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章 情殇】

    098章情殇

    黑衣女子越说脸色越白看着凌霜满眼的恨意:“为什么你一个女人要出风头,凌家早就该消失了,我明明下了毒让凌冰此生再无站起来的可能性,可是我千算万算没算到你会那么厉害!凌家居然在你的努力下又支撑了那么久!十年!”

    她突然垂首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我也将凌风折磨了整整十年,我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为之骄傲的凌家最后是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没想到我的计划会毁在了你的手里?我用凌家剑法杀了葛姨娘和那个小孩子,那方玉却替你坐了牢?我明明帮方夫人将乌桓的财宝放进你的铺子里,我明明用绣着藏宝图的品月色锦衫换走了你之前的那件,你明明已经被逼到绝路上为什么还能那么幸运的生还?”

    凌霜终于明白了,几天前文氏同张氏来到她的松林堂小坐,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看到她准备以后进宫或者世家大族应酬时穿的品月色锦衫。

    随后第二天,文氏和张氏又来了一趟松林堂说是要送上好的玉墨给方玉,图个春闱的好彩头。大概在那个时候衣服被调了包。文氏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这品月色锦衫很衬凌霜的肤色,看起来很端庄适合各种正式场合穿。

    “你做的这些事,我凌霜杀你一百次都不够,但若是你能将功补过将对凌家的诬陷写出来,我便放你走。这话儿我绝不是敷衍你,凌家人素来说到做到,”凌霜如今也不想纠结这个女人与大哥之间的那点儿破事儿了。

    只要她能将功补过,还凌家一个清白,她便也有法子让她活命。

    “凌霜你太天真了,”黑衣女子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大燕朝的皇帝只给了十天的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半。这一次凌家背着皇上私藏了乌桓的宝藏,承平帝定会将你们凌家斩尽杀绝的,你们完了,呵呵呵……”

    凌霜心底生寒,这个女子似乎恨着凌家恨到了骨髓里。她说的没错,这一次承平帝虽然将她禁足在凌家可是这件事情远远比上一次还要凶险万分,惹恼了承平帝大不了自己和方玉逃走。可是凌家上百口人怎么办?

    总不能连着凌家主宅,加上各地的支脉一并带走吧?老夫人也不会跟着她逃亡的。

    凌霜素来聪明的人此时看着面前这个决绝的女人倒真的是没了主意。像这种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她也不能像对付陈元那样喂条蜈蚣之类的毒虫来威逼。不过说到利诱,这个女人全族的人都不存在了,银子在她的眼里算个什么。

    “我就真不明白了?我们凌家奉命攻打你们柔然那是皇命难为,你为何这般恨我们?”

    “为什么恨你们?”黑衣女子瞬间盯视着凌霜,那眼神像是化成世界上最狠毒的诅咒将凌霜彻底吞噬磨成粉末。

    她向前抢了一步道:“你问问凌风都对我做了什么?”

    凌霜看着她噬人的表情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难不成自己的大哥还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凌风率领大燕朝的先遣军开始攻打我们柔然回风谷的怒巴布族,回风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石头。千百年来祖先们用石头做成了各种机关暗道,我们族人虽然不比你们中原人诗词歌赋可是却有着一双世界上最巧的手,人人都是能工巧匠。”

    “十年前,凌家父子攻打回风谷屡屡失利,凌风独自一个人去回风谷查探地形却遇到了我。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他是凌家主将,便与他做了朋友。只是他那样出色的一个人谁能不动心呢?我真傻,傻乎乎的爱上了他,哪怕知道他是凌风,我也万劫不复的将回风谷的地图偷了出来给他。”

    凌霜暗自叹了口气,她隐隐觉得这是一个误会,可是却无存解开。

    “他本答应我说只要凌家攻破了回风谷,他绝对不会对我的部族动手,会保证我的部族安居乐业。呵呵……”她垂首苦笑,“结果……大燕朝的军队按照地图攻了进来,我的族人……”

    黑衣女子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我这个最不应该活着的罪人却活了下来,你那个少年得志的大哥也活得好好的。我不甘心,不过回风谷还有一个秘密之地,我向柔然增援的骑兵献计,用我自己做诱饵将你大哥引进了那个必死的阵法。你的父亲为了救儿子也冲了进来,高高在上的凌家军全军覆没!是不是很痛快?!”

    “你这个疯女人!”凌霜实在听不下去,一剑刺了过去,“杀你全族的是宇文家族,你脑子进水了吗?”

    锵的一声!一道短剑飞来利索的划过了凌霜的朝之宝剑,宝剑偏了一寸,仅仅是将黑衣女子的发丝擦着颈项削掉一缕。

    “凌风?”黑衣女子呆了般看着门口被人抬进来的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俊美男子。

    凌霜心头一顿,猛地转过身子看去。只见方玉的暗卫抬着一个身着玄色布袍的男子缓缓走进来放在了中间一张还算周正的椅子上。

    虽然四周的烛火早已经被暗卫们点燃,可是刚进来的这个男子那一身的风华气度却是让满屋子的烛火黯然失色。

    坚毅棱角分明的五官就像一件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修眉凤眸,紧抿的薄唇。长时间在地道里的生活让他的肌肤虽然白皙了一些,可平添了几分清华。

    凌霜暗道这原来就是自己的大哥,这样的男子便是天下的女子都会为之疯狂的。

    “依月,”凌风看着绝望的黑衣女子,仿佛不是面对自己的敌人而是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实际上他们几乎经常见面,而且还互相折磨。

    “凌风,”依月沉沉叹了口气,神情平淡的看着这个自己爱之深恨之深的男子。

    “依月,收手吧,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只要你能放过凌家!算我求你了!好吗?”凌风居然带着万分的哀求恳切之意。

    “凌风,太迟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依月的酒瞳微微一闭,留下来的居然是血泪。

    凌霜心狠狠抽了起来,她恨这个女人却又这般的怜悯她,这是不是就是求不得的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