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 义女】

    103章义女

    谁能想到一向冷酷无情,杀人无数的母老虎居然还能淑女起来,而且那模样倒真的带了几分雍容娴淑的姿态。

    文毓心慌之外拉下了脸道:“你来做什么?文家不欢迎你!”

    凌霜脸上的笑容得体平和,丝毫没有显出被人拒绝的尴尬来,缓缓道:“长公子听我说,我知道凌家对不起大嫂文氏。文家失去了女儿也很痛苦,这也我能理解。听闻令堂病倒了,我今儿便是来瞧瞧文夫人可好些了?”

    “别猫哭耗子假惺惺了,我们文家不稀罕你们凌家人这一套!”文毓满脸的厌恶之色,折身便要回去却不想凌霜突然跪在了文家门口的台阶下。

    “你!你这是做什么?”文毓大吃一惊,他倒是防备了凌霜会带着凌家人前来将自己妹妹的尸骨抢回去,但是不防备凌霜居然会给文家下跪。

    这一惊不要紧,文毓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凌家人再怎么不对,这个凌霜却是个有身份的。虽然她如今嫁入了方家,又被方家人连同庶子方玉一起赶了出来。但是征西大将军的威名,安平郡主的名号,哪一个拿出来不是骇人的?如今却是直直跪在了文家的门前,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快起来!”文毓本是书香门第出来的长公子,礼法极其严格,当然不能动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一时间支着两只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凌霜心头的主意早已经打定,你文家不是注重门第吗?不是注重名声吗?她凌霜偏要跪在文家门口让全京城的人都评评理。

    固然这一次文家大姑娘是因为凌家嫡长子而死,可是又不是凌家人亲手杀的文家大姑娘,凌家人也是悲痛万分。

    凌霜知道文家是需要一个机会发泄愤懑伤心还有挽回一些脸面,既如此凌霜便将自己放到最卑微的地步,给文家这个脸面。

    “文大哥,凌霜明白伯父,伯母的失女之痛。人人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身小棉袄,不管谁遇到这件事情都会痛苦万分。凌霜晓得伯父伯母的心情不好过,若是不嫌弃的话凌霜当着京城百姓的面,以凌家的百年荣誉起誓,从今往后我就是文家的另一个女儿。不管是平日还是逢年过节,凌霜必定孝敬二老身前,还望文大哥能代为回禀二老。凌霜赤诚之心,绝无半分戏言,兄长明鉴!”

    凌霜说罢冲着文家正门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却是跪在地上再不起来,大有你们文家不答应我便跪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当下文毓便傻眼了,凌霜这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啊?居然要给自己的父母当女儿?岂不是要让文家再认个凌家的义女?这……他忙转身疾步走了回去,这事儿,他还真来不了,需要父亲定夺了。

    文家花厅此时坐着身着一袭灰色锦袍满脸凄苦的文闵,谁也没想到这种闻所未闻的惨烈事情会落在文家的头上,自己的老妻已经卧床不起了,凌家人还敢闹到文家来?

    “父亲!”文毓疾步走了进来,神色紧张至极。

    “怎样?”文闵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凌家人走了没有?若是还没有走让家丁轰走,征西大将军又能怎样?难不成还怕她一个妇道人家将咱们吃了不成?我倒是不怕她凌霜闹,若是闹大了还有皇上做主,万事却不过一个理字去!”

    “父亲,凌霜那女人……”

    “何至于吞吞吐吐,到底是怎么了?走还是没走?”文闵也是急了猛地站了起来呵斥道,毕竟文家素来斯文若是凌霜那泼辣女人真的闹事儿,纵然将她赶离文家,他们文家人也会斯文扫地。

    “父亲,那女人居然跪在了咱们文家门口。”

    “你说什么?”文闵老爷子长着一张圆盘脸,八字须修的也是得体,此番表情惊诧万分倒是显出几分可爱来。

    “凌霜那女人说请父亲和母亲大人收她为义女,否则她一直跪着直到父亲答应了为止!”

    “荒唐!实在是荒唐!老夫倒是看看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王法了?!”文闵没想到凌霜居然厚颜无耻的要做他的义女?她当自己多大了?都是嫁为人妇的人还能过继给文家不成?简直了!

    一边站着的文家老三,文家老五也是惊诧莫名。如今文家与凌家形成了这样的僵局,文家除了老二,老四外放做官的不能回来。几乎所有的文家子侄都回来了,一家子的人都没猜到凌霜会来这一出。

    年纪最小的文渊此时却是陷入了深思,他也因为姐姐被人突然暗害的消息震惊不已,不过倒是没有失去了理智。

    说起文家小儿子文渊,十一岁中了秀才入国子监后来给太子伴读,十四岁便中了举人,刚刚十九岁便喜登科中了头名状元。

    要知道进士一科极难考中,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十九岁的状元绝对是罕见的人物。文渊可谓是京城中有名的少年才子,如今也是太子殿下身边数一数二的红人。

    他微微思索,不禁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这只母老虎倒不是个粗鄙不明之人。凌霜那死女人打得算盘不错,这一招认义女的大招绝对精明万分。既化解了文家凌家的仇怨,自己又平白得了一个礼部尚书的便宜老爹,还有五个笔杆子里都能写死人的兄弟。里里外外都是凌霜占便宜。

    文闵此番气势汹汹的冲到了门外,虽然得了儿子的通风报信可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此时的飞雪更大了几分,刚才还是碎碎雪花如今却是化作了鹅毛大雪。凌霜一动不动跪在了门口,四周围观着不少闲散人等,纷纷指指点点。

    跟随父亲出来的文渊看着雪地中几乎化成了冰人的那个挺秀女子,心头的诧异顿时涌了上来,不知道为何恨意居然少了几分。

    文闵也没想到凌霜居然会对自己这么狠,脸上掠过一抹尴尬,却是瞬间愤恨道:“凌霜,你这样的苦肉计岂能瞒得过老夫?回去吧!文家从此与你们凌家便再无瓜葛往来!”

    凌霜抬眸看着文闵,凤眸中的清辉令人心颤,一张俏脸冻得红扑扑的,冻得青紫的唇微微颤抖着,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