜的面前,将她的两条腿用披风紧紧裹着,又将丫鬟取过来的热乎乎的汤婆子也一并放在她的手心里这才站了起来。

    文家上下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看着方玉俊美的脸上满是关切,照顾起人来绝对不含糊。

    一时间花厅中有些诡异的宁静,凌霜真的是败给方玉了,她冲着文闵忙要站起来行礼却不想被方玉狠狠按住。

    “方大人,贱内的腿之前在战场上受过伤,如今独独跪了四个时辰,想必旧伤已经发作。”

    文渊到底是个伶俐的忙接话道:“既然凌将军这腿受过伤那些虚礼也免了吧,家父不会怪罪于你的,来人准备姜汤给凌将军和方公子!”

    方玉将视线移到了文渊清雅俊逸的脸上,暗道这只小狐狸倒是活泛一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