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被发现的私情

    “轩轩,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安小溪不解的看着慕轩。

    虽然有些怀疑他可能是在说慕琛的事情。

    但是,这种事情不可能吧。这小家伙,怎么会知道自己和慕琛的事情。

    “妈咪抱歉,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其实我早就和爹地联系上了。”慕轩决定坦白,因为妈咪一定会担心自己是否愿意和亲爹地一起生活,与其让妈咪为此有所顾虑而担忧,还不如干脆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妈咪听。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和、和你爹地慕琛,你你们有联系”

    慕轩点头,嘟嘴道:“妈咪,我把一切都和你坦白哦。其实妈咪你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会说梦话唉。从以前妈咪就会叫爹地的名字,前段时间妈咪明明答应了和干爹地结婚,可是却在梦里叫着爹地的名字。”

    “唉我会说梦话”安小溪吓了一跳,这一点她还真的不知道。

    慕笙也是不会发现的,毕竟慕笙晚上是不再她身边的,也幸亏是这样慕笙不知道她晚上会叫慕琛的名字,但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她就完全的暴露无余了。

    慕轩道:“是呀,妈咪说梦话让我很担心,妈咪的心思根本不在干爹地这里,是在勉强自己嘛,因为妈咪总是说干爹地多我们很好,我们不能懂辜负干爹地,可是我真的希望妈咪能幸福,所以我就联系了爹地。这其中有一番斗智斗勇,但是妈咪不用知道啦。总是结果就是我发现爹地真的很喜欢妈咪,我向他要十亿的支票,他都给。”

    “你、你拿了你爹地十亿支票”安小溪几乎要叫出声来了,生怕慕笙会听到什么声响,安小溪又急忙压低声音,严肃的看着慕轩:“轩轩,你怎么能拿爹地十亿支票,那是什么数字你知道吗”

    慕轩委屈道:“可人家怕妈咪你被骗嘛。万一爹地坑我们,妈咪还能拿到十亿。”乖乖找到藏着的支票,慕轩双手奉上:“妈咪,你还给爹地吧,我本来就是怕他欺骗妈咪才拿的,现在我完全相信爹地对妈咪是真心喜欢的。”

    被自己的儿子这么一说,安小溪脸上一红,把支票拿着放好,决定之后拿给慕琛,安小溪才又重回了床上安小溪将自己的儿子抱到怀里,蹭着她的发:“真是,我这个做妈咪的,却叫自己的儿子担心了,对不起轩轩。”

    慕轩仰起头在她脸上啵的亲了一口,调皮的眨眨眼睛道:“我可是妈咪的守护天使,我只希望妈咪过的幸福,其他的事情我都无所谓。妈咪,我知道妈咪一定觉得很对不起干爹地。但是轩轩答应你,以后也会对干爹地很好很好,所以妈咪,你要和爹地在一起,这样妈咪才能幸福。”

    干爹地对不起啦,这种时候真的只能把你卖掉了,在我眼里始终都是妈咪的幸福最重要的。

    干爹地你这么喜欢妈咪,也是会为妈咪的幸福退让一步的吧。

    安小溪低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安小溪问:“那轩轩,你告诉妈咪,你喜欢爹地吗”

    “哼,谁要喜欢他呀,我才不喜欢。”慕轩立刻傲娇的反驳。

    安小溪无话,这叫她怎么说。自己儿子一脸傲娇,这是真喜欢还是假讨厌呢这么可爱,真的不想拆穿他。

    慕轩见自己妈咪一脸复杂的表情,嘟起了小嘴:“好啦好啦,我承认,虽然我现在还一次没有叫他爹地,但是我、我是觉得他不错的,比起和干爹地在一起,我觉得和爹地在一起更有父子的感觉,我不用很乖,不用会说话,可以向他提要求,甚至于发脾气,他还会抽时间陪我玩,对了对了,他还说要养一条金毛,要把草地改出一个足球场。”

    慕轩越说越有点兴奋,好像新的生活近在眼前,安小溪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抚摸着他的发。

    她早就该明白的,任凭慕笙再好,可是在这个孩子的心里,他依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太懂事,比一般的孩子的智商高不说,心里也很成熟。

    这样的他知道慕笙不是他亲生父亲,想必有太多的事情没办法去向慕笙请求。哪怕只是陪他玩一会儿游戏。

    可是说到底他也是个孩子,渴望父爱这种事情他不说,内心里却是有这样的想法的。

    “轩轩,妈咪会和干爹地把事情说清楚,之后我们跟着爹地回家好不好”安小溪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问道。

    慕轩点点头,开心的答应:“好。”

    安小溪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在书房里的慕笙已经看到了监控视频。

    他看到了慕琛登堂入室在这个家里,进入了安小溪的卧室,甚至于临走的时候,慕琛还拥抱了安小溪。

    在卧室里的那么长时间,他们在做什么

    眼底翻滚着汹涌的黑潮,慕笙的手不停的颤抖。

    这一幕幕就像是针一样刺着他的眼睛。

    该死的慕琛,该死的慕琛他日防夜防竟然还是没有防到他。还有小溪,小溪,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已经答应了要做我的妻子,为什么背叛我。

    “不对,小溪,我认识的小溪不是这样的。”慕笙抓住头,头疼欲裂的感觉让他痛苦不堪。

    慕笙从椅子上踉跄着站起来,没走几步人就倒在地上,在冰冷的木板上就那么躺着,慕笙眨了眨眼睛,眼泪从眼里流了出来。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啊。

    当初即使慕琛背叛她成那样,她都没有背叛慕琛,这四年来也没有和自己在一起,她一直洁身自好,圣洁如一朵玉兰花。

    而为什么当面对自己时,他却做出了这种事情。

    是因为慕琛,一定是慕琛太特殊了,慕琛没有出现的时候,她已经下定决心和自己在一起了,但是慕琛、慕琛

    是了,慕琛太特殊了,是因为当初是慕琛把她从安家那个深渊拉出来的,是因为慕琛侥幸先遇见了她,是这样的没错。

    小溪是属于他的,谁也不能夺走,谁也不能

    四年的等待才换来的现在的一切,他绝不放手。他不能成为一个失败者,不能像自己的母亲那样,这人生中唯一想要得到的东西,他该得到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慕笙擦掉眼角的泪水深吸一口气拿起了手机。

    “喂,明天九点,派直升机过来。”电话说完挂断了。

    这一夜,暗潮汹涌却没有任何的易动。

    慕笙将心里的痛苦深深的埋在了心底,此刻没让任何人知道。

    第二天的早晨,和往常一样,安小溪和慕笙送了慕轩去上幼稚园,临走的时候,慕轩抱着安小溪小声道:“妈咪,有事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不用说什么,我会叫爹地去找你的。”

    “乖,别想太多,你干爹地很温柔,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安小溪说道,抚摸了下他的发。

    她内心里不是不紧张,只是她在想,慕笙即使会发脾气,但是以前的事情要是说出来,慕笙应该会放手的。

    她到现在知道那些事情也没有恨慕笙,那时候她自己的立场也太不坚定了,这四年来他的照顾,安小溪也很感激。但是必要的事情,她希望能以这些事情要慕笙理智。

    她或许亏欠了他,但是起因终究是不能被遗忘的。

    回去的路上,安小溪酝酿了下开口道:“阿笙,我们先回家里吧,我有话,想和你说。”

    “是吗好,那我们就回家。”慕笙温柔的笑着,没有任何的异样,安小溪也完全没有怀疑他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把车开回了别墅,一进别墅,慕笙就道:“对了。我新做了果茶,你喝一杯吧。”

    慕笙说完去冲了两杯果茶过来,芬芳的果茶香气在空气里弥漫,安小溪闻到这舒缓神经的果茶的香味,紧张的感觉逼的她几乎要表情失控,她现在正需要这个。

    拿起来连喝了两口,安小溪放下茶杯对此时坐下来的慕笙道:“阿笙,有件事我不得不和你坦白了。”

    慕笙看着她,温柔的笑着道:“小溪,昨天慕琛来过了吧。”

    安小溪的心一下子被揪紧,脸色刷的白了。

    “阿、阿笙,你怎么会知道”

    慕笙道的:“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慕琛他引诱了你,不过没关系小溪,我不会怪你,反正你永远都不会被慕笙抢走,因为小溪已经要嫁给我了。”

    安小溪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慕笙竟然知道慕琛来过,这么想着慕笙的影像在眼前模糊了起来。

    安小溪张口想说什么,却只觉得一阵晕眩,紧接着她便倒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了。

    慕笙看着昏过去的安小溪,走到她面前抚摸着她的发道:“小溪,我们现在就走吧,离开这个地方,让慕琛再也找不到。”

    慕笙说着将安小溪打横抱起,迈开步子向后院走去,在那里一架直升飞机堪堪降落下来,直升机卷起的风挂乱了慕笙的衣服和安小溪的发。

    慕笙头也不回的上了直升飞机。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