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只有我们两个人

    慕琛从早晨起来的时候,内心里就开始担忧和忐忑,安小溪说今天就要和慕笙谈谈,差不多八点的时候,慕轩打电话来说昨天晚上他和自己妈咪聊天,安小溪告诉他会和慕笙坦白之后就跟着他回家。

    这是好事,从昨天开始一直发生的就都是好事。

    安小溪要和慕笙说清楚要和他回a市,慕轩也和安小溪坦白了他和自己有联系的事情,安小溪非但没有责怪,还叫轩轩带话给他,她很快就会把事情说清楚,到时候会给他打电话。

    慕琛在酒店里一整个上午都握着手机在等安小溪的电话,但是她始终都没有打过来。慕轩那边也没传来消息。

    慕轩告诉他,如果小溪那边有什么情况也会给慕轩打电话的,由慕轩来告诉他。

    实际上慕琛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和慕笙谈来的比较安全,可惜安小溪和慕笙毕竟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需要谈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说清楚。

    四年的时间,慕笙付出了,安小溪希望给他一个郑重一点的分手,也是尊重这段感情。

    慕琛只希望慕笙能认命接受这个结局,说白了,当初也是他插足自己和安小溪,四年的时间,小溪的心中也仍然没有他,他该认命了。

    虽然不喜欢慕笙,但是慕琛想慕笙应该不会伤害安小溪。因为两个人再怎么样也是兄弟,对女人动粗这种事情。慕笙不可能做的出来吧。

    慕琛不断的安慰自己,可是还是止不住的内心慌乱。他忍不住打电话给慕轩,让慕轩打电话给安小溪。

    慕轩乖乖的打了,电话的那端却显示的是关机。慕轩迟疑了下,又给慕笙打电话。

    他一个小孩子,打电话过去慕笙应该不会起疑心。然而打过去,电话依然是关机。

    慕轩蹙起了小小的秀眉,身边的小朋友都在笑闹,慕轩匆匆的跑出去在走廊上打给慕琛。

    “喂,轩轩,怎么样,你妈咪那边没有问题吗”慕琛急忙问道。

    慕轩开口道:“妈咪的手机打不通,我又打给了干爹地,还是打不通。我的感觉不太好,你还是去找下妈咪吧。”

    “好,我这就去找她。”听慕轩这么一说,慕琛的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道,在挂断电话之前,慕琛沉吟了下对慕轩道:“别怕,不会有事的。”

    慕轩紧紧的握着手机,神吸一口气道:“爹地,请你保护好妈咪。”

    电话说完就挂断了,这是慕轩第一次叫他爹地,紧握着手机,慕琛下定决心,儿子的第一个请求他必须要完成。更别说,需要被保护的人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

    安小溪和慕笙的手机不可能同时没有电,两个人的身份都是必须24小时开机的,这个时候关机真的叫人不得不多想。

    然而慕琛仍然希望一切都是虚惊一场,他希望去的时候看到安小溪只是希望慕笙和他不被任何人打扰,所以才关机谈谈。

    该死的,他真是太放松了就不该让安小溪和慕笙单独谈什么,他该一直跟着安小溪才对

    出了酒店,慕琛开车就走,一路狂飙到安小溪和慕笙所住的房子,门前的栅栏上蔷薇花安静的开着,铁门观着,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慕琛想也没想奇偶翻过了铁门进去了,站在门前他深吸了一口气按了门铃。

    门铃响了好几声却没有人回应,慕琛用密码进入了房子内、

    慕琛的心跳的很快,桌子上放着两杯茶,显然是喝过的,想来慕笙和安小溪在这里谈话来着。慕琛走进去之后他开口在房间里呼唤:“小溪,慕笙”

    没有任何人回应,没有任何声响。慕琛走到桌子旁触了下沙发,和茶,发现都是冷的。他匆匆的上了楼又检查了一遍确定人的确不在,拿起手机打给慕笙公司的前台。

    “喂您好,这里是yk集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你好,我是慕氏集团的负责人,我有生意想和你们总裁谈一下,请问他在吗”

    “非常抱歉,今天总裁并没有来,您方便留下姓名联系方式吗我会替您”电话还没说完就挂断了。

    慕琛手一直在颤抖几乎要把手里的手机摔出去了。

    不在,也就是说两个人的确是在送完慕轩去幼稚园之后就回来谈话了,也并没有去公司,那么小溪和慕笙去哪里了

    难道说慕笙和小溪说完话,平静的一起出去了没有发生争执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发生肢体冲突的迹象,很平静的样子。

    平静

    慕琛正在思考着,回身看到那桌子上的茶。

    不会

    走过去,慕琛拿起了茶看了又看,因为茶已经凉了,所以他能很明显的看到有一个杯子里有沉淀物,而另外一个杯子里是没有的。

    “该死”慕琛咬牙切齿的骂,拿出手机打给章铭。

    章铭在来的路上已经被叮嘱了随时做好准备,这时候接到他电话急忙接起来道:“总裁,有什么吩咐”

    “小溪被绑架了,去查所有船只航班,我”话音还未落,慕琛的视线落在了后院的草地上。

    他走过去站在玻璃窗外看着那熟悉的草地形状,闭了闭眼睛道:“不用找了,他们是开直升机走的,等我回去。”

    慕琛说完挂断了电话。

    他也经常用直升机,所以用直升飞机之后,草地会被弄成什么样子他很熟悉。

    慕笙应该是有直升飞机的驾驶执照。

    该死的家伙,竟然把安小溪迷晕带走了,转身慕琛匆匆的开了车,第一步他要先去接慕轩。

    如果让那孩子一个人呆着,他的内心里不知道该是多么的恐惧。

    慕琛没想到慕笙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内心里愤怒到不行。

    这就是慕笙所谓的爱情,他四年前口口声声说的比自己强

    那时候至少自己会放安小溪自由,而他呢竟然用这样强硬的手段把她带走,他算什么男人。

    在慕琛怒不可遏去接慕轩的时候,慕笙已经飞了好几个小时。在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将飞机降落在一个小岛上,这里离法国还不太远,早晚会被找到,不过这里只是一个中转站而已,接下来他还要继续带着安小溪离开。

    之所以在这里停下,是因为马上就要天黑了,而安小溪也马上要醒来了。

    把帐篷扎好将安小溪抱到睡垫上,慕笙虽然不想但是却不得不将她双手双脚绑住。

    安小溪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了夕阳,在被阳光渲染的金色海平面上,火红的太阳正向下坠去,那景色美到极致,说不出的动人。

    安小溪怔怔的眨了眨眼,还以为自己是错觉。

    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看到海呢,看到海上夕阳呢

    身体本能的想动,却是动不了,安小溪急忙去看自己,发现自己被帮着,她愣了愣,才想到了她昏倒前的事情。

    是慕笙,慕笙知道自己和慕琛见面的事情,所以他给自己下了药。所以也就是说,则该时候自己能看到海是因为慕琛将她带离了巴黎。

    “慕笙慕笙”安小溪急忙叫了起来,慕笙听到她的声音急忙出现,手里还提着龙虾。

    “小溪,你醒了”慕笙冲她笑道:“饿了吧,我给你做龙虾包吃,你看,这龙虾个头多大。”

    安小溪根本就不看龙虾,有些害怕的盯着他道:“慕笙,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绑起来,还有这里是哪里,轩轩在哪儿”

    慕笙听到她问,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道:“这里是海岛,小溪,我们已经从巴黎离开了,我开着直升机带你走的,没有人能找到我们。至于轩轩,我想他也是到了该离开妈咪身边,去他爹地那里生活的时候了,所以叫人把他送到他爹地那里去了,他爹地应该会很喜欢他,毕竟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慕笙你疯子了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你做的这些事情里没有一件是我同意是我愿意的”安小溪生气的斥道。她真的没有想到,慕笙会做出这些事情来。

    而且他做出这些事情完全没有顾忌她的感受,没有问过他,还把她迷晕了,用绳子禁锢她。

    这完全不是她所认识的慕笙,这根本就不是慕笙。

    慕笙笑了下,表情苦涩道:“我不这么做,小溪你就要去慕琛的身边了不是吗小溪你觉得我做这些事情过分,那小溪你做的事情就不过分吗”

    安小溪抿着唇,张张口说不出话来。她知道自己之前和慕琛有联系对慕笙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可是那些事情,她不想告诉他的初衷,一开始真的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啊。

    那时候她是真的抗拒着慕琛,希望和慕笙在一起。

    见安小溪不说话,慕笙呼出一口气,又扬起了笑脸道:“算了,没关系的。我知道小溪没什么错,错的始终都是慕琛,我这就去做晚饭,你在这里休息下,等我一会儿,马上就会做好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