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我输了

    “我和慕琛之所以会彼此怨恨,其实真要说都是我母亲的错吧。虽然我知道,是我母亲抢夺了他父亲,是我母亲不对。可是我也为此失去了母亲,所以在心里我也是恨他的。我母亲爱父亲已经爱到痴狂了,有一天以性命威胁父亲带她远走高飞。母亲真的很美丽,我父亲和慕琛的母亲是有感情的,但大多是因为家族的联姻所产生的相敬如宾,和我母亲则是爱情。在他们要远走高飞的那天,慕琛的母亲追了去,大概是慕琛一时间后了悔,想要重回家庭,所以发生了车祸,三个人全部葬身在那场车祸中。”

    安小溪第一次知道关于慕琛和慕笙的这件事,心跳的很快。原来是这样,她只知道上一代有恩怨,但是没想到是因为这样。

    所以慕琛对慕笙恨之入骨,所以慕琛才面对慕笙失去了所有的冷静。

    “慕琛是正室,从小就很厉害,他也从小就恨我,我也不喜欢慕琛。所以就这样我们自然就是势不两立。我没想过抢夺慕氏吗?不,我一直都想抢慕氏,因为我不甘心,我明明也慕家的孩子,为什么我就是见不得光的?我的母亲也去世了,为什么没有人为我落一滴泪。靠近我的人全部图谋不轨,为了我自己着想,我也算是聪明,我隐藏了一切,我身子本来就不太好,所以利用这一点,我保全了自己。”歪头看着安小溪,慕笙淡淡一笑道:“慕琛防着我没有错,他该防着我,因为我本来就是想抢夺慕氏的。”

    安小溪怔怔的眨了眨眼睛,这是她第一次听慕笙说出他想过抢夺慕氏。

    那时候她完全信任着慕笙,觉得慕笙很善良,他根本与世无争,她希望这两兄弟能坐下来好好的吃顿饭,一笑泯恩仇。

    她现在听到慕笙说这些话,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蠢。

    羞愧的低下头,安小溪道:“对不起阿笙,我真蠢,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妄图让你们和平共处,我明明以前也是和阿笙处在一样的身份地位,可是我却……没能真正的体会过阿笙的心情。”

    他内心里的痛苦委屈,和她又是不一样的。这世界上每个人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她想以自己的经历去体会他的痛楚,那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

    她既没能体谅了慕笙,也没能体谅了慕琛。结果,结果现在这个局面,说到底是她的软弱,是她的无知,是她的自以为是、自命不凡所导致的,她竟然是怨不得任何人。

    “小溪你又何必道歉呢,这世界上过的悲惨的人多了,每个人都有鸡肋、痛处,每个人都会为这些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我选的从一开始就是掠夺。我一直在骗人,爷爷对我很好,可是我骗了他,装作很乖的样子,让他对我有所愧疚。慕琛我一直也在骗他,不过他太聪明了,十多个念头,他仍然没有信任我,果然这样的家伙,我是斗不过的。而小溪……小溪你……我也依然骗了你,最初我接近小溪,就是为了打击慕琛。”

    安小溪的心一痛,她知道,最初不代表最后,最初或许是那样的,可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股权,孑然一身带着她走了。

    仰头不敢去看他动人的眸子,她看着天上的星星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道:“阿笙,你看,北极星真亮。”

    慕笙点头道:“是啊,真亮。”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忽而轻笑道:“阿笙,人犯错就和走夜路一样。夜色太黑了,没有灯人就会走岔路。人生太长了,走着走着就难免会犯错。可是你看,不管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在黑夜里仰起头来望着这片星空,看到最亮的北极星,就能辨别出方向了。阿笙,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或许不太够资格,但是我依然想告诉你,我愿意成为阿笙最好的朋友,充当阿笙的北极星,下次不要再犯错就好了,在犯下无法挽回的错之前,我会拉住阿笙的。”

    慕笙笑了起来,动人的唇扬起,在昏黄的光线下,好看到有些不真实。

    “小溪,你怎么这么傻,我做了那么多欺骗你的事情,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慕笙问。

    安小溪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夜风她吹的有些困,安小溪的眼皮打起了架,但她还是说道:“我想和阿笙做朋友,以前是,以后是。阿笙,我希望你幸福……”

    慕笙笑着,仰着头看天上的北极星。真的好亮,好美,这颗星,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呢,真好。

    一滴泪落了下来,慕笙起身走到安小溪的身边,她已经睡了过去,美丽的面容很温和,他俯身,凑近她,在她唇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谢谢你小溪,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好的梦。对不起,要是从一开始,我就能成全你的幸福该多好。我……口口声声说着我爱你,却竟然没有考虑你是否幸福。像我这样差劲的男人,果然结局就该这样。我,承认我输了。”

    ************************

    直升飞机降落在离木屋稍有些距离的地方,慕琛怕惊动了慕笙和安小溪,独自一人向着木屋走去。

    距离有些远,夜色中山风阵阵,慕琛听到了风声中,口风琴吹奏《红河谷》的声音,慕琛微微簇起了眉头。

    安小溪应该不会吹口风琴,那么吹这个的人是慕笙?

    这个时间还没睡吗?

    慕琛想了想,并没有绕开路,继续走向前去,想看看慕笙到底在搞什么。

    远远的,慕琛就看到木屋的灯亮着,慕笙独自一人坐在一旁吹着口风琴,没有安小溪的影子,慕琛蹙眉。

    小溪是已经睡下了?还是被他禁锢着?总之先把慕笙控制住再去找安小溪吧。

    慕琛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一步步的靠近过去,慕笙应该是看到他过来了,却也没停下来,依然在吹着口风琴,他泰然自若的样子看的慕琛的脸色越发凝重,心中的不断的怀疑他到底在想什么。

    慕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凄美动人的一曲《红河谷》吹完的时候,慕琛已经站在了慕笙的面前。

    慕笙把口风琴拿开看着慕琛,慕琛也看着他:“小溪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她在里面睡着,很安全,你放心,既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我也没对她做什么。”慕笙淡淡的说着,站起来与慕琛平视。

    慕琛沉声道:“最好没有,如果你对他做了什么,即使爷爷拦住,我也饶不了你。”

    “爷爷还好吗?”慕笙笑了下,问道。

    慕琛狐疑的蹙眉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把话题转到这上面,但还是点点头道:“前段时间生病了,不过已经好了,没什么大事。”

    草坪被风吹成了海浪,慕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然能和慕笙和平的在这里谈话。他应该很激动才对,应该揍慕笙一拳才对,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竟然很平静的在和他对话。

    而现在这样的气氛,就给了他这样顺势而成的交谈形式。

    “好就好。”慕笙垫点头说道:“我和小溪打了一个赌,如果你能找到我们,我就退出,看来是我输了。”

    慕琛冷眼看着他道:“你本来就是会输的,小溪心里的人始终都是我。”

    慕笙笑了笑,薄唇扬起有点淡薄又有点讥讽:“即使她心里有你,我也不是输给你,我是输给她。”

    输给了她的善良与温柔。要不是她这样的好,让我找不出一点点可以将她弄脏的理由,我不会放开她的。

    慕琛,我没有输给你,论爱她,我不比你差。我输在了她是救赎我的而,而救赎她的人,只能是你。

    光吸引影子,影子追逐光。

    你是安小溪的光。

    安小溪是我的光。

    我只是输了这个而已。

    慕琛虽然对慕笙的说法不太爽,却也是没有说什么,看起来慕笙是真的要放手了。只要他放手,为了安小溪,他不会和他计较什么。

    毕竟在安小溪心里,这个男人还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

    然而慕笙这时却拿起了一旁简单的背包,对慕琛道:“既然你找到这里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她,就交给你了,我走了。”

    慕琛蹙眉:“你要去哪儿?”

    慕笙想了想,摇头:“还不知道,天涯海角,好多地方我想去看看。”

    “你是觉得没办法面对我和小溪吗?”慕琛问他。

    “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过自负了,我之前拆散你们的时候,可也是天天面对着你们。”慕笙说道:“我还没有对小溪死心。我放手,只是因为我知道她的幸福始终都不是我。”

    “虽然我不想承认,可是你走了,小溪会自责,也会伤心。我当然还是很讨厌你,但仅仅做朋友。我可以准许,所以你不用走。”慕琛严肃的说道。

    慕笙冷笑:“我不要你的施舍,再说你们的幸福,谁要去看,我不想看,也不会祝你们幸福。”

    很爱很爱一个人,所以啊,没办法抱着虚假的笑脸祝福。可是我依然是希望你幸福的小溪。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 http://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