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慕琛来探病

    第二天的早晨,大概是前一夜的焦躁心烦弄的,安小溪真的生病了。

    “妈咪,你还好吗”慕轩靠在她床边担忧的问。安小溪抚摸他的发道:“没事的,我只是身体有些没有力气,轩轩不用担心,刚刚妈咪已经吃过药了,你快去上幼稚园吧,呆在这里,妈咪会传染给你的。”

    慕笙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庞,道:“小溪,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你今天还有合同要签,怎么能留下来,快点走吧,我没事的。”安小溪推他道。其实内心里安小溪是松了一口气的。

    因为她真的生病了,今天不需要上班,也就不需要和慕笙相处,这样更好,否则她如果在慕笙面前露出什么不自在的表情,实在会很糟糕。

    她现在还没有酝酿好怎么去和慕笙谈。

    慕笙真的很想留下来照顾安小溪,可是今天真的有份重要的合同要签,只得道:“那好,你自己在家,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好,有事情我给你打电话。”安小溪点点头应道。

    慕笙也点头,带着慕轩离开,慕轩临走时和安小溪挥手,转回神来,大眼睛就转了又转。

    好机会

    慕笙把慕轩送到幼稚园开车前脚刚走,慕轩就拨通了慕琛的电话。

    电话接的很快,不等慕琛开口,慕轩就开口道:“喂,我妈咪生病了,现在我和我干爹地都不在家,你的机会来了。”

    慕琛听到安小溪病了,一怔道:“你妈咪了怎么了”

    “感冒咳嗽,听好了,我家的密码是:##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下面的要你自己努力。”慕轩很是小大人的说道。

    听的慕琛禁不住失笑,温声道:“好,我会努力的。”

    “嗯哼。”慕轩说完挂断了电话向里面走,不一会儿昨天那个来炫耀游戏手柄的家伙凑了过来兴高采烈的对慕轩道:“轩轩,我昨天和我爹地打了一个小时的游戏呢,最新出的手柄就是爽。”

    慕轩撇嘴,兴趣缺缺道:“游戏手柄都过时啦,我昨天用的是最新推出全息投影的眼罩,画面像真的一样,还没发行呢,我爹地从内部给我弄的,哼,没玩过吧。我下次要和我爹戴着眼镜在游戏里一起玩”

    慕轩说完就高傲的走了,雄赳赳气昂昂。后面的小家伙抓了抓脑袋歪头。他怎么有些不太明白呢。

    轩轩不是说,不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吗

    慕笙接到慕轩的偷偷传递情报,当然是马上就打给了安小溪。

    安小溪在床上摸索起电话,还以为会是设计部打来的。看到虽然没有记录在电话中,却无比熟悉叫她心悸的号码,安小溪迟疑了起来。

    接,还是不接

    握着手机就这样挣扎到第一遍电话响结束,安小溪心稍微放了放,谁知道第二遍电话紧接着又打了过来,安小溪呼吸急促,想了想接起了电话。

    “喂。”安小溪只说了一个单音就没有下文了。

    那边慕琛道:“小溪,你今天有时间吗你那天走了之后,陆祁他们才想到有东西忘记给你了,东西都放在我这里,可以见你吗我想把东西给你。”

    “今天不行,我,咳咳咳咳”安小溪急忙把电话拿远一点,但是慕琛依然听到了她咳嗽的声音。

    安小溪的躲藏没什么意义,慕琛的声音紧接着就响了起来:“小溪你生病了吗”

    “我没事。”

    “你现在在哪里”

    “我真的没事,慕琛你不用在意,我只是稍微有些感冒,只是你要给我的东西我不能”

    “你在家里是吧,我现在就过去,你等我。”

    “不必了,我不需”

    嘟嘟几声,电话完全挂断了,安小溪握着手机,无力的扶住额头:“倒是听我说话啊”

    安小溪根本就忘了怀疑慕琛怎么会在知道她和慕笙住在一起时还这样贸然前来,放下电话她就只顾得上心跳加速去了。

    而慕琛怎么可能让她说出拒绝的话呢,毕竟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去找安小溪,而不是被她拒绝。

    开着车,在路上买了必须的东西,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以后,慕琛出现在了安小溪的别墅的门前,虽然慕轩有好心的告诉他密码,为了不吓到安小溪已经不叫她起什么疑心,慕琛还是按了门铃。

    沙发上,早已经在等待他来的安小溪窘迫的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淡蓝色长裙,安小溪忍不住脸红。

    为什么她要刻意去换了长裙出来,而且因为唇色苍白,她还偷偷的擦了一点点的唇液。

    这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十八岁的丫头要见初次约会的对象一样,未免太紧张了。况且,她没打算叫慕琛进来。

    安小溪起身走到门前打开门,慕琛一身蓝白条文西装站在外面,手里提着东西。

    安小溪站在门内却没有让他进来。

    “你、你把东西放下就行。”安小溪开口。

    慕琛侧目道:“但是我不只把东西带来了,还买了一些药来。”

    “我、我这有药。”安小溪咬着唇道。

    慕琛深望着她躲在门内无奈道:“小溪,如果你不让我这样进去,我就要破门而入了。你该知道,拿东西前来是借口,我只是想见你而已。”

    安小溪咬着唇不说话了,她有点不敢叫他进来,毕竟她和慕笙住在一起,让他进来不太好,可是

    看着慕琛手里提着的那些东西,安小溪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软道:“只是呆一小会儿是可以的,慕笙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回来。”

    “好。”慕琛急忙答应道:“我不呆太长时间。”

    安小溪这才放了人进来,慕琛进去之后催促着她去了卧室,把水果切好,水和药准备好,就拿去了房间。

    安小溪忐忑的坐在床上,见他进来十分的不自在。以前两个人明明一直都住在同一间卧室,还一同睡在床上,这明明不是什么值得紧张的事情。可是现在慕琛走入她房间,安小溪却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让她紧张,有点害怕,又有心跳加速。

    慕琛把东西放在桌子旁道:“先把药吃了吧,这个药很管用,我也问过了不会和其他你吃过的感冒药有任何的冲突。”

    安小溪点点头,把药吃了之后喝水,嗓子里忽然一阵酸苦,安小溪苦的张开口,忽然一颗梅子塞在了嘴巴里。慕琛含笑道:“这个药很苦,所以我为你准备了梅子。”

    安小溪脸蛋红彤彤的,小声道:“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

    “怕你害怕不敢吃,毕竟你从以前开始就对苦的东西很没辙。”慕琛说着在床边坐下,随手抽了纸巾放在她唇边:“把核吐出来。”

    安小溪躲了下,“我自己来。”

    “乖。”慕琛温柔的看着她,安小溪无奈只好把核吐在了纸巾上,接着慕琛又递给她水喝了一口,看了看表叫她十分钟后之后才吃水果。

    安小溪被慕琛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更加无措了。

    这个人,怎么不仅不放弃,还越发的超过了。

    两个人在安静的氛围中,温度开始莫名其妙的上升,安小溪觉得燥热不已,呼吸困难。

    是药物的作用吗还是慕琛在她身边的原因

    她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冷香,那是属于慕琛的味道,闻的她要发晕了。

    不行,再在这样的气氛下呆着她会没办法存活的。

    把短发挽了一下到耳后,安小溪鼓起勇气道:“你该走了。”

    “我才呆了不超过十分钟。”

    “这就是我说的一小会儿。”安小溪狡辩。

    慕琛看了她一眼,看来只有出杀手锏了,从身侧的小袋子里,慕琛拿出一个碟片道:“要看恐怖片吗”

    安小溪怔了下,蹙眉:“你、你这是引诱,是设计。”

    慕琛温柔的笑,凑上去在她额头上落了一个吻道:“都不是,我只是在讨好我喜欢的人。要看吗你应该很久没看过了吧。”

    安小溪挣扎犹豫,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大多数时间都绷紧了神经,处于惊讶和混乱的状态,已经好久没放松了。

    看着碟片犹豫了下,安小溪咬着唇道:“好、好吧,但是慕笙不知道”

    “我会在他回来之前离开的,虽然这样不太好,但是我有找人盯着他。我不希望给你制造麻烦。”慕琛体贴入微的说道。

    安小溪心里略微有些歉意道:“对不起。”

    慕琛笑:“傻瓜,你有什么可道歉,我现在做这些都是在为我自己。我可是要努力才行,努力的抓住你的心,不会放过任何迷惑你的机会。”

    慕琛说着起身去放碟片,安小溪看着他的身影,手指搅动着被子。

    这四年,她从来没有和慕笙一起看过恐怖片,那些属于她和慕琛的甜美记忆,她从来没想过要让其他男人和她做那些事情。属于慕琛的美好记忆,永远都只属于她。

    慕琛,是她心里,谁也不能碰触代替的人,她一直好好的藏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