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我的身边是你的归途

    安小溪攥着胸口,那个地方窒息一般的疼。你也一样啊慕琛,你不会明白,伤害你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当我挽着慕笙的手看到你时,我脸色苍白并不是不想见你。

    而是当我想到你可能为看到这一幕难受时,心脏就抽疼的厉害。

    摇头,安小溪道:“像我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慕琛你根本没有必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跟哥哥结婚,现在又要和弟弟结婚,我这种坏女人,慕琛你该狠狠的甩掉啊。”

    慕琛摇头,一双漆黑的桃花眸里盛满柔情道:“即使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退让一步。小溪,你已经把我改变了,我回不了头了。我以前,最在意慕氏,现在为了你,我觉得慕氏根本就不重要。现在的话,我已经能忍受了,你就算和慕笙做朋友也没关系了。我以前折磨你,是因为我有心理疾病,因为父母的事情,我对慕笙从小就有敌意,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偷偷治疗了,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所以即使你和慕笙做朋友也没关系,你不算抛下他啊。”

    安小溪瞳孔收缩了下。

    治疗

    偷偷治疗

    难道说那时候

    “难道说、难道说那时候,你每天半夜里出去是为了治疗”捂住嘴巴,安小溪难以相信。

    慕琛苦涩的点头,颓然的按住头:“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种不可救药的地步,我当初就不该为了自尊隐瞒我有心理疾病的事情。我该说,我真后悔,那场舞会之前,我真的打算和你好好谈谈,但是、但是我看到那种照片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小溪”

    “什么照片”安小溪迟疑的问。

    照片她怎么从来不知道照片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照片。

    慕琛攥着手道:“是你和慕笙抱在一起的照片,有两张额,一张是在学校里的照片,另外一张是慕笙公开身份那天,你们在花园抱在一起的照片,我”

    “怎么会,怎么可能,我和他没”

    “我知道。”慕琛走上前来。坚定道:“我知道你和他没什么,对不起,我当时并不知道,但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小溪你仔细想想,仔细想想我们在一起的幸福的时光。如果没有那些事情,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轩轩也是,他应该在出生就和他父亲在一起。只有我和你以及轩轩我们在一起,我们才算是幸福的家庭不是吗小溪,我不求你现在给我答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被你的善良左右,答应我,为你的幸福着想,也为轩轩的幸福着想。他是真的想要和自己的亲生母亲以及并非亲生父亲的人一起生活吗”

    “慕、慕琛,你、我”安小溪语无伦次,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来反驳,慕琛的手指放在她的唇上止住她的话,轻轻将她抱在怀里,温柔至极道:“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你只要知道,我爱你,一直爱着你,我的手臂是为了抱住你而存在的,我的唇是为了吻你而存在的,我身上血液为你沸腾,天荒地老,我都爱你,等你,我要把你带回我身边,你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我的身边,是你永远的归途,只要你想,任何时候我会等你到来。”

    安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送上车的,只是当她从纷乱的思绪中稍微回下神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巴黎霓虹闪耀的都市街道了。

    她闭了闭眼睛,耳畔响起的仍是慕琛的话。

    我的身边,是你永远的归途,只要你想,任何时候我会等你到来。

    好狡猾,慕琛真的好狡猾。抱着她,用那样温柔的声音,说着缠绵的情话,叫她怎么能不心乱。

    她已经很乱了,他还这样步步紧逼,实在套狡猾了。

    而她自己也不好,她没有办法果断的去拒绝他,脑海还总是想着她的事情。

    原来,当年他在夜里出去,都是为了她。她想起那场舞会前,他在别墅里的时候对她很温柔。

    他说想和她好好的谈谈。他那时候是不是就是要说她病的事情。慕琛和慕笙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甚至于导致慕琛患了心病。

    而那场舞会,照片的事情,想到照片的事情,安小溪攥紧了手。

    第一张照片她是知道的,那是学校里好事者拍的。而第二张,她仔细回想,想起那天她知道慕笙身份大吃一惊,于是在公园里谈话来着。那时候的照片被谁拍下来了。

    到底是谁会同时拿到这两张照片,而有发给了慕琛。

    这么想来,那时候被慕琛撞见的,是自己和换了浴袍的慕笙。

    慕笙

    安小溪的心一阵揪紧,一种恐惧从心里传来,她急忙抬起手拍拍自己的脸,摇头,安小溪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和慕笙有关系。他对自己很好,很温柔,这几年一直都照顾她,对轩轩更是没话说,怎么可能得设、设计她和慕琛。

    根本不可能,慕笙不是这样的人

    努力把一些恶意的念头打消,安小溪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等下见了慕笙,她不能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不能让慕笙察觉到什么。

    到了家,安小溪发现客厅还亮着光,安小溪打开门进去,看见客厅里,慕笙坐在那里,看到她,慕笙站起来道:“小溪,你回来了。”

    “嗯,轩轩呢”安小溪点头,在心里猜测,慕笙一定很不放心吧。他忍着没有打电话给他,但是那是慕琛的舞会,想来他也不会什么都不想,所以还没睡在这里等他。

    “轩轩呢已经睡了吗”安小溪放下包,怕气氛变得沉默,急忙找话题道。

    “是,刚睡没多久。刚才一起下棋了,他玩的很开心。”慕笙答道。

    “你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嗯,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慕笙一边说一边给她倒了杯水,温柔至极的说道:“累坏了吧,喝口水吧。”

    “还好,没什么累的,实际上后面我都在吃东西。”安小溪低头接过他递来的水杯有些不敢看他,生怕被他看出了她在撒谎。

    慕笙内心里当然知道慕琛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他也想问安小溪慕琛和她说了什么。可是他总在想那样四年前的慕琛不是一样了吗

    他可不想重蹈覆辙那条路,慕琛现在还是两个人之间的禁词。他不能提及,不能让两个人在婚礼前夕生出什么嫌隙。

    误会这种事情,对安小溪来说是个重创,所以慕笙虽然很想问,但最终什么也没问,温柔道:“明天早晨你还要上班,快去洗个澡睡吧,不过明天你可以不用那么早去,九点去也行。”

    “那怎么行,工作就是工作,不能因为这事情而怠慢了。”安小溪急忙道,她本来以为慕笙一定会问什么,谁知道他竟然如此温柔,什么也没有向她问。安小溪觉得对不起慕笙,可是她现在真的想从这里逃开,她都不敢跟他对视,匆匆道:“那我去洗澡睡了,阿笙你也休息吧。”

    “好。”慕笙点头,含笑看着她提起礼服裙向着卧室走去,慕笙看着她的身影内心里很是不甘。

    她演技并不好,所以他知道慕琛一定说了些什么,而她因为慕琛的事情不敢看他,现在打算逃开。

    实际上,他并没有怀疑她和慕琛之间,是不是做过了。他相信她不是那种女人。

    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现在这个女人脑海里,可能想的全部是另外一个男人,他讨厌的男人的事情,

    小溪,你可知道,我内心非常的害怕和煎熬,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确信,你真的要成为我的人了。

    我总觉得你还是很远,很远。

    不要去想他的事情,想着我吧。

    “小溪。”慕笙开口。忽然又叫住了她,安小溪回眸,略微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怎、怎么了吗阿笙”

    慕笙深深的望着她,嘴角划开一抹笑,在灯光下那抹笑容有些妖娆邪魅,他就用那动人的表情道:“晚安,好好享受仅有不多的私人时间,下周我们就要同房共枕了,那之后,我会在床上,在你耳边说晚安的。”

    他实在太邪魅了,像是月夜下的妖精,安小溪的心脏本能的跳乱了几拍,急忙低下头,安小溪羞到不行,匆忙的也道了一句:“晚安。”之后逃掉了。

    慕笙看着她慌乱的身影,内心里的痛楚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这样好多了,至少她脑海里不可能单只只有慕琛一个人了,也会想着他的事情吧。

    冲到自己的房间,安小溪换了衣服进浴室,在浴室里,安小溪抱住膝盖,想着慕琛的话,还有慕笙的话。

    慕琛说他不会放手。那么她结婚了,他也不放手吗

    慕笙在提醒她吗提醒她,她是他的妻子,所以不可以和慕琛有私情。不,他是在提醒自己吧,提醒自己下周两个人就是夫妻了。

    一旦成为夫妻,就要做那种事情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