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父子联手支开慕笙

    慕笙觉得,慕琛会做的也就是这个了。他所能给出的所谓的吸引他的东西,无非就是慕氏的股权。

    那是他在遇见安小溪之前所执着的东西,但是他既然把他拿出来换了安小溪,就证明他就是要安小溪不要股权,所以即使慕琛给他又怎样,他不要。

    “不单单是你的股权,你不看看份额吗”慕琛神秘的笑着,示意他打开文件看下。

    慕笙本是想拒绝,然而慕琛一副自信满满他会感兴趣的样子让慕笙顿时觉得不爽。

    他倒是要看看,他是给了他多少股权才能这样得意洋洋。

    慕笙把文件夹拿过来打开,翻看了几页之后,慕笙狭长的眸子瞪了起来。

    “这些你把你的股权也转给我了甚至还有”慕笙蹙着眉头看着慕琛。

    慕琛点头,继续回答了他的话:“还有慕氏集团总裁这个位子,只要你愿意,你现在就可以成为慕氏集团的总裁。慕笙,这里没有小溪,我们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你当初在慕氏曾经安插了不少人,你应该不会是想守护着慕氏,心里也一定对慕氏有所觊觎才会安插人手吧。把我挤下台来,应该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现在我给这个机会。我可以保证,你在a市任职总裁,我只在巴黎管开分公司的事情,绝不回a市常住,也不会和你抢夺总裁的位子。”

    慕笙嘴角的笑容终于消失了,他看着慕琛,知道了他这次真的不好对付也不好打发。

    他已经不是下定决心的问题了,他已经疯了。他守了慕氏集团那么多年,现在连慕氏都可以不要,只为了小溪,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行,这样下去完全不妙了啊,怎么会这样这个男人也太难缠了

    紧紧的攥着手里的文件,慕笙心生怒意:“你这时候跑来搀和算什么当年是你自己放手的吧你也看到了我带小溪来参加这个舞会,她看到你脸色非常的差,她根本不想见到你,你难道四年后还不肯放过她吗请你不要打扰我们的幸福可以吗”

    “她真的幸福吗”慕琛沉重脸冷冰冰的开口对慕笙道:“难道不是对你这四年来的陪伴心生感激才答应和你结婚吗她既心软又极富责任心,有恩更是必报,慕笙你自己扪心自问吧,她到底是因为感激你才和你在一起的,还是因为爱你。”

    慕笙被他这样刺激,再也忍受不了了,拍桌子站了起来,慕笙恨声咬牙道:“我没必要听你说这些,总之你不要再接近小溪了当初是你同意离婚的,现在你没资格再来纠缠,而你给我看的这个慕氏也好,股权也好,我全部都不稀罕,我只要小溪。”

    慕笙说完转身向外走,他再也不想听慕琛的那些动摇他的话。

    小溪和她在一起的原因,原因,当、当然是因为小溪意识到了他的好,她想和自己的在一起。她

    走出去站在空荡荡的长廊上,慕笙觉得有些许晕眩,关于慕琛的话他实在不让自己去多想。

    对,他不要多想,他要去找小溪。

    门内,慕琛看着慕笙甩门离开,拿起电话打给慕轩。

    电话很快就通了,慕琛问道:“轩轩,你那边如何”

    慕轩看着浴池里渐渐积蓄起来的水,把扳手递给了在外面帮忙的慕琛的手下,呼了口气道:“搞定了,我现在可以打电话给他了吗”

    “可以了。他现在心情不好,如果他对你发脾气了,你不能告诉你妈咪的话,就告诉我,如果他敢动你一根手指,我会替你报仇。”慕琛对着电话说道。

    慕轩听了他的话哼了一声,扁嘴道:“干爹地很温柔的,才不会使用暴力。好啦,我要打电话了,你快点挂断吧。”

    慕琛这边挂断了电话,慕轩就打给了慕笙。

    慕轩的内心里有些怪怪的,他第一次觉得有人给他撑腰的感觉这么好。虽然干爹地的确很温柔,但是好歹也是大人,大概也是有脾气的吧。

    电话不一会儿通了,慕笙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去找安小溪就接到了慕轩的电话。

    慕笙的内心里顿时一惊。

    轩轩怎么打来了,难道说出事了

    “喂,轩轩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慕笙紧张到不行,接起电话就连珠炮弹的问。

    毕竟是四岁的孩子,谁也不能保证会出什么异状。

    慕轩在那边听到慕笙焦急的声音就有些愧疚了。干爹地这么关心他,他却还要骗他,简直就是个坏人。

    然而他又不得不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拧着嗓子,慕轩故意装出可怜兮兮的声音对话筒道:“对不起干爹地。真的对不起,我、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不让我妈咪听到吗”

    “我在洗手间。这里只有我,你妈咪不在,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我。”慕笙很有大人样的问道。

    慕轩这才道:“我、我想洗澡,因为水总是一阵冷一阵热,我就想调一下,可是、可是我把水阀弄坏了,然后水冒出来好多,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脚卡在了鱼缸缝隙。干爹地,我呜呜,我拔不出来脚来,现在水都满出来好多,我好害怕,但是又怕妈咪担心,我不想被妈咪知道我是个没用的小孩儿,干爹地,你可不可以回来救我。”

    慕笙蹙眉道:“轩轩,我和你妈咪一起回去不行吗我会向你妈咪好好说明让她不要担心的好吗”

    “不行的不行的。我答应妈咪不会出问题的,但是现在我这样,妈咪以后也不会让我自己呆着了,我又要给妈咪添麻烦了,我不要这样。干爹地,轩轩求求你了,你自己回来好不好我现在能想到依靠的人只有干爹地了,干爹地不是要成为我的亲爹地吗轩轩的请求,不能答应吗”

    慕笙不想把安小溪一个人放在这舞会上,这不等同于羊入虎口吗

    可是、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是建立起和慕轩长久感情的关键所在。男人和男孩之间一旦有了秘密,自然就会亲近起来。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该回去,回到慕轩那边帮他。以后在慕琛的问题上,慕轩也一定会帮上忙的。

    心里烦躁着,可慕笙最终还是对慕轩说了一个好字。

    站在洗手间里,深吸了一口气,再一口气,慕笙走了出去。走入会场找了一圈,慕笙就见安小溪正在和她的导师聊天,心念电转,慕笙过去打了招呼,之后把安小溪拉到一边道:“小溪,你就和导师聊聊天吧,有他在我也放心,公司忽然有点事情要我去处理,我先走了。”

    安小溪为今晚的事情诸多烦心,这下子慕笙要扔下她一个人走,她本能的一把拉住他的袖子,紧张道:“我、我能帮上忙吗”

    慕笙看着她抓住自己袖子的手,面对他的依赖,他糟糕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道:“我们都走显得太不礼貌了,毕竟很多人想要和你聊一会儿的样子。你等会儿再走吧,乖。我在家等你。”

    安小溪点点头,一时间也没了办法。而且对于慕笙,她也没什么办法面对。

    听了陈珊妮的话让她有些怪怪的,要不是导师来和她说话叫她放松了一些,她现在甚至于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慕笙。

    这下子慕笙要去公司办事情也好,她再等等就离开。

    如果慕琛来找她,她也会正好问问他到底和慕笙说了什么。慕笙出来的表情还算正常,慕琛应该没有说他们见过面的事情吧。

    这样的话,慕轩的事情应该也没有提到。

    慕笙临走看着安小溪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走了。他觉得不该去叮嘱安小溪提防慕琛。他不要走慕琛的老路,要给她完全的信任,所以他什么都不该去说。

    慕琛并没有发现,此刻二楼上,好几个俊男美女穿着华美的礼服站在那里。

    “啧,终于离开了,等的我都着急了。”郑楚楚撇了下嘴道。

    小乔一直看着安小溪,望了一眼郑和雨,小乔忐忑道:“和雨,小溪见到我们真的会高兴吗”

    郑和雨温柔的抚摸她的发,坚定的点头:“一定是高兴的,怎么会不高兴,我们可是小溪的好朋友,今晚,从现在开始我们要给小溪梦一样的夜晚。”

    “那是自然,我们可就是为了这个来的。”陆祁说着戴上了眼上的假面。

    其他几个人相视一笑也纷纷的戴上了。

    从现在开始,这场舞会才真的要开始。

    舞会的现场,在一瞬间调的更暗了,音乐停下来,舞会现场所有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要什么。

    安小溪也环顾了四周,心中疑惑慕琛要做什么。

    这时候忽然有很多人侍应生走了上来,他们端着一些面具进入会场。

    而站在舞台上的主持人,戴着面具开口道:“下面,请各位戴上面具,交换站位然后和你身边的人跳舞吧,舞伴会不断的交换,下面是假面群舞时间。”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