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下周就结婚

    慕琛对她说完再也不挺她的劝解,站起来匆匆的离开了。他只是看上去比较成熟而已,只是看上去从容淡定而已。

    实际上他不旦为第一次的死皮赖脸缠着一个人在反感,而另外一边他也要强忍着悲伤,坚强的去思考该怎么和慕笙交锋。

    四年前,慕笙是赢了,但是这一次他不会让他那么轻松。

    这一次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绝对不会让步。

    慕琛离开了,安小溪却还坐在那个椅子上一动未动,手里的戒指向着外面扔了好几次,最终却放弃了。

    她本来是想扔在这里放在这里,他一定会找回来的,可是又怕保洁顺手那走,仍在草地上又怕会这被收割机找到了。

    想来想去,安小溪最终把戒指留下了。

    她果然还是喜欢慕琛在意慕琛,所以他送的戒指她怎么可能丢的掉。

    站起来安小溪将戒指握紧放到包里,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平复了心跳。

    已经到极限了,好在忍住了,虽然慕琛仍然没有放弃,而他也真的开始行动了,但是至少她有好好的告诉了他,也好好的道别了。

    “慕琛,这之后我真的要像你说的那样做了。和他一起拼尽全力反抗你的侵略。一直到你狼狈的认输为止。”

    我可能真的会把慕琛你逼迫到那个份上,可是我不想,我想看到骄傲如帝王一般的慕琛。

    那么成熟冷静,睿智的慕琛。

    那样的慕琛在我脑海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我将一辈子都忘不掉,所以我真的不希望到了那一天,我不得不让慕琛你变得狼狈。

    慕琛,我最喜欢的慕琛,我想我是世界上最有福气的女人才会被你爱上,被你爱上真的很幸运,我也真的很高兴,高兴的要飞起来了。但是能不能请你不要再爱我了,不要再喜欢了。

    为了未来不变得更加支离破碎,请你到此为止。

    安小溪离开了,她想慕琛说的也可能是一时冲动,自己和慕笙都已经决定结婚了,他还能怎么样呢

    应该知难而退吧。

    但是安小溪心里隐隐不安,她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常非常的重要的事情,制衡一切的关节,似乎被她忘记了。

    安小溪的确是忘记了,慕琛回到酒店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走到了卧室,看着那张离婚协议书,想到了那一夜。

    她明明是心中有自己,她想着自己,所以她也和自己一样意乱情迷了。

    她根本就是满心的也想和自己在一起的,要不然依照她的性格怎么会被自己迷惑和自己激吻。

    那只能是情不自禁。

    慕琛知道安小溪的动作很快,也是那种一旦决定了什么就去做的类型。所以她要和慕笙结婚不是假的。但他也同样不是好打发的,只要不是因为安小溪爱着慕笙和他结婚,那么他就不会放弃。

    这张离婚协议书,上面依然只有安小溪的签字。

    “这种东西,已经不需要了。”慕琛眯起眸子,把离婚协议书撕掉了。

    之前他没有签字却依然留着。是在想如果自己真的不行了最后还是要放他自由,可是他现在越想越不想放弃。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那么女人心中有他。

    四年不曾和慕笙在一起过,孩子是自己的,为自己意乱情迷,自己追问她是否爱这慕笙她根本就回答不上来,因为只要她说谎他就看得出来。

    慕琛不禁想到四年前。慕笙插足两个人的事情。

    他的确是为安小溪做了很多,为慕轩,一个不是他的儿子做了很多,这四年是他慕笙欠他,可是无论再多少的恩德都不能抹杀一点,那就是四年前,是他慕笙插足了他们夫妻之间。

    现在这一切,不过是他还给他的。他向来恩怨分明,恩德他会还,他可以把最重要的慕氏集团拱手相让,但是恨他也要讨回来。

    小溪是他的妻子,没有慕笙的话,小溪根本不会离开,所以他不会为现在做的事情道歉。

    把离婚协议书扔掉纸篓里,慕琛找了章铭进来。

    章铭拿着文件夹进来,对他俯身:“总裁。”

    “请帖都起草好了吗”慕琛问,章铭点头道:“已经起草好了。”

    “不过阿尔集团的继承人海瑞是陈珊妮小姐的未婚夫,是否要划出邀请行列”章铭道。

    慕琛蹙眉想了一下,坚定道:“不用,我们邀请了那么多上流社会的人没道理不邀请海瑞这种级别的,这圈子里的规矩大家都懂,陈珊妮来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并不心虚什么,所以没必要躲避。”

    关于陈珊妮,他真的是问心无愧。他从未对陈珊妮起过什么心思,他要让安小溪看到他的坦然。

    “是总裁。”章铭听了他的吩咐道。

    “请帖印刷好了,第一时间给慕笙送去吧,我想他知道我来现在心里也正打鼓,既然要正面交锋,那么就该好好的谈谈才是。”慕琛道:“我想他也很想快点见到我,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

    慕琛现在已经完全的想通透了,果然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和慕笙还是敌人。

    是货真价实的敌人。

    即使他有恩于安小溪和慕轩,他却也还是自己的敌人。

    慕琛的策划,在这个时候依然徐徐进行着。

    安小溪回到公司时已经是一点多了,她也不想吃东西。助理想了想还是把慕笙找过她的事情说了。

    安小溪心中一下子紧张了,有种被人戳穿了的感觉,额头上冒汗,在洗手间里平复了许久,安小溪才鼓足勇气连接了内线找慕笙。

    不一会儿陈宁打回电话说总裁要见她。

    安小溪忐忑不已的乘着电梯去了顶楼,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安小溪进去关上门道:“总裁,您找我”

    “我不是说我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要不准叫我总裁吗”慕笙的声音温和带着笑意响起,安小溪抬头,就见慕琛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摆放筷子。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不解的问:“阿笙,你在做什么”

    桌子上是菜和饭,这、这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了呀。

    “小溪你呀,一旦忙起来就会忘了吃饭,现在大概又没吃午饭吧,我正等着你呢,快来吃。”慕笙说着冲她笑。

    那纯净无害的笑真的很动人,知道的他是这个sy集团能干的美人总裁,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哪里来的小王子或者是精灵呢。

    看着那一桌子饭菜,想到他处处为自己操心的那份心意,安小溪感动的鼻子酸楚。

    慕笙,真是难为你了,为这样的我做到这一步。

    走过去坐下,安小溪道:“慕笙,你干嘛要等我,你要是跟着我饿坏了身子,我罪过可就大了。”

    慕笙扬眉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必须要为你操心才行,因为你马上就是我的新娘了,所以我必须要为你的身体负责,以后你可记得,你不吃的话我就不吃,就算是为了我的身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安小溪接过他端来的米饭,小小的吃了一口,低着头小声的道了一句:“嗯,我知道了。”

    慕笙的话叫她无措,明明是早就打算接受他了,可是为什么他一提及两个人关系多亲密,她就会这样紧张到无措。

    她真是糟糕透顶了。

    “小溪,我考虑过了,我们在这边都没什么亲人朋友,也没有酒席可摆。我们在教堂结完婚,干脆带着轩轩去旅行吧。”慕笙开口说道。

    “好,我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所谓,你不用担心,不过你带轩轩出去玩他一定很开心。”安小溪笑道。

    却是想到了和慕琛的那场婚礼。

    握紧筷子,安小溪为自己又胡思乱想生气。

    她根本就不图什么豪华婚礼,慕笙也不能办简陋,但竟然就是忍不住去想。

    “我想既然这样,那么要不然,我们下周就举行婚礼吧。”慕笙看着她,忽然说道。

    安小溪听到慕笙的话整个愣住了。

    下、下周

    怎么会,这么快

    啪嗒一声,筷子落地的声音在沉默中特别的响,安小溪急忙回神尴尬无措的俯身去拾筷子。一边拾起,安小溪一边紧张的抓着发歉意道:“抱歉,抱歉,我只是被吓到了,这、这太突然了,你才刚求婚。”

    她内心里翻滚着巨浪,不明白慕笙为什么忽然之间提出这样的要求。

    时间也太仓促了,就算两个人都是孑然一身,没有什么亲属,但是这样匆忙的举行婚礼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安小溪心乱的厉害,但是慕笙却是一副有理有据的样子开口道:“我们现在手里这批服侍正好这一季节已经搞定了,意大利那么的合同也顺利签下来了,而我向你求婚你也答应了,这么多好事全部堵在这周末结束,所以我下周是个好时间,我们在教堂结婚之后就离开巴黎出去旅行一周。”

    安小溪呼吸不顺畅了起来。

    离开巴黎旅行这真的很不正常。

    太仓促了,慕笙到底怎么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