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是重温美梦的时候3

    掌声不断中,慕笙笑着,四周的人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他内心里的感觉。

    难以形容的感觉,但绝对不是平静,也不是一般的吃醋,他觉得自己内心里那被隐藏了四年,因为安小溪在身边而压抑住的黑暗面,又要暴露出来了。

    不可原谅,那个慕琛简直不可原谅

    慕琛竟然在他面前公认调戏了安小溪,他这个该死的家伙,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该死该死,该死

    安小溪和慕琛跳完舞,就匆匆回了慕笙的身边。慕笙摆出笑脸,将安小溪的手臂拉入自己的臂弯内,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像是自己什么情绪都没有一样,云淡风轻的调笑道:“小溪你最后是差点摔倒吧。”

    “啊,嗯,被、被你看出来了吗”安小溪此刻心乱到不行,几乎要不知道怎么面对慕笙,被慕笙忽然问话,支支吾吾的回答着。

    “那是当然,我的眼力可是很好的,不,应该说是因为我一直看着小溪,小溪的每个细节我都看的到的原因,所以才知道。”慕笙依然笑着。

    安小溪的内心里却痛苦不堪。她果然该拒绝的,果然不该来这里,也不该让慕笙开这里。

    因为她发现在这个舞会现场,慕笙也怪怪的。她说不出来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慕笙依然像是平时那样温柔的笑着。

    可是安小溪就是觉得不自在,他说话的方式,他展现出来的温柔,让安小溪觉得有些呼吸苦难。

    好像是被步步紧逼的感觉,又或者是慕笙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也在内心里在意着

    安小溪已经全乱了,现在她什么也搞不明白,自己的内心都来不及去思考,更别说慕笙内心里的想法了。

    这样不是个办法,不能这样。

    深吸一口气,安小溪忽然对慕笙道:“阿笙,大家都在跳舞,我们也去跳舞吧。”

    不要为慕琛的事情乱了心神,她要一心一意的看着慕笙。

    那就跳舞吧,什么也别想和慕笙去跳舞。

    慕笙看着她水润的眸子,刚才那涌上来的黑暗渐渐的退潮了。他到底在心慌个什么劲呢

    小溪才不是会背叛他的人,他不就是知道她是这样的女子所以才爱他的吗

    他比慕琛有太多优势了,为什么要怕,为什么要焦躁呢

    握住安小溪那纤细的手,慕笙再一次告诉自己,现在安小溪就在自己面前,握住她手的人是自己。

    而慕琛呢他想握住安小溪的手,也只能是以舞会为借口,所以和他差得远呢。

    他才不怕他,有什么可怕的。

    “好吧,我们去跳”慕笙的话音还未曾落下,章铭就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推了下眼镜,章铭道:“非常抱歉打扰慕笙少爷,慕笙少爷,总裁希望你去见一下他,他有事情和你说,而且也要把老爷带来的东西给您。”

    慕笙冷冷的看着章铭,他觉得他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就是为了打断他和安小溪。

    章铭任由他看着,没什么情绪波动也不离开,一点也没有被慕笙给吓到。别闹了,他在慕琛身边呆了多久,慕琛生起气来比这有气势的多,如果不是练就了一身铜墙铁壁,他怎么做慕氏集团的金牌秘书长。

    “我等下去。”慕笙开口,安小溪心里忐忑不已。

    她已经觉得不妙了,可是她无力阻止什么。

    “总裁的时间也很宝贵,请慕笙少爷理解一下,现在就过去吧。带您过去也是我的工作,如果您不过去,我只能一直跟着您了。”章铭不依不饶,他这样的说法让慕笙生气到不行,可是却又没有什么办法。

    这是属于一个下属员工的特权,总裁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下面的人却可以。

    慕琛果然是不想他和安小溪跳舞吧,真是卑鄙,为了这样所以就叫人来使这些下三滥的招数。

    好,他去,倒是看看他要说什么。无非是宣战吧,他怕吗

    反正他和安小溪的时间多的是。

    沉着脸,慕笙最终是答应了,道:“好,我去。”

    “阿笙”安小溪拉着他,面露难色。

    不要去啊,阿笙,不要去。

    她真的不希望慕笙和慕琛之前的关系再恶劣下去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是不能弥补的恶劣了,持续再恶劣下去,爷爷会更恨她不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变成这样。她已经说了和慕琛没有可能了,为什么慕琛不肯放手。更客气的是她自己,她为什么就不能更加的干脆的拒绝慕琛。

    为什么说不出我心里已经没你了,我根本就不爱你。我现在爱着慕笙这种谎言。

    而且,为什么这些,要是谎言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即使是慕琛,她想他也会放手的。可惜这些都是谎言。

    “小溪,别担心,没事的,只是一场叙旧罢了,等我,我马上回来,如果谁来搭讪你,你就用你高傲的女王视线杀死对方,知道了吗”慕笙为她整理了下刘海,轻松的对她说道。

    安小溪点头,勉强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慕笙在这个时候还在宽慰她啊。可是,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怎么可能是叙旧。

    慕琛有备而来。

    慕琛,你是带着筹码来的吗你不会真的发疯把什么公司的总裁位子让出来吧,你不会拿着股权来的吧。

    慕琛,你别做蠢事的啊。

    安小溪发现她夹在中间真的快成为夹心馅饼了,她一边为慕笙担心,另外一边也在为慕琛担心。

    这两个人,都让她很担心。

    慕笙跟着章铭离开后,安小溪就躲开了舞池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很久以前参加舞会的时候,她还在慕琛的身边,慕琛把他保护的很好,总是叫她去吃东西。因为吃东西她还认识了煌影。

    一个大明星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吃货,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那时候很好。

    而现在,她就算是参加舞会,也不那么贪吃了,也已经没有了只要吃吃喝喝混过舞会就可以了的轻松心态。今天更不用说,她没有一点胃口,连饮料都喝不下。

    好多人来邀请她跳舞,但是都被她拒绝掉了,好多男人碰壁离去,渐渐的没人邀请她了,她倒是清闲了。

    然而就在安小溪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陈珊妮陪玩未婚夫和几个认识的朋友说了话之后,就端了橙汁静止走向了安小溪。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她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但是安小溪还是一时间没有听出她是谁,但一抬头看到那张明艳的脸,安小溪顿时僵住了,有些难以置信:“陈、陈珊妮”

    “看来你还记得我呢。”陈珊妮笑了一下,把橙汁放在她面前道:“你大概不太能喝酒,喝果汁吧。”自然而然的陈珊妮坐了下来。

    安小溪扑闪了水眸看着她,两个人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安小溪却仍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四年了,从那天早晨,她看到慕琛和陈珊妮在一个房间的时候到现在,她有四年没见陈珊妮了,还以为一辈子不会再有交集了呢,这样骤然的看到,安小溪的心里竟然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似乎还是自己心里的一道疤痕,看到她就让安小溪想起了那个下着雨的早晨,绝望的早晨。

    “你和那个慕笙是真的吗”陈珊妮喝了一口鸡尾酒,像是个老朋友一样以熟捻的口吻问。

    安小溪蹙眉,对陈珊妮的印象本就不好,她也不用太客气,冷淡道:“和你没关系。”

    “是没关系,你过的怎么样,其实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陈珊妮点头,痛快的回答,明明是自己搭话的却又这样说,安小溪觉得她很奇怪,于是道:“你坐在这里不会就是来挖苦我几句吧,我记得你现在有未婚夫,我们也已经不是情敌关系了。”

    陈珊妮笑了起来道:“对呀。现在我和我未婚夫关系很好,我们也不是情敌关系了。所以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了。安小溪,你听好了。我是来告诉你当初的事情的。第一件,我根本不是慕琛的初恋。慕琛就没有过初恋,他没爱过什么女人,那男人就算和女人上床,甚至于被人提了交往,也不谈情爱,至于和你提没提就和我没关系了,我只是来告诉你,当初你被我骗了,我不是他的初恋,自然他也不可能特别的对待我。”

    安小溪的水眸瞪的很大,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她说不、不是初恋情人她骗了自己

    不、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她明明看到了。

    “我、我明明亲眼看到了,你们在房、房间里”安小溪结结巴巴道。

    陈珊妮笑道:“啊,那是你比较不幸。其实那时候慕琛因为太痛苦,随便找人做,而我,正因为不是特别的,所以那晚我主动送上门去,就顺水推舟了。不过他还真是个过分的男人,明明在和我做,全程却都闭着眼睛,我啊,还听到他在达到顶点的时候念了一个名字,你猜猜看,会是谁的名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