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你真的了解他吗?

    “你、你到现在又来和我说这些是想怎样,我、我并不想知道。”安小溪被陈珊妮盯着,饶有兴味的盯着,让她觉得内心里发慌发毛。

    信誓旦旦以为的过去,自己认识到的事情,却竟然都不是原本的样子,这样的事情让安小溪呼吸困难。

    时过境迁再来诉说这样的事情,除了徒增无尽的懊悔,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挽什么。

    她以为慕琛不曾爱过她,可是慕琛亲口说了爱她,连离婚协议书都没有签字。

    她以为陈珊妮是慕琛的初恋女友,所以慕琛要她不要自己,可是现在陈珊妮告诉她,慕琛从没有在意过她。

    那么也就是说,不只是慕琛误会了她和慕笙的事情,她自己还不是一样,自以为是的认为慕琛和陈珊妮在一起。

    不,不对,不是这样的

    “不对,”安小溪脸色微微泛白的抬起头来看她道:“不是这样的,如果你和慕琛那时候没在一起,那么他怎么会半夜出门去找你”

    “找我你在搞笑吗我当时光是想办法接近慕琛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还主动来找我我和你说明白了,那天早晨你看到我和慕琛在一起,那是第一晚也是最后一晚,后来我去找慕琛,想和他在一起,那个恶劣的男人,说了非常难听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打算,不管是我还是除了你以外的其他女人。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也说完了,”陈珊妮痛痛快快的把该说的事情说了。

    安小溪的心乱成了一团。

    也就是说,那些她以为他去找陈珊妮的夜晚,也是误会那当时他是去哪里了呢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切都和她想的不一样。

    攥着手,安小溪低下头,眉眼间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深吸一口气,安小溪开口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只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知道这事情和不知道这事情,已经”

    “没有必要了吗”陈珊妮扬眉冷笑了一声道:“我只是诉说真相,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管你怎样。我今天来还有第二件事,煌影你还记得吧,煌影让我帮他约你,他有事情和你说,明天下午五点,你来这里吧,你放心,我不会害你,我和煌影关系很好,你到这里等他,然后这是他的电话,你收一下吧。”从钻石手包里抽出一张卡片放在安小溪面前,陈珊妮严肃道:“请你务必要去,他从纽约抽着工作时间来见你,希望你不要浪费他的心意。”

    “煌影”安小溪拿起卡片念着那个幽远的名字,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去见煌影的,真的很久没见了,不论是煌影,还是大家”

    曾经,她有了一堆推心置腹的好友,曾经在夏日的夜晚,他们一燃烟花,在绚烂的烟火里欢声笑语,一切现在眼前,仿佛昨夜美梦的重现。

    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吧,再也没办法回到过去,让美梦重现了。

    陈珊妮的任务完成了站了起来,视线落在安小溪的短发上,陈珊妮挑眉,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看到杂志上的你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真的改变了呢。现在看来,只是外表而已,你果然还是安小溪。那么,我最后再奉劝你一句吧:你扔下朋友,离开慕琛,跟着那个人一走就是四年,不知道这四年他对你怎么好,怎么温柔,可是这真的就代表他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好吗安小溪,那个慕笙,你真的了解他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知道阿笙什么吗”安小溪喃呢着开口,抬头看陈珊妮。

    她不想去揣测这个女人说的话的意思,可是这个女人的意思,怎么听都像是、都像是在说慕笙不如她所看到的那么温柔那么好。但是怎么可能呢,这四年来他所给予她的东西,全部都是真挚的。

    “什么意思你还是自己去想吧,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豪门世家从来都是人吃人的地方,他能保全自己到现如今,潇洒自如的生活,你以为他是简单的人物吗更别说,慕琛怎么可能防着一个没有威胁的人,一直到最后呢。天真无知也有个限度,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你自己去看清楚吧。”陈珊妮说完就走了。

    这些话她本来是不想说的,她根本没必要多管闲事,但是她真是看不过眼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在杂志上看起来一副很有手腕的样子,实际上在感情方面,还是像四年前那样。

    她真是恨铁不成钢,她这副样子,想来也是被骗的可以了。

    真是四年了,她都从娇纵跋扈变的成熟了,这女人怎么还是一副天真样子,叫人不爽

    陈珊妮一边离开,一边在心里抱怨着。

    安小溪独自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那杯橙汁。

    几个字在她脑海里冒了出来:虎父无犬子。

    慕琛和慕笙,同出于一个血脉,两个人都是同样的温柔,两个人连容貌都有几分相似。然而慕琛手腕很厉害,慕笙就天生纯良吗

    渐渐的安小的手收紧了。不行,她不能去揣测慕笙,慕笙他一直守护着自己。

    他是纯善的,因为身体不好,他总是一个人在那个院子里,所以他不但纯善还有些不谐世事,他为了她股权都不要了,救了她和慕轩的命,四年来一直照顾自己,他

    他未曾出那个院子,可是第一次出国,在异乡,他却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他是纯善的,但是那时候她在学校里遭遇绑架也好、遭遇照片风波也好,都是他摆平的。

    他那么纯善,开起公司来却得心应手。

    安小溪从未怀疑过慕笙什么,她觉得去怀疑一个对自己那么好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可是慕笙他,为什么仔细想,却会有那么多她觉得意外的地方。但、但这些地方也不就说明慕笙是坏人。

    摇头,安小溪决定相信慕笙,四年的感情不是假的,她相信慕笙是真心对她好,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安小溪想着端起了橙汁,橙汁并没有加冰,安小溪喝起来却觉得透心的凉。陈珊妮忽然出来说这么一堆的话,彻底的搅乱了她的思绪。

    在舞会厅内侧,红色地毯一直铺垫着整个走廊,一路走去,在尽头的房间里,慕琛坐在一张牌桌前,迎接着慕笙的到来。

    慕琛看到绿色牌桌,微微眯起了眼睛:“怎么,慕总裁想和我玩一句梭哈吗”

    “闲来无事,我们一边玩一边聊吧。”慕琛开口。

    慕笙坐下来道:“我并不是很闲,我还要出去陪小溪跳舞。我在想,你不会幼稚到要和我在赌桌上赌小溪吧。”

    “你肯吗”慕琛扬眉,冷淡的问。

    慕笙含笑:“当然不肯。”

    “我想也是,而且我也不打算在赌桌上去赢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的我一定会得到,不靠赌。”慕琛说着把手里的扑克牌放在一边,章铭在一旁派送了牌。

    慕琛冲他点点头,章铭转身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慕笙和慕琛两个人。

    慕笙嘴角依然挂着笑意,看着他道:“忽然从a市过来真的是为了开辟新市场吗”

    “你在明知故问吗”慕琛看着他。慕笙眯起了那双狭长的眸子道:“我是在确认,亲自向你确认你是否对我的妻子怀有觊觎。”

    慕琛冷笑:“妻子慕笙,你和小溪还没有正式注册之前,并不是夫妻吧。”

    “这一点不用你操心,只要小溪决定做我的妻子,那么她就会是我的妻子。”慕笙淡淡的开口,他不会去问慕琛怎么知道他们并不是夫妻,这点事情慕琛要查的话还是查得到的。但是那又怎样,现在占优势的人还是他。

    慕琛冷笑了起来,亮出手里的一张牌,慕笙紧接着也亮出来一张,笑道:“我的比较大。”

    “才一张牌而已,还有五张。说起来,这四年来我很感谢你对小溪的照顾,不过是时候把人还回来了吧。我和小溪当初是因为你的出现产生误会才分开的,现在我会把所有误会解开,让小溪回到我身边,你如果是识趣的话,我这里有对你的补偿。”慕琛说着把手里的牌亮出来,这一是慕琛的牌比较大。

    慕笙眯着眼睛,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森冷起来。

    这个男人莫名的自信实在叫他不爽。

    “下周五是我们的婚礼,我不介意邀请你参加。”慕笙毫不示弱的回击慕琛的话。

    慕琛心里当然是知道他和安小溪面上要举行婚礼了,但是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之前破坏掉婚礼。

    第一步就是现在,要这个男人仔细的看看他的决心。

    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份文件,慕琛放在桌子上,唇角勾起了自信的笑容:“我想这东西你应该感兴趣。”

    慕笙看到桌子上放的文件,也笑了:“让我来猜猜看,这里面应该是股权吧,当初我给你的那些股权,你打算原封不动的还给我对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