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慕琛,我和慕笙订婚了

    草地上,精致的欧式桌子上摆放着漂亮蔷薇花茶具,安小溪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凉茶,心里后悔的要死。

    她真的太容易被说服被煽动了,慕琛只是那么一说她就一下子松了口坐在了这里。

    现在她想起身走也不行了,本来觉得十分钟就可以说完的事情这下子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结束。

    “不喜欢这茶吗”慕琛视线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似乎并不着急知道她要说的事情,开哭问道。

    安小溪扫了一眼凉茶很想说她本来就没打算喝什么茶,但是这样的废话她想还是省掉吧,和慕琛在一起拖的时间越长,事情越往往会脱轨。

    这是从以前她就知道的事实。

    慕琛见她不说话也不喝茶,也知道她此刻大概很想把事情说完就走,然而他却不想这样结束。

    他不要听完她说的话要走,而是要把自己想告诉她的话说完了才能放她走。

    “小溪,你喜欢这栋别墅吗”慕琛漆黑的桃花眸微微弯成温柔的弧度开口问。

    安小溪攥紧了手,话茬没有开启就被慕琛抢先了,安小溪不得不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环顾了四周,安小溪点头道:“挺好的。”

    慕琛道:“我买下来了。”

    安小溪听着没说话,总觉得慕琛有后话要说,果然慕琛道:“如果你和轩轩不想跟着我回a市,那么落户在这里也可以,你的梦想我会全力支持,你想在这个时尚之都打拼,我就在你身后做你最坚实的后盾。”

    安小溪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她实际上已经知道慕琛大概是要这么说了。

    他明明是个很霸道的男人,却在对她的态度上一直都这样支持着她,说实话她很喜欢慕琛这一点。他是霸道的男人,却从来不阻碍她想做的事情。

    也许他自己没发现,实际上他总是在为她着想着。

    他给的这一切都是好的,只是现在她已经不要了。

    “慕琛,我已经有慕笙了。”安小溪严肃的开口:“在我的身后有慕笙在,我不需要你做我坚强的后盾。”

    慕琛看着她认真道:“小溪,我知道你觉得欠了慕笙的,在慕轩的事情上,还有这四年,我也的确是欠了他,打算我已经做了决定,我会把我股权的一般拿出来给他,而且慕氏集团总裁的职位我会让贤给他,从此后a市的大生意都会由慕笙来打理,我只会负责巴黎这里的新业务。”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慕琛:“你、你在胡说什么,慕氏可是你的心血,你竟然要让出来你疯了”

    安小溪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事情非同小可,她实在控制不住没办法叫自己冷静下来。

    慕琛对慕氏投入了多少的心血她比任何人都了解,面对那些虎视眈眈的外戚,慕琛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他父母早亡,还是少年的时候别人都在享受青春,慕琛就已经开始经历商场上的血雨腥风了。

    现在他竟然说要把总裁的位子让出来

    他简直是疯了

    面对安小溪的激动,慕琛却显得很平静,微微笑着他道:“小溪,我没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四年前我错了,那时候我就选错了,这一次我不能再错了。”慕琛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半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对她道:“现在我终于醒悟,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你对我来说更加重要了,慕氏也高,曾经的执念也好,为了你我都愿意抛弃。小溪,这枚戒指一直都为你留着,它从来没属于过别人,一直都是属于你的,小溪,回来吧,你和孩子都由我来照顾好吗”

    慕琛深情款款,他那双动人的桃花眸,此刻仿佛深不见底的潭水,柔情万分。

    被那样深情的看着,任谁都不能拒绝,都不该拒绝的。

    是要多么不识好歹才能拒绝这样温柔成熟,深情款款的男人大概是不识好歹到她这种程度的吧。

    心脏锥痛,安小溪的手指夹着手上的戒指,把自己的手指都夹疼了。

    所以她就说,她就说不应该进来的,不该坐下来,该说完话就走,她到底在搞什么,明知道要伤害,还一次次的犯错。

    她明明最不希望慕琛受到伤害,却一次次的刺痛他的心,太残忍了。

    而现在,她明知道很残忍,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就摆在面前。

    慕琛,你给我的一切都好,下辈子我也还想做慕琛的妻子,下辈子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绝对不会离开你。

    一个转身既是天涯海角,时间是可怕的的东西,真的好可怕。

    望着慕琛安小溪颤抖的摊开自己的手,声音很轻很轻的说道:“慕琛,你真的很好,我从未后悔嫁给你,以前,我们之间也有很多美好的记忆真的很难忘,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得不到此为止了,慕琛,我要和慕笙结婚了。”

    慕琛的笑容渐渐僵硬了,她手上的蓝宝石那样闪耀,在她白皙的手上漂亮极了,然而那枚蓝宝石戒指不是他的,不是他给她套上的,而是一枚完全不认识的戒指。

    到现在慕琛才第一次意识到,他和慕笙大概真的是兄弟的原因,身上流着某部分相通的血液,否则怎么会都选蓝宝石

    结婚了,要结婚了,她竟然要和慕笙结婚了。

    摇头,慕琛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僵硬,可是他说的却是:“不可能”

    他不相信,没办法相信这是既定的事实。

    安小溪要嫁给慕笙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不对的不是吗她是自己的妻子,慕轩是自己的儿子,她为什么要嫁给慕笙

    “慕琛,我”

    “你爱他”慕琛沉声追问,双手紧握着她的手腕,仰视着她。

    安小溪被他捏的有些疼,挣扎道:“慕琛,你弄痛我了,你不要这样。”

    “小溪,你爱他吗告诉我,你爱他吗”

    爱他吗爱他吗

    安小溪你爱慕笙吗

    这个问题,她怎么回答的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这个问题的答案,连她自己都回答不了自己,又怎么回答慕琛。

    “慕琛,你不要纠缠了,这些已经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了,你走吧,回a市吧,以后你肯定会遇见比我更好的女人,我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过客。”安小溪苦口婆心的说着,试图劝退慕琛。

    “我不管她人的好”慕琛大声而激动的说道,一双桃花眸紧紧的盯着安小溪,慕琛坚定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再好又如何别人再好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我只要你。安小溪,你明不明白,从我的视线落在你身上的时候,我就从未再看过其他女人一眼,其他女人再好又怎么样,我的眼里就只剩下你了。要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小溪,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个,只要你一个。”

    情话要说一千遍,一万遍你才能懂得吗跟我会再遇见谁,遇见多好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想要你而已,想要你想到要发了狂,你却要去嫁给别的男人身边。

    安小溪,我内心里的痛楚要怎么才能叫你看见。

    慕琛悲伤的看着安小溪,他从来都是优雅成熟有魅力的,像这样狼狈大概是人生第一次,可是他没有一点点的在意。

    他的在意全在安小溪的身上。

    “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安小溪艰涩而又苍白的开口,她的心好痛,好痛。

    被慕琛这样灼热的告白她的心早就乱了,各种疯狂的念头在脑海里翻滚个不停。

    私奔吧,两个人去到天涯海角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变自私吧,只要她想着自己的事情就好,想着自己幸福的话,就可以和慕琛一起离开了,只要没心没肺的过活,只要和慕琛在一起快乐就好,至于慕笙,他怎样都好。

    一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冲撞着,安小溪快要疯掉了。

    然而理智却奇迹一般没有任何的崩溃,她脑海里想着疯狂的事情,却开口对慕琛道:“慕琛,如果你真的爱我,真的为我好,那么就此放手吧,让我和轩轩守住这平静的生活。”

    慕琛颓然的低下了头。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到头来他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即使他知道了孩子的事情,即使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却竟然也没有任何资格将人夺回来吗

    不,他不要这种结局,他尚且没有和慕笙交锋过,如果到这里就结束了,他还有什么甘心

    “小溪,我果然是不能放手,也不可以放手。”慕琛抬起头来,看着安小溪目光如炬:“我要和慕笙正面对对决,如果你真的选择了慕笙,真的对我一点的心思都没有了,那么就和他一起拼尽全力反抗我的侵略吧。一直到我狼狈的认输为止,多少次,我都会向你证明:我爱你。”

    慕琛说着把手里的戒指塞在了安小溪的手里。

    安小溪推搡着不想收,慕琛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真的不想要的话扔掉就好,我没有阻止你扔掉它,这是你的东西。”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