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章 文门立雪】

    104章文门立雪

    她此时比谁都清楚,宇文家族将凌家害到了此种地步,她日后若是想要报仇,文家绝对是不能失去的依靠。若是不能成为助力也不能让文家站在凌家的对立面,这是她必须要争取的对象。

    “伯父安好!”凌霜重重磕了一个头,声音清丽响亮,缓缓道,“凌霜恳求伯父认下霜儿为义女,以孝敬伯父伯母身边。”

    “老夫……”文闵动了动唇,眼底的厉色却是依然存在,“老夫不用征西大将军孝敬,老夫还想多活几年呢!”

    凌霜恭敬道:“霜儿诚心相认,还请伯父答应了霜儿的不情之请!”

    文闵没想到凌霜居然脸皮子这么厚,不禁有些挂不住了,哪里有当众逼着认爹的道理?他心生烦闷,谅她一个女孩儿家的这么大的雪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不禁甩袖而归。

    文渊随着几个哥哥也不得不回去,转身看着凌霜俏丽的身子早已经落了一身雪花不禁暗自叹了口气,果然是个不同寻常的奇女子。

    一边的嫣红实在看不下眼去了,忙跃下马车走到了凌霜跟前便要将她扶起来。

    “大小姐,何苦这样委屈自己,我们回去吧!”

    “嫣红,你若是不想害死我,就走远一些,”凌霜脸上的坚定岂是嫣红能劝说得了的。

    凌霜长跪文家门前不起的消息很快传了开去,胡离一听心急如焚骑着马也不顾路滑天冷忙奔到了文家门口,却看到方玉早已经同凌家二公子凌冰赶了过来。

    “小妹!你这是何苦?!”凌冰猛地掀开帘子却是从马车里摔了出去,狠狠撞在了雪地中。

    凌霜头也不回道:“木延,送二公子回去!若是二公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斩了你的脑袋!”

    木延知道这个大小姐说到做到,忙将不停挣扎的凌冰扶进了马车送回到了凌府中。

    “凌霜!你他娘的疯了吗?”胡离看着雪地中那抹挺立的身影再也顾不上方玉在不在跟前,也顾不上名声不名声的刚要冲过去却被方玉拦下。

    “你他娘还是个男人吗?看着自己老婆这样受苦,你不救,别人还不能救吗?”胡离冲方玉大吼了出去。

    方玉脸色又能好看到哪里去,已然是铁青一片,压低了声音道:“胡离,不想霜儿成为京城更大的笑柄,你且再走一步试试?”

    胡离被方玉眼眸中的那抹冰冷狠狠震慑了去,是自己唐突了。人家夫君还在这里看着呢,自己算个屁啊!

    他紧握着拳,满腔的心火无处发泄,猛地转身不忍心看风雪中的那个单薄身影。

    方玉缓缓走了过去,突然跪在了凌霜的身边。

    “方玉?!”凌霜不禁低声喊了出来,依着她的估摸,文家人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邪恶之家,只要自己再熬两个时辰文老爷子便会动摇。

    可是没想到来了这么多捣乱的,尤其是这个家伙。

    方玉却是不理会凌霜,挺直了身子冲着文家大门声音清亮的说道:“文大人,既然要认贱内为义女,方玉不才也愿意做这个上门女婿!”

    四周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凌霜凤眸中陡然**辣的刺痛垂首叹了口气:“方玉,你这是何苦?”

    方玉却是将凌霜的冰凉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手掌中,温热的内力不停地流进了凌霜的经脉,脸上却是淡然至极。

    “霜儿,我们是夫妻,哪怕是最难挺得过的坎儿,我陪着你!你可以选择不理会我,但我不能弃你于不顾。”

    凌霜瞬间呆了呆,唇角却微微一翘,飞雪曼舞,四周顿时安静一片。每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雪中这两个跪着的身影,没有丝毫的卑微却显出绝代风华的清贵。

    文家内部此时却是炸开了锅,文渊眉头紧蹙没想到三殿下身边的红人方玉也参合进来,这事儿就有些难办了。

    不知道为什么,文渊心头隐隐觉得有些恐惧。方玉绝对要比凌霜那个女人难对付,此人的手段残忍狠辣,而且睚眦必报,若是文家得罪了他,后患无穷。

    “父亲,”文渊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缓缓走到了气苦至极的文闵身边躬身行礼道:“父亲,孩儿觉得这件事情还需重新商量。”

    “商量什么?”文闵怒斥道,痛失爱女让他整个人都浑身微微颤抖,拍着椅子的扶手,“当初鸳儿死活要嫁给那个凌风,我初始便不同意这桩亲事。凌家是武将之家,男子们一个个都是短命的。若是一个不小心,便是守了寡。没曾想我的孩儿没有守寡居然是被害死的!若是那凌风知些廉耻,何苦会勾上心狠手辣的异族女子,我的鸳儿又怎么会死?”

    文闵说罢便已是老泪纵横,文渊与大哥文毓,三哥文抒交换了一下眼神。文毓和文抒都是翰林院编修,素来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更不会同武将打交道,一时间有些愁眉不展。

    他们几个兄弟倒是对凌家一直没有坏印象,一来是小妹的缘故,二来凌家好得也是忠君爱国,风评很高的家族。如今兄弟几个虽然也心痛文鸳,可是凌家人倒也罪不至死,他们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事儿若是公道来说,凌家也挺冤枉的。只是父亲和母亲老来得了个女儿,从小便宝贝的很,原本以为嫁入寻常人家相夫教子也是活过一世。

    没想到那一次凌风班师回朝,自己的妹妹无意间上香途中遇到了扶着凌家老夫人上山进香的凌风。那凌风又生的极其英武俊美,彼时正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素来在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文鸳一下子芳心暗许,甚至痴迷。

    从此文家便不得安宁,文闵本不同意女儿的一片心思,准备将她许配给李家的长公子。可是文鸳也是个烈性子的,上吊,服毒,接着便是卧床不起,差点儿连命也没了。

    文闵实在是给女儿闹得没法子,腆着老脸请与凌家交好的兵部侍郎胡刚徵出面才将这桩亲事说妥帖了。没想到十年前自己的女儿便遇害了,他这是将自己的女儿亲手推进了火坑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