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背负罪恶也值得的幸福

    慕笙回到家里,把慕轩的脚从浴缸缝隙里小心翼翼的弄出来,又把浴室收拾好,一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慕轩已经换上了睡衣,缩在沙发上,慕轩可怜兮兮的开口道:“干爹地,我今天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吗妈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样子。”

    慕笙很疲惫了,他回到家之后就越发的觉得把安小溪留在那里不对劲。而且,今天慕轩弄出的这事情,实在叫他打从心里觉得不舒服。

    明明平时他是个绝对聪明的孩子,也不会黏人,为什么偏偏今天晚上要出这么多乱子。

    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冥冥之中他在帮着慕琛一样。

    慕笙这么想着却又急忙摇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慕轩不可能帮着慕琛,第一他四年的时间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应该不会帮着突然出现的慕琛。第二,他和慕琛还没见过面,怎么可能去帮着他什么。

    虽然这样想来,慕轩是绝对不会故意做这些事情的,但是他所导致的后果还是让慕笙觉得不悦,偏偏他又不能说他什么。

    他是安小溪的宝贝,是掌上珍宝,而且又极其聪明,如果得罪了这个小家伙,实在没有好果子吃。

    在心里叹口气,慕笙只得点头道:“那好,今天干爹地陪你睡,不过你先睡吧,干爹地现在还不睡。”

    他不放心安小溪,虽然才过去一个小时,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一年那么久。

    慕琛会找她说什么,会对她做什么,这种想法不断的从脑海里冒出来。

    “干爹地我也睡不着,可以先陪我下棋吗”慕轩的声音插进来对慕笙道。

    慕笙再次在心里疲惫的叹了口气,深望着慕轩,慕笙忽然开口道:“轩轩你,会帮我的吧。”

    “帮干爹地什么”慕轩眨了眨眼睛,心中其实有数慕笙所说的是指什么,但是他却摆出了一脸纯真的样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

    慕笙继续开口道:“如果你的亲爹地来抢夺你妈咪,轩轩你会帮我的吧。”

    慕轩心下叫糟,心里暗道干爹地不是看出来什么了吧。心里犯嘀咕,但是慕轩表面上却露出了可爱的笑脸,坚定道:“是呀,我会帮着干爹地的,干爹地对我这么好,我没有理由不帮干爹地嘛。”

    “嗯,我相信轩轩一定会帮我。”慕笙点头,温温一笑道:“下棋吧。”

    慕轩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有被发现。真是的,要是被发现了他就有点麻烦了。这样的话,还是能实行自己的计划的,妈咪到现在还不回来,看来那个人那里应该进行的很顺利。

    呼呼,干爹地真的对不起啦,我真的不是不想帮助干爹地,只是妈咪明显还是和那个人在一起更加幸福。我要为我妈咪的幸福着想,所以再次对不起。

    等妈咪幸福了,我再来向你谢罪吧。

    两个人在这边下棋,而安小溪在舞会的后院里,看着漫天烟花,和郑楚楚小乔在一起,夜风袭来,三个人拿着仙女棒都有些累了,三个人靠在树干上休息。

    仙女棒闪亮着金色的光芒,在夜色中将三个人的脸照亮,郑楚楚侧目看了一眼安小溪,在夜风中开口道:“小溪,你真的要和慕笙在一起吗”

    之前,她们谁也没有提及这个问题,安小溪也就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和他们一起重温美梦。现在郑楚楚提及这里,她再也无可规避这个问题了。

    咬着唇,安小溪艰难的点点头道:“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婚礼就在下周。”

    郑楚楚听闻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站着的四个男人,其中慕琛尤为突出。她仍然能记得那个时候安小溪一心扑在慕琛身上,堪比一个夫奴。

    她是了解安小溪的,她是个长情的人,顾曜那样的男人都能让安小溪对他默默的喜欢了那么久,慕琛这样的男人,和她有过那么深刻的纠葛,她真的能放下慕琛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你真的,能放下慕琛和慕笙在一起你幸福吗我记得,当初你说过的吧,只不慕笙当作朋友,现在他不再是朋友了吗”郑楚楚连珠炮弹的问安小溪。

    安小溪被问的压力极大。

    她到现在还没敢说慕轩的事情,见郑楚楚和小乔的样子应该也是不知道。没说怒轩的事情,尚且被问到这地步,她不知道自己如果说了慕轩的存在,说了慕轩是慕琛的孩子,会不会被郑楚楚拧着耳朵骂。

    眼睛闪动,安小溪搜刮了下词语,也没想到好的说辞,抱着腿,安小溪最终苦涩道:“楚楚,对不起,我现在什么都没办法说,等以后,时过境迁之后我回到a市,那时候我会把所有事情都说了,现在,你们可以把慕琛带回a市吗我知道他对我,想挽回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我们之间已经无法挽回了,所以我不想再伤害他,你们劝劝他吧。”

    “你以为我们不想啊,四年了,他发疯一样到处找你,我们要是能劝早就劝了。你这四年躲的我们好找,你知道吗”郑楚楚说着有些激动了,小乔急忙道:“楚楚”

    郑楚楚听到她的提醒,稍微平复了一下,想到自己最主要的目的,急忙克制了情绪。不行不行,虽然作为朋友,她真是想骂她的不告而别,想狠狠的骂她这四年来的不联系。

    可是现在他们聚集在这里,不单纯的是和她叙旧,她也不能贸贸然的发脾气,她要做的事情是为了慕琛把她来回来。

    安小溪见她生气,也小声道:“对不起楚楚。”

    她没办法说其实主要不联系的原因不是因为躲慕琛,她从来都没有躲开慕琛,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说她躲起来了,实际上只是世界太大了,他没有早早的找到她而已。

    她这四年来可一直都在一个地方呆着。

    郑楚楚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等以后,等事情都结束了,她回a市的时候,她一定要好好修理这个死丫头,她都要憋出内伤了,真是。

    但,不管怎么说,她希望看到她幸福,而她的幸福,不应该在慕笙那里,他是趁虚而入的人,也是插足的人,他不可能带给安小溪幸福,因为安小溪看着慕琛的眼神,那样的眼神谁要说不是爱慕,那谁真的是眼瞎。

    “小溪,我不是生气,即使你消失这四年,我们也依然是朋友,我和小乔,一直都相信你会回到我们的身边,可是我不希望是以这样的方式。”

    安小溪苦笑道:“我也知道,我难以和你们见面的原因也是这里,你们和慕琛也是朋友。而慕琛和慕笙,从来都不对付,你们夹在中间,一定很难受。”

    小乔眨了眨水眸,却是摇头:“小溪,你错了哦。”

    不是这样的,并不是这样的原因。

    安小溪怔怔的望了望小乔,也望了望郑楚楚,郑楚楚点头道:“你完全错了,我们在意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地方。女人之间的友情哪里受那种事情的影响,而且我们也没夹在中间。我们说的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是因为我们不希望看到一个不幸福的安小溪。如果你能笑着,能幸福,我们便也不会强人所难,叫你选择,但是我完全感觉不到你现在是幸福的。”

    安小溪强颜欢笑道:“那个,楚楚,我其实过的挺好的,你看现在杂志上都是报道我的事情,我的设计也得到赏识了。我和慕笙也很融洽,你们不了解他,所以不知道他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对我很好很温柔,真的很关心我。甚至于做饭给我吃,他一个公司的总裁,却对我无微不至,他真的是个很深情的男人”

    安小溪滔滔不绝的说着,小乔却开口声音不算重的打断了她:“小溪”

    安小溪停住不说话了,小乔握住她的手道:“小溪,幸福所指的方向,不是你眼睛看到的地方,而是你的心所看到的地方,你心里的眼睛所看到的那个人,才是你的幸福。”

    郑楚楚也点头道:“小溪,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是人这一生真的很短暂,该去努力追寻自己的幸福。去爱想爱的人,去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为此即使背负一点罪恶又有什么关系,谁的一生是一帆风顺,阳光明媚没有黑暗面的真正的幸福,是值得背负着罪过也要去追逐的。”

    手里的仙女棒要燃烧掉了,光辉即将熄灭,安小溪看着那一明一暗的仙女棒,咬住了下唇。

    郑楚楚说的她懂,小乔说的她也觉得对。

    她内心里也真的好想好想疯狂一次,好想不顾一切,可是她却没有勇气,不敢去真的那么做。

    她还是觉得千了慕笙的唯有这样才能还上,然而

    当安小溪抬起头来看到慕琛那双月色中的双眸,只觉得惊艳到心惊肉跳。

    如同最亮的星辰的你的眸,就这样看着我。慕琛,你可知道,这样的视线会叫我发疯。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