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那个人的真相

    “怎么会煌影你怎么可能”安小溪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煌影。

    她有些不太相信,他一直都是友好的,即使喜欢她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因为喜欢她,他想提高自己,这样一个为了喜欢的人去拼搏努力的人,也会去做这种事情吗

    看到安小溪错愕的表情,煌影心中一痛,嘴角扯起了一丝丝的苦笑。

    人,果然要为自己犯下过的错误,种下过的恶果负责任,种下怎样的种子,未来果然就是要品尝这颗种子所发出来的果实。

    现在他品尝到了自己当年种下的恶果种子所结出来的果实,果然真的好苦涩。

    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自私,如果自己真的贯彻了自己的根本,在成功之后才回去追回她,即使当初不成功,两个人也终将从做不能情人的人变成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她把自己看作好朋友,而自己,却不得不面对这难堪的时刻。

    “对不起,我要为我的自私道歉,我的感情太自私狭隘了。我忍受不了那么久的不能相见,在国外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孤独寂寞,那时候我遇见陈珊妮。于是我萌生了一种念头,那就是和陈珊妮联手,让陈珊妮去迷惑慕琛,然后我把你抢走。对不起,我太盲目自我,一直觉得你在慕琛那里过的不好,觉得慕琛只是强行霸占了你,觉得你是被他骗了,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和自私。”

    为了这份愚蠢和自私,他破坏的自己这一生中最爱的人的幸福。

    爱情大概真的是自私的,可这不能成为耍阴谋手段理直气壮的借口。这是不对的。

    他只懊悔在她走后,他才幡然醒悟。

    安小溪的心狂乱的跳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她没想到,真的没有料想到,像煌影这样好的人,为人正直热情,却也竟然被爱情迷惑了双眼。

    或者,这世界上本就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人,她不觉得失望,也没有怪罪煌影的意思。

    谁都爱情不自私她当初知道觉得面对慕琛没有自私的资格,要不然她也想自私,如果她不是出身低微,内心里始终自卑,如果她是像陈珊妮一样出身高贵,她想那个是她大概也是不会放手,会以更加强势的态度来对待吧。

    浅浅的笑了一下,安小溪道:“煌影,没有谁规定谁的爱情必须是无私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也不觉得煌影你给我造成了什么危害,即使没有你,我和慕琛也许也会分开,这就是命运。”

    面对安小溪的宽慰,煌影一点都没有被安慰道,这样的安慰太不正常了。

    严肃的看着安小溪,煌影道:“可是如果没有陈珊妮在其中,我想小溪是不会轻易放开慕琛的,我知道你们的误会源头是慕笙,但是陈珊妮说她自己是慕琛初恋女友这件事,也影响着小溪你当初的判断吧。”

    安小溪张了张口,无话可说。

    煌影说的没错,她之所以彻底死心,是因为觉得慕琛已经有了其他女人,陈珊妮在他房间里那个影像的冲击太大了。

    低下头,安小溪想,如果没有那一幕,她会和慕琛说的,说她有了两个人的孩子。她也会再苦苦挣扎一下的。

    煌影见她不说话,想也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这些年他是了解她的,叹口气,煌影道:“小溪,我是知道你的,你和慕笙在一起不合适,回到慕琛身边吧,你们之间都是误会,是我们这些心怀不轨的人硬是要拆散你们的,你们不该分开的,慕琛从未爱过你以外的女人。”

    安小溪搅动着手指,苦涩道:“可是,我、我不可能回到慕琛的身边了,以前再多的误会,现在即使解开了,我也无法挽回无法回头了。煌影,我已经选择了慕笙。他这四年来真的对我很好,我不能抛下他。”

    “小溪,你和我说过,慕笙一直以你的朋友的身份在你身边吧,他什么时候向你告白,说喜欢你的。”

    安小溪咬着唇,想了想道:“我、我记得是,是当初那场新产品发布会之后,我和慕琛中途立场,我们之间爆发了矛盾,我身体不舒服晕倒了,慕笙把送进医院时告白的。”

    好像就是那个时候,慕笙说要照顾她和孩子,要带她走,不让她再受到伤害。

    “是吗那么,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对你很好的人的人品问题了,因为在那之前,有次应该是你、慕琛、陈珊妮、慕笙,四个人都出席的一次聚会中。陈珊妮看出他对你有意,于是拉拢他,他虽然拒绝了,却对陈珊妮说要她在慕琛身上好好的努力,你,他自然有办法得到。”

    “不、不可能。”安小溪摇头,脸色刷的白了。

    她瞳孔收缩,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那场聚会她是有印象的,那个时候慕笙绝对没有对她透露过一点喜欢她的信息,他说只希望和她做朋友。

    他怎么会说出、说出那种话。

    煌影叹口气道:“我知道,要你去否定一个对你很好的人,非常的难。你不会想要去揣测这个人,但是小溪,有些事情如果你真的抱着这个态度去想,一切就不一样了。我这次来也不是贸贸然就来打乱你生活的。我对陈珊妮说过,如果你真的过的很幸福,那么我不会出现,现在既然我出现了,就说明你并不是那么幸福,所以这一次,我要真正的让你幸福。”

    吸了口气,煌影开口道:“小溪,这四年,你在哪里”

    安小溪结结巴巴道:“新、新西兰。”

    “四年都在那里”

    “嗯。”

    煌影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翻看了下新西兰那边的信息,走过去放在了安小溪的面前:“小溪,你看下这里有没有你呆的城市。”

    安小溪看了下,指着一个地方道:“是、是这里。”

    煌影点点头道:“我给你的,是慕琛派人寻找你留下足迹的地方,每个地方必定是地毯式的寻找。你竟然没被找到,可见有人躲避工作做的非常好。实际上像澳大利亚新西兰这种地方,是慕琛最先派人寻找的地方,他想到你身体那时候特别不好,所以慕笙大概会带你去静养,所以去了这个地方。结果他却没有找到你。”

    安小溪的脸越来越白,心脏像是被人开了一个风口一般,呼呼的刮着飙风。

    “是、是巧合,一定是巧合的,慕笙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他、他是救了我的,对我很好,四年来杨子浩照顾我,从来都是温柔的,为什么”

    “小溪,就连你没想到的我,也会为了我的私欲,做出了那种错事,那个人为什么就不会。你可知道,当我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想的是什么吗”蹲下来,煌影温和道:“我想的是我会对你好,我能给你幸福,我能比慕琛带给你的幸福还多。我就是这样想的,以爱的名义犯着错,还高举着真爱的旗帜。”

    没有人十全十美,没有人完美,没有人不会犯错,更没有人不会做坏事。

    男人不就是最擅长这个吗以爱的名义去伤害。想着,给你点伤害又如何,反正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都是抱着这种心态去伤害自己所爱之人,他和慕笙做了一样的事情,所以他很清楚。

    安小溪捂住嘴巴,颤抖不已,她要强忍着才不让自己的泪水决堤。

    “怎么会这样”

    慕笙早就想把她和慕琛分开了,慕琛防着慕笙没有错,他一定是敏感的觉察到了慕笙对她的感情不一般,他也不是说了一次两次。

    她每次都只是把那当成是慕琛的狠话而已。

    她不想相信这一切,可是这一切都串联了起来。

    慕笙他本身就是目的不纯,他不想自己被慕琛找到解除误会。照片的事情,两个人被慕琛在房间里看到,引发慕琛生气的事情,甚至于那时候他去找慕琛谈判被打的事情。

    一切都开始显得不那么简单,一旦抱着这样的眼光去看,好多令人心痛的疑点全部都会冒出来。

    阿笙,为什么会这样

    我信誓旦旦的以为着你对我那样好,我亏欠你好多。我下定决心,即使我心里还有慕琛,我也决心要一辈子呆在你身边,任凭慕琛怎么动摇我的内心,我也没能背叛你。

    我戴上了你送的戒指,甚至于答应了你下周就要结婚。

    可是我到现在才知道,你的一切可能都是阴谋。你为了我做了是很多,但却竟然不全是好的,也有好多坏的地方。

    好乱,全乱了。

    “煌影,我、我该怎么办,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安小溪一时间很是茫然失措,颤抖的问煌影。

    煌影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道:“小溪,既然是错误的,就把错误纠正。现在我想支持着你的幸福,可是在看我看来,只要小溪你和你真正爱的人在一起,你才会幸福。小溪,回慕琛的身边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