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以我妻子的身份

    煌影承认他输了,在这场爱情的赌局里,他没有一丝的胜算,输的很彻底。可是若是他输给慕琛,那么他也认了。

    安小溪喜欢慕琛,所以她要和慕琛在一起,他也别无他法。在爱情里不被爱着的人,就是输家。

    可是输给那个慕笙算什么。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而且若是当初他只是个默默在一旁守护她的人也就算了。

    听陈珊妮的说法,并不是这样的。当初即使他再不希望安小溪受伤,也是耍了手段的,那么那个男人呢

    平白无故慕琛的就会因为误会安小溪和那个男人然后和她分开吗

    慕琛又不是傻子,又不是不在意安小溪,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一定是因为还有别的事情吧。

    怎么想,都该是那个男人耍了手段。

    “真是麻烦啊。”陈珊妮抬起手撩了下波浪一般的卷发,扬眉道:“我现在可是很讨厌搀和以前的事情。不过”陈珊妮冷哼了一声有些高傲道:“我也觉得挺不爽的。说白了,我们之前也做了那么多事情,但是结果便宜都被那个男人占了。不仅是得了便宜,摇身一变成了温柔男人,就以为过去那些都能隐藏起来,幸福的生活着吗坏人就该有个坏人的结局,像我们一样做了无用功才对。只有他一个人得逞实在叫人不爽。”

    煌影听到她这一顿抢白眉角抽了又抽。

    果然,这个女人再怎么改变,骨子里那大小姐的性子也还是没变,不过算了,就如同他未婚夫说的,她这种大小姐的脾气也有些可爱的地方。

    “那么你会帮我的”煌影最后确认道。

    陈珊妮点头道:“勉强答应你吧,但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出现,啧,不过以我对慕琛的了解,他肯定是有办法让安小溪出现,到时候我会帮你约她,而且我顺便大发慈悲的告诉她,我根本不是慕琛的初恋吧。”

    煌影怔了一下,就算演技完美如他,此刻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你不是吗”

    陈珊妮眨眼:“我没说过吗我当然不是,我是和慕琛做过,但不是什么初恋,我只是骗骗安小溪的,可她大概对这点深信不疑,一副要成全我们的样子。实际上慕琛对女人只有基本需求,根本没有兴趣,更别提什么恋爱不恋的。安小溪大概是他第一个有兴趣的女人。呵呵,我倒是很欣赏他这几年来的苦楚,这就是他的天罚。这世界上总有一物降一物这个理论。不过,他好说也是我曾经爱过的男人,还是为数不多的男人,我决定大发慈悲的帮帮他。”

    煌影脸色沉了下来,想到当初她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慕琛的初恋的时候,煌影扶住额头。

    别说安小溪坚信不移,甚至于连他都对这点完全没有怀疑。以她的身份,煌影就没想过她真的会撒这种谎。

    好歹也是名声赫赫的欧洲公主,说自己是某个男人的初恋,竟然是用骗的谁会想到

    所以说男人不要招惹女人,天知道她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他可以想见安小溪当初撞见这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想到这个女人是慕琛的初恋,心里是怎样的感受了。

    换做是谁,看到喜欢的人和初恋在一起都会误会,但实际上如果不是初恋,却又会是另外一种想法。

    总之,今天安小溪和慕笙在一起有很大部分是和陈珊妮有关。而陈珊妮是他当初找来合伙的,他的责任真的非常大。

    时至今日,喜欢一个人就要和她在一起,只有自己才能给她幸福这些幼稚的想法再也没有了,他想给她的,只是一份真正的幸福。

    那就是成全她的爱情。

    他永远记得当初她寄来的送给他的礼物里面放的那张卡片:谢谢你煌影,谢谢你爱我,你全心全意的为我着想的这份爱情,是珍贵的珍宝,携带着这份珍宝,在我人生的道路上,我会勇敢的前行,因为我知道这个实际上,有个人真心希望我过的好。

    小溪,曾经的我,并没有那么全心全意希望你好,我自私,我任性,我狂妄的觉得只有我能给你幸福。

    现在我已经很成熟了,现在的我真心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和你真正爱的人在一起。

    不过如果再回到当年,再回到那个我爱上你的夏天,我依然可能会拼尽全力,奋不顾身的追逐你,去爱你,即使耍手段也会那么去做。

    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成熟,今年的我比四年前的我稳重。以前比起思想,灼热的心会先一步带着我追逐向你,现在比起我那颗躁动的心,我愿意温柔的思考,什么才能叫你幸福。

    现在的我,可以的,成全小溪你。

    时间托了一天,到第二天的下午,慕笙再已经无法再忍耐着什么都不说了,礼服都已经开始赶制了,总不能等到了舞会当天再告诉安小溪说他们要去参加慕琛举办的舞会吧。

    晚上吃过了饭,送了慕轩回房间睡觉。

    安小溪依照慕笙所说去书房和他谈谈。安小溪也不知道他要谈什么,只是觉得他怪怪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这点弄的安小溪也跟着慌慌的,他闭口不谈慕琛,不试探她,好像慕琛根本没有来巴黎一样让她搞不懂他的心情。

    到底他是因为自己答应了和他结婚,他已经不在意后面的事情了,还是说他把事情都憋在心里,想问问不出口。亦或者他根本就知道自己和慕琛已经偷偷的会面很多次了,他一直在等她坦白。

    安小溪心事重重,这时慕笙忽然说要和她谈谈,说真的她被吓了一跳。

    端了冰咖啡,安小溪敲了书房的门,“慕笙,我进来了。”

    “嗯,快进来吧。”安小溪听到他的声音推门进去,慕笙已经站起来走了过来,接她手里的餐盘:“坐吧。”

    安小溪走过去坐下,说实话,心里忐忑到不行。

    到底慕笙打算和她说什么呢

    安小溪坐下以后慕笙坐在了她对面,书房里开着昏黄的灯光不算太亮,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安小溪吞咽了口口水道:“忽然叫我来书房谈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慕笙双手交握着,鼓足了勇气沉吟了下才道:“小溪,你知道吧慕琛来巴黎了。”

    安小溪的手不自觉的抽了下,心跳骤然跳乱了几拍,她很努力很努力的才没叫自己露出什么特别失态的表情来,暗中吸一口气,安小溪轻声道:“嗯,知道。”

    慕笙依然搓着手,他有点不敢看安小溪的表情,比起安小溪自己,他更怕她露出什么耐人寻味的表情来,可是事情不得不说,他们避不开慕琛。

    既然已经要在巴黎定居了,他就知道慕琛可能会找来,这是早晚的事情,他的公然挑衅他只能接受。而让他不和安小溪见面这根本不可能,倒不如就让他们见面,让慕琛看到自己和安小溪在一起,彻底的死心。

    没什么可怕的,现在安小溪戴着的,可是他送的戒指,有什么可怕的呢,她是他的未婚妻。

    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慕笙终于开口道:“其实,是慕琛给我发了邀请函。他要在这里开分公司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所以他给我发了邀请函。”

    安小溪的心顿时一紧,她觉得事情不妙。

    慕琛给慕笙发邀请函,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她也知道慕琛留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她和轩轩。

    怎么办,如果慕琛和慕笙对上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搅紧手指,安小溪忐忑的问慕笙:“那、那你怎么决定”

    安小溪想干脆的告诉慕笙不要去,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慕笙沉默了一下却道:“他希望我带着你去,小溪,我不觉得我们该逃避,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他既然来了,我们就该告诉他,我们的事情,你和他,我想、我想应该已经没事了吧。小溪你已经答应要和我结婚了,我就觉得我什么都不怕了。”伸出手慕笙紧紧的握住安小溪的手,一双温柔的凤目望着她道:“小溪你愿意和我去吗以我的妻子的身份和我去见他。”

    安小溪被他的手握着,被他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心里一阵荒凉痛楚,那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就那么僵在了他的视线中。

    该怎么说

    慕笙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她完全没有退路。她想说不去,不想见慕琛,可是那样却又会叫慕笙平生心结。

    可是以慕笙的妻子的身份去见慕琛,她

    只是想到就很心痛。慕琛,你又何必呢,何必这样一次次的受伤,我明明是不希望你受伤的。

    时间差不多过了四十秒,但在安小溪感觉却像是过了一年一般漫长,她吞咽下所有的苦楚,最终点了点头答应了慕笙。

    她必须去了,已经没有退路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