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慕笙的离开

    “你真的要走?慕家股权我已经还给你了,你可以去做慕氏集团的总裁。”

    “我是想过争夺慕氏,但是现在我不稀罕,我现在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慕笙说着转身就走,几步之后他停下来,回身,风扬起了他的黑发,那发丝竟是又稍微长长了一些,在风中飘成柔美悲伤的曲线,而他的面容上,那一抹笑容温柔至极:“告诉小溪,我曾经想过除掉她,派杀手到巴黎追杀过她,这个你该清楚;而在那天,在救慕轩之前,我有一瞬间也希望慕轩不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不用对我抱着感激之情,也不用对我愧疚,她从来不欠我什么。”

    这事件,因与果,都是相对的。

    我只不过,为我种下的因,付了果。

    小溪,就原谅我现在如同懦夫一样的行为吧,我要走了,去逃亡去流浪,等有一天,我心中这份灼热的情感,终于燃烧的只剩下了脉脉温情,我会再回来的。

    到时候,一定、一定笑着,对你这个我最初的朋友,我最初爱过的人,扬起笑脸。

    到时候我会像个久违的老朋友一样对你说“过的还好吗?”“好久不见”

    那时候,我一定可以说出祝福的话了。

    到那时候为止,就让我逃吧。

    慕笙最终开着直升机离开了,慕琛看着那飞走的的直升机越来越远,黑夜的风止不住的狂刮吹乱他的发,他忽然有了想抽一支烟的感觉。

    提防了慕笙这么多年,和他争夺小溪,现在一切终于要落下了帷幕,他看着他转身离开,忽然觉得,也许是该放下上一辈的恩怨了。

    上一代的人,不论是怎样的恩怨情仇,最后一场车祸结束了一切。慕笙并没有选择和自己母亲一样的路,到最后也依然纠缠不清,他是放手了。

    他和他母亲不同。

    或许等他下次再出现的时候,也真的可以试着坐下来一起吃顿饭了。爷爷已经很老了,那么久的时间他盼望着他们能共处,操碎了心。

    下次一定要让他看到和睦的场景。

    回头,慕琛走向屋子,找到安小溪所睡的房间,她睡的很安静,脖子里的项链掉出来,蓝宝石在月光下闪耀着华光。

    慕琛哭笑的摇头,果然慕笙看到了戒指,就知道他要来。毕竟是兄弟,虽然不愿意承认,在某一些方面还真是彼此了解。

    他走到安小溪的身边坐下,伸出手轻轻的抚摩着安小溪的发,轻声喃呢:“小溪,我来了。我想你一定一直在等我吧,不用担心,一切解决了,从现在开始,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安小溪做了一个梦,梦里慕笙坐在草地上画着画,他的面前夕阳正落在大草原上,藏民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他的发不知道什么时候长长了。

    她喜欢他长发的样子,被草原的风吹起来的样子飘逸又美丽,他哼着歌。

    她仔细的听仔细的听,听到他哼了一首《红河谷》。

    人们说

    你就要离开村庄

    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

    你的眼睛比太阳更明亮

    照耀在我们的心上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一直一直,他哼着歌,嘴角挂着笑,那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容,那是她最初认识他时,他有的笑容。

    她看着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笙你……笑起来真好。阿笙,你看起来好幸福,好自由,什么时候,不是在梦里,在现实中你也能有这样的表情呢?

    我——忍不住这样想。

    清晨,阳光透过木窗撒进来,刺得安小溪皱了下眉头,紧接着让人舒服的阴影出现了,安小溪的眉头舒展开来。

    等了一会儿安小溪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睁开了一条缝隙就见着眼前搭着一双手为她把阳光遮住了。

    在这个小木屋里,只有她和慕笙两个人……

    意识到这点,安小溪吓的急忙要起来,那双手的主人却急忙按住她,护住她的头道:“小心,会撞到头的。”

    熟悉的温暖的声音让安小溪呆了一呆,她眨了眨眼睛,几乎难以置信的望着床边,床边,半躺在床上的男人,嘴角勾着温柔的笑。

    赫然就是她朝思暮想的人。

    “慕、慕琛?”安小溪惊愕的看着慕琛,颤抖的伸出手捧住了慕琛的俊脸:“我、我不是在做梦,真的是慕琛?”

    慕琛按住她的手温柔的笑道:“当然是我傻瓜,好好的感受下,我的皮肤可是热的。”

    是的,手上的皮肤是热的,安小溪可以确定此时此刻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就是慕琛,但她仍然觉得似梦似幻。

    她如何能想象到一觉醒来会看到慕琛就在自己的眼前。

    简直就像是上帝的恩赐,把所有的不安都消除了。

    捧着他的脸,安小溪一刻也不想挪开眼,有些哽咽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来的。”慕琛说着坐起来,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抚摸她的发:“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安小溪听闻摇头,小声道:“没事,慕琛你、你只要来了就好,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别说他来的这么早,就是几个月,几年,她都会等他的,他不来,她就一直等下去。

    慕琛的怀抱很温暖,安小溪在这个温暖安心的怀抱里几乎要沉溺下去。

    好一会儿,安小溪忽然想起来,慕琛昨天晚上到了,那么慕笙……

    “慕、慕琛,你和阿笙发生什么了吗?他人呢?”安小溪急忙放开慕琛问道。

    慕笙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不希望慕琛和慕笙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冲突。

    慕琛望着她担忧的表情,深叹口气道:“小溪,你就是太善良了,这点不好。”

    安小溪抓着他的手道:“慕琛,阿笙没有对我做过分的事情,除了把我带到这里来,他没有对我做任何过分的事情。”

    “我知道。”慕琛点点头道:“昨天晚上我和他见过了,他已经走了。”

    安小溪怔了怔,迟疑的问:“走了,他去……哪了?回巴黎了吗?”

    慕琛摇头:“他大概是不会回巴黎了。他要去世界各地走走。”

    安小溪一听,一双水眸变得黯然了起来。

    “是我逼走他的。”

    是她逼得他走的,慕笙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离开的,他一定觉得没办法面对她和慕琛的幸福。

    最后的最后,她没想到她和慕笙连道别都没有。

    “小溪,他有话让我转告你。他让我告诉你,没认识你之前巴黎的刺杀事件是他做的,在救慕轩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要慕轩不要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你不欠他什么,既不用觉得愧疚,也不需要感激。”慕琛抚摸着她的长发,把慕笙说的话转告给了她。

    安小溪低着头,咬住了下唇。

    其实前面那件事,她昨天晚上就猜测出来了。如果慕笙对慕琛有竞争的意识,那么做那件事就很正常。

    后面这个她没有想到,她能记得的,只是那个大雨夜,他抱着她拼命狂奔的样子。

    或许有那么一瞬间,人都有黑暗面,他当时应该也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可是……

    “可是阿笙、阿笙他最后还是拼了命的在台风中保护了我和轩轩,他还是救了轩轩。”捂住脸,安小溪的泪水无声的滚落下来。

    说什么不曾欠他什么,到底欠没欠,她难道心里还不清楚吗?

    欠他的,只怕这辈子已经不能还清了。

    慕琛将安小溪抱入怀里,点头道:“嗯,最后他还是救了我们的孩子。所以下一次,等他能够重新回来面对我们的时候,坐下来一起吃一顿饭吧,你,我,轩轩,爷爷,还有慕笙,一家人一起吃顿团圆饭吧。不要哭了,他以后一定还会回来的。”

    安小溪在他怀里点头,反手抱住了他。

    她想,现在这样或许对两个人都好,他们不必要彼此看着对方,不用心绪复杂。

    她的愧疚就慢慢消磨。

    他的痛苦也渐渐淡却。

    直到有一天,他已经没那么痛了,而她也终于不用只对他抱着愧疚了,那个时候她想坐下来,和他说说话,听他说说走过的地方。

    他会去哪儿呢?也许是天涯海角,也许是梦里的大草原,一定会去很多很多地方,沙漠、岛屿、草原、古城,很多很多地方吧。

    现在她无从得知,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寄明信片。

    但是她想,等到了重新见面的时候,他说着自己看过的风景的时候,一定就能露出梦里的那个笑容了吧,那个她最喜欢的笑容。

    “慕琛,我想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幸福着,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才行,这样才不辜负阿笙的放手。”安小溪红着鼻子蹭了蹭慕琛,说道。

    慕琛将她抱的很紧,很紧很紧,郑重的承诺道:“我会让你很幸福很幸福,你是我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宝贝,我不会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与借口将你抢走。小溪,我们,回去吧,轩轩还在等我们。”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 http://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