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是重温美梦的时候2

    一双星辰一般的桃花眸,一双妖娆凤目。两个人面容有几分相似,但却完全是两种气质,他们各自有各自的风华绝代之姿色。

    一个如日光辉,一个如月柔和。

    四目相对中,谁也没有挪开视线,两个人就那样对望着,谁都没有让步。

    慕琛面无表情的看着慕笙,慕笙微笑着回望他。

    隔着许多人,隔着一个楼层,谁也没有说话,彼此用眼神却能知道对方在诉说着什么。

    “小溪我一定会抢回来的。”慕琛无声的对慕笙说。

    “不会让你得逞的。”慕笙微笑着传递着自己的想法。

    慕琛就这样和慕笙对望了一会儿直到安小溪侧目和慕笙说话,慕笙才挪开眼睛,而慕琛也转过身去,对郑和雨以及陆祁道:“我下去主持舞会了,你们也去准备吧。”

    “放心吧,我们这就去准备,”陆祁说着和郑和雨走了与慕琛相反的路,从他们那边下去就是这个会场,也就是这个城堡别墅后面的花园了,在那里,今夜真正的舞会正在筹备着。

    而此时,没什么人在意的一位客人从车上下来了,依然是一身红裙,陈珊妮呼吸着车外的新鲜空气,扬眉:“还真是一看就知道很无聊得舞会。”

    “亲爱的,我还以为你不会陪我来。”陈珊妮的未婚夫让她挽住自己的手,亲昵的亲了一下道。

    陈珊妮娇俏的笑:“这舞会一看就很无聊,我当然要陪着你来,否则的话你不是会更无聊,那多可怜。”

    “宝贝你真好。”未婚夫先生对自己的未婚妻爱意满满很是肉麻。

    陈珊妮一点也不讨厌这种肉麻,只不过她这次来却不全是为了自己的未婚夫。唉,人就是不能做蠢事的呢。

    要不然不管过去多久,过去做过的蠢事依然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羞耻心。

    就当是为以前的蠢事买单,让它不再羞耻吧。陈珊妮当然是来找安小溪的。

    进入会场,陈珊妮和她未婚夫算是来的晚的了。

    没几分钟,不等她先找人,慕琛已经出现了,他站在台上,对来宾表示感谢。而那边安小溪挽着慕笙的手臂,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她不敢看慕琛的脸,虽然她没抬头,却觉得慕琛的视线似乎凝固在她这边。

    慕笙在一旁看着她的反应,什么话也没说。

    一时之间她还是很难适应吧,毕竟四年没见,忽然见到慕琛她的内心一定是煎熬的。他不想去承认安小溪对慕琛还有感情,但他却又不得不面对一个非面对不可的事实。

    无论她心里对慕琛是怎样的,她面对慕琛会动摇这件无需质疑。但是小溪,我依然相信着你,相信你只不过是因为四年没和他见面才动摇,不是因为其他,更不会是因为你对他还有感情。

    “今天晚上,要由我来做开场舞,但是非常可惜,由于我才刚来巴黎,并没有结识舞伴,所以我想邀请一位在场的小姐陪我跳一支开场舞。”慕琛在台上忽然笑着开口说道。

    下面顿时一片哗然,陈珊妮扬眉,忍不住暗想,还真是有慕琛的风格。

    既优雅又霸道,这样绅士的邀请,试问谁能拒绝。而他邀请的人可向而知。

    只有那些不明真相的千金小姐们,还一脸兴奋的期待着,觉得自己可能被选中,当事人已经吓的腿颤抖了起来。

    “我想,他是要来邀请小溪,小溪也这么想吧。”慕笙开口,低声道。

    “也、也许不是。”安小溪有些窘迫的开口,心里苦楚。

    慕琛,不要,不要邀请我,我现在站在慕笙的身边,怎么可以和你跳舞。

    拜托,不要过来,慕琛你不能过来,你不能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安小溪在心里一遍遍的祈祷,希望慕琛不要过来,可是慕琛坚定不移的就是向着她走了过来。

    慕笙很从容很淡定,他既然来了就料到了这一出戏码,依照慕琛的个性,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慕笙鄙见安小溪手上好好的戴着的自己送的戒指,侧目微笑着对安小溪道:“小溪,没事的,就算你和他跳舞也没什么,只是一支舞,作为丈夫,我准许。”

    安小溪的瞳孔收缩了下,慕笙说的话很温柔,可是安小溪却觉得他是在刻意的提醒她。

    为什么,慕笙要刻意说是作为丈夫,准许她和慕琛跳舞。明明慕琛还没来邀请她,这种占有欲强的表现,从之前的慕笙身上她完全没有感受到。

    心跳了一下,安小溪轻抿住唇。

    是了,是了。

    慕笙当然会有占有欲,因为他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不是吗

    “kili小姐,很荣幸你来参加舞会,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这时慕琛走到了他们两个人面前,冲安小溪行了一个绅士之礼。

    安小溪手足无措到不行,怎么办,现在是万众瞩目,他该怎么办。

    “真是的,我的妻子太美丽,总是吸引着男人的目光,我很困扰,慕总裁,在邀请kili之前,是否该问下我这个丈夫是否同意呢”

    慕琛一双动人的桃花眼,扫了他一眼,笑的极淡:“只是一支舞而已,难道是怕我抢走你的妻子吗总觉得这位丈夫有些咄咄逼人呢。”

    慕笙依然笑意不改道:“怎么会呢就算慕总裁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拆散和我kili,我们可是一路风雨与共,那种感情慕总裁你不会懂。”抓住安小溪的手,慕笙温柔又大方:“去吧,跳一支舞而已,不用这么在意。”

    表面上两个人都很儒雅,可是这对话里的暗潮汹涌,安小溪是能听的出一二的,她紧张又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真的要和慕琛跳舞不跳的话,会僵持不下的吧,四周的人也会觉得奇怪。

    有这么多人看着,怎么想拒绝慕琛的邀请也不好。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了他,现在又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他碰壁这种事情,她真的不忍心做。

    可是她又猜不透慕笙叫她和慕琛跳舞这件事,是真的叫她跳,还是希望她拒绝。她搞不懂,她的头脑,在这方面并不聪明啊。

    在安小溪犹豫不决的时候,背后被慕笙轻推了一把,不自觉的伸出手,慕琛趁此抓住了她的手,紧接着牵着她走向舞池。

    他们几个人的对话,四周实际上是没有听到,于是此时只有掌声响起,灯光渐暗下来,华尔兹曼妙的音乐被乐队演奏起来。

    慕琛和安小溪站在了舞池中央,慕琛一只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握住了她那只白皙的手,一双星辰一般明亮动人的桃花眸深深的望着安小溪,慕琛开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就像是做梦一样,我还以为再也不能这样牵着你的手和你跳舞了,小溪,我好开心。”

    脚步迈开,两个人正式起舞,安小溪随着他的舞步行动,也低声和他说话:“这种事情,并没什么开心的吧,你早就知道我要和你跳舞的吧,你总是胜券在握不是吗”

    慕琛苦笑:“你在生我的气因为我邀请了慕笙是吗”

    安小溪咬了下下唇,哀求道:“慕琛,到此为止吧,不要再继续做这种事情了。不管你做什么,我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你又何必。”

    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在自己的未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

    慕琛会向慕笙宣战吗

    慕笙会怎么回应

    他们两个人又要开始针锋相对了吗她真的很不喜欢那种局面。

    “我不想放开你的手。小溪,欠下的恩情债务,是不能用感情来还。我知道你心里还在乎我。小溪,不要逃避我好吗”慕琛的言语说的有些痛苦,又很恳切。

    任谁听了都要被这样的深情与苦楚打动,可是安小溪现在只觉得乱,她还试图阻止慕琛和慕笙对上。

    “慕琛,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要,不要和慕笙说什么,不要再把他卷进来了。”安小溪恳切的向他请求。

    可是慕琛看着她,虽然满眼疼惜,却依然坚定道:“小溪,今晚我会向你证明,我才是最了解你想要什么的人,在我面前你永远不用伪装,你想要的我以前能为你实现,现在依然能。”

    慕琛的手臂强而有力的拦住她的腰身,安小溪吓坏了,心脏狂跳不止,他像是要将她禁锢住的力度吓到了她,安小溪慌乱中脚步一个不稳身子向后倾斜去。

    安小溪的心顿时凉了。

    她在搞什么啊,为什么慌神,她要是摔倒的话,不仅仅给慕琛丢了人,也顺带给公司丢了人。

    糟糕透顶了。

    就在安小溪绝望的时候,慕琛却顺势抬起了她那因为重心不稳扬起来的腿,另外一只腿抵住了她的背,一个漂亮的俯身。

    四周安静了一会儿,顿时爆发了掌声,而在舞池中央,慕琛沉稳又温柔的抱着安小溪,对她轻声道:“怎么样还好吗”

    安小溪看着那双动人的桃花眸,一瞬间有些失神,然而马上,安小溪就从慕琛的怀里挣了起来,低声道:“谢谢。”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