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邀请函

    慕笙想了一晚上,迟疑了许久都在想要不要主动打给慕琛,不等他宣战,直接问其目的,随时准备和他开战。想到最后,慕笙都放弃了。

    他并不能去主动挑衅慕琛。主动出击是好,可是现在他却是处在防守位置的。

    就如同当年慕琛面对他,他能做的很多,破釜沉舟,不需要顾忌什么,可他还是需要顾忌安小溪的。

    他恨这种恶性循环,之前他离开a市的时候,就是负罪的。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不是他的插足,不是他在背后里捣鬼,也许慕琛和安小溪不会分开。

    虽然那时候安小溪被折磨的很痛苦,但是他也知道那时候安小溪已经打算找慕琛好好谈谈了。

    最重要的是,慕琛那时候虽然嫉妒成狂,已经病态了,但是他却去看了心理医生。

    其实他和安小溪在那个时候冰释前嫌只是早晚的事情。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在事后的今天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抓住安小溪不放。

    继承人,是为了继承人是为了慕轩吗如果是的话,慕轩给他就是,他从始至终想要的都只是安小溪一个人而已

    焦躁不安辗转了一夜,慕笙几乎彻夜未眠,清晨起床,慕笙的精神状态非常的不好。

    走出房间,安小溪看到他吓了一跳,急忙凑上前去问:“阿笙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慕笙安慰的笑笑道:“我没事,只是看起来比较可怕而已,我其实没事的。”

    安小溪责备道:“你呀,不要为公司的事情太拼命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小溪,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我身体早就好了,现在非常的健康,不要为我担心。”

    两个人说着下了楼,那边慕轩推开门,一双桃花眼滴溜溜的转了又转,捂住嘴巴笑。

    嗯哼,一定是在焦虑了,他可不是在幸灾乐祸什么的。干爹地这么好,他现在却不帮着他,很是有罪恶感拉。

    不过干爹地,以后轩轩再补偿你吧,现在,我可不要输掉。

    转身回屋,慕轩汇报了慕笙的情况。

    “呼叫大坏蛋,呼叫大坏蛋,他昨天晚上没睡好,大概是很担心,请乘胜追击。”

    慕轩收到短信,一边吃面包一边露出了笑意,回复道:“收到了乖儿子,收到了乖儿子,我今天会发邀请函给他,保证他烦的焦头烂额。对了,你平时喜好是什么,喜欢玩什么游戏机英雄电影点子产品、运动产品,艺术产品,什么更叫你喜欢”

    慕轩看到短信,哼了一下回道:“注意下你的态度,不要想在追回女人的同时搞定她的儿子,她儿子是天才少年,不太好搞定。我比较喜欢电子产品,全息投影的游戏眼罩最喜欢了,可惜没有最新研发的那种,我听说那只在内部人员里流通,现在还没有上市。”

    “好的,我知道了,关于在追回女人也想讨好儿子这一点上,我表示,女人一定要追回来,而讨好儿子,因为时机不是问题,我是想到就去做的类型。我会帮你找最新的全息投影眼罩。”慕琛回道。

    慕轩看着那短信咯咯的笑,他倒是不在意慕琛能不能真的把东西给他搞到手,他在意的是那句,想到就去做的类型。

    呵呵,和自己还真像,自己就是想到就去做的类型。

    “等下”嘟囔了一句,慕轩把手机的短信都删掉了,翻白眼:“谁非要和他像呀。”

    嘴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超舒服的。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和慕笙在一起时刻要做个乖孩子,可爱的孩子,不能让对自己很好的干爹地对自己失望什么的这些东西压着他,让他和干爹地之间始终离着距离。这距离他也从未想过要拉近。

    可是这个亲爹地出现就不一样了。大概自己之前见他的事情就没伪装自己,脾气很坏,所以现在慕轩觉得在慕琛的面前很轻松。

    不需要伪装什么,更加不需要讨好他,还会被讨好。

    嘿嘿,这样的感觉也不错,慕轩笑了起来,一张脸蛋神采奕奕红扑扑的。他一出去装撞见慕笙,慕笙就俯身温和的笑道:“轩轩今天早晨心情不错呀,是做了什么好梦吗”

    慕轩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反问:“是吗干爹地我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吗”

    慕笙温和的笑道:“很好呀,看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开心他就是和那个坏人互发了短信而已,他会心情很好

    怎么可能哼

    摆手,慕轩不承认道:“干爹地大概是你最近心情太好,所以看谁都会觉得对方红光满面很开心,很幸福高兴,可是实际上干爹地我和以往没有区别哦。”

    “是吗这样啊,那看来我还真是被幸福冲昏了头了。”揉揉他的发,慕笙再说什么。

    安小溪这个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在她迟疑着为慕琛和慕轩该不该见面。她该不该带儿子去见慕琛的时候,实际上自己的儿子已经和他爹地打的火热了。

    电话,短信,往来的比她勤多了。而慕笙自然也不知道风暴即将悄无声息的登录他这座海岛。

    吃过早餐,一家三个人如同以往一样,去幼稚园一个,去设计室那边一个。

    剩下慕笙独自上总裁办公室,一进办公室,慕笙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邀请函,他拿起来蹙眉,陈宁急忙道:“总裁,这是慕氏集团送来的邀请函。”

    慕氏集团四个字瞬间触碰到了慕笙的逆鳞,慕笙脸色阴沉下来,迅速的打开了邀请函。

    上面慕琛龙飞凤舞的写着:sy的慕总裁:慕氏集团诚挚邀请您和您的妻子来参加慕氏集团本周五在圣罗兰酒店开的交流会。

    落款的那个位赫然的四个字:慕琛敬上。

    慕琛,这东西是慕琛亲手写的,呵呵,也是,他现在不知道有多恨呢。

    他想见安小溪是吧,上面写着他和他的妻子,既然知道安小溪是自己的妻子了,那么这个该死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

    啊,真是够了,已经过去四年了,明明一切都该是尘埃落地的时候了,为什么这个慕琛却偏偏要在自己和小溪心意相通之后出现。

    慕琛,你还以为现在一切都是在你的掌控之中吗

    你错了,小溪现在根本就不在意你,心中没你。她不但答应了我的求婚,下个周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你算什么。

    这个邀请函,邀请函,根本就是、就是个阴谋,他来抢安小溪。

    这邀请函是个阴谋,他不去。

    慕笙激动不已,表面上平静内心里却翻江倒海卷起千层巨浪。

    他不会去这个舞会,也不会让安小溪去。

    慕笙想来就要撕掉这个邀请函,陈宁已经知道自家总裁慕氏集团的总裁是水火不容,他收到这个邀请函可能会有的反应。

    所以在这种时候,陈宁几乎是手疾眼快的一下子冲到了慕笙的面前拦住他道:“总裁,不能撕掉不能撕掉,这个舞会您、您最好是去参加。”

    慕笙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平时真的很平易近人,总是笑的非常动人,骤然露出这样冰冷的表情,真的吓了陈宁一跳。

    然而虽然脸色很难看,但是慕笙还是有意思理智的,他看着陈宁冷冷的开口:“我为什么不可以不去我是这里的总裁,这种事情难道我还做不了主吗”

    慕笙有点失去理智了,说的每一句话都咄咄逼人,陈宁打了一个冷战,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总裁,你冷静下挺我说。我们公司现在才刚刚起步,这个舞会有许多上流社会的人士会到,而您和小溪姐正是要结识这个圈子的时候。去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

    “而且什么”慕笙追问,目光越发变得锐利了起来。

    他直觉慕琛似乎不那么轻易的会简单的送个请帖,他是个心机有多深的,慕笙知道。

    他们彼此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发了邀请函,那么也就是说确信自己一定会带着安小溪去。

    这个而且很重要。

    陈宁吸一口气道:“送邀请函来的那位秘书说:慕氏集团总裁有留话,除非慕总裁是个胆小的人,怕别人折了自己最心爱的花,否则总裁理应含笑捻花,款款而去,这样才能叫他高看一眼,否则就是败了。”

    这话的其中深意陈宁是不懂的。毕竟他不是什么文艺青年,也不知道这花和总裁到底有什么关系,花指的又是什么。

    但是慕笙是听懂了。

    慕琛在挑衅他。挑衅他是个胆小鬼。说他不敢带着安小溪去,他看不起他。

    这是激将法,慕笙知道自己不该被这样简单的把戏戏弄住,不可以上钩,可是他的内心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那是一种不服气的火焰。

    他唯独不想输给慕琛,唯独不能被慕琛看不起。反正该来的始终都是躲不过。

    不就是舞会吗好,他去,他不仅仅去,还要带着安小溪去。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